乡村神医

第200章端窝

    小弟拍了拍黑背的头,指着老头儿的,叫着:“大黑,咬,咬那儿!”

    黑背晃着尾巴,突然一个窜步向前,呼地一声,扑向老头下三路!

    张凡吃了一惊!

    老头却是不慌不忙,只见他右手拇指一弹。

    无声之间,黑背骤然倒地。

    打了一个滚儿,抽搐几下,死了!

    众人没看见老头手中弹出的是什么。

    张凡神瞳慧眼,捕捉能力已达非凡境界,自然看得见:那是一颗玉米粒儿!

    玉米粒击中狗头,直贯狗脑之内!整个狗脑瞬时被米粒击成烂粥!岂能不死!

    哇,这老头儿是武林高手!

    猛哥和众小弟吃惊不小,个个惊呆了,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本以为抓来一个可以敲诈的老头,没想到是一个高等级杀手!这不等于引狼入室嘛!

    猛哥有点坐不住了,双拳互击两下,站了起来,无奈地叹一口气:“唉,这星期本不打算杀人……”

    “猛哥,该出手时就出手。这老头儿暗器厉害,猛哥出手保准有!”

    猛哥向前走了两步,突然摆了一个架势,高声喝道:“老头儿,我猛哥向来手下不杀无名之鬼!哪门哪派,姓甚名谁,快快报上来!”

    老头儿也不理睬,伸出右手中指,一道无形气流,点中猛哥。

    猛哥上身一挺,双眼一怔,脚下僵住,表情也顿时痴呆一般,嘴里喃喃地吐出几个字:“什么功夫?”

    怦然一声,跪倒在地。

    张凡暗道:隔空点穴?

    这内功气场得多强!

    距离两三米,隔空点中对方死穴!

    一群小弟见猛哥跪了,一时失措,乱了起来,有向门外跑的,有往屋里钻的,有呆立走不动的……

    几个小子向门外冲来。

    张凡侧身一劈,一掌将看守涵花的家伙劈倒。这掌正劈在对方肩膀上,那家伙肩骨断裂,惨叫倒地。

    身后用刀张凡的家伙,全然没有防备,见同伙倒地,情知躲闪不开了,一挥尖刀,向张凡后腰刺来。

    “泥马找死!敢动老子!”张凡怒喝一声,又是一掌劈去。

    这一掌正砍在对方握尖刀的手上!

    齐刷刷,从手腕处断掉!

    一只断手,仍然握着尖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

    “当!”

    落在老头脚下。

    老头抬眼看了一下,微微一乐。

    张凡随即欺身向前,左劈右砍,一顿乱来,院里活生生倒下小弟一片!

    回身一看,几个小弟早已夺门而逃!

    张凡追出门去,见几个家伙已经跑到了胡同口。

    眼见就要跑上大街!

    这时,只听一阵惨叫,几个小弟抱头向回跑来。

    他们身后,一个女子,拳脚相加,打得小弟们东倒西歪!

    张凡眼尖,早看清那正是孟津妍!

    唉,这死丫头,你来瞎掺乎什么!

    心里骂声刚落,孟津妍已经打倒一片,踩踏地上的小弟跑过来。

    “丫头,又来添乱!”张凡低声责备。

    “关你啥事?”孟津妍低声道,一闪身,躲过张凡,冲进院里,见人就打。

    众小弟被张凡刚才一顿乱打,早己屁滚尿流,现在又杀进一个女暴龙,哪里受得住,一个个抱头鼠窜,跪地求饶:“姑奶奶,饶命!”

    孟津妍暴打一圈,这才消了气,叉手立在院中,娇声喝道:“什么鸟人?敢盯梢我师兄?”

    张凡忙道:“搞错了搞错了,是这老头盯梢你嫂子。”

    “嗯……”孟津妍把头转向老头儿,突然怒喝道:“老——”

    她刚想骂“老不死的”,突然改了口,笑脸如花地道:“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啊?孟津妍管他叫师父?

    难道老头儿是如云道长伪装的?

    张凡一惊,再细细看去:可不是怎么的,从身材体形上看,跟师父如云道长毫无二致,只是脸上稍有不同!

    莫非弄了易容术?

    老头儿哈哈一笑,摆了摆手:“徒儿,你且闭嘴,待我讨回我的钱夹再说。”

    这时,被打倒在地上的猛哥双手把一钱夹奉上,跪地救饶道:“爷,祖师爷!都是小的管教不严,手下冒犯了您老人家。”

    老头接过钱夹,数了数里面的钞票,道:“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聚集在一起?”

    “不敢瞒您老人家,我们是神丐帮第二堂,小人是二堂主猛子,手下三十个弟兄,在省城地盘搞‘偷、抢、乞、碰’四项生意,没想到关公面前耍大刀,在您老人家面前现丑了。”

    “堂主是谁?”张凡问道。

    “代堂主代刚。”

    代刚?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那个古趣堂的打手豁嘴代刚?

    “你们堂主是不是豁嘴子?”

    猛子嘿嘿一笑,有点不好意思:“我们堂主嘴上确实……有那么点伤痕。”

    看来豁嘴代刚在江清县城被张凡痛打,混不下去了,又跑到省城铺摊子。

    “师父,您说,怎么发落这些鸟人?都是小偷,送警察局吧?”孟津妍问道。

    “不送警察局难道放任他们继续为害百姓?”老头喝道。

    “好的。小子们,姑奶奶可怜你们,给你们找个吃饭的地儿!”孟津妍说着,打开手机,拨打了警察局的电话。

    警察局就在这条街上,不到五分钟,来了好几辆警车,把小弟们带上车拉走了。

    老头儿领张凡、涵花和孟津妍,找了家茶馆雅间,几个人走了进去。

    刚刚落座,老头儿便用手一抹,从脸上取下半张薄薄的脸皮,露出本相。

    “师父!”张凡一见,忙叫了一声,紧紧握住如云道长的手。

    “哈哈,张凡我徒,你是不是把为师当成为老不尊、偷看妇女的老混蛋了?”

    “徒弟心中确实有疑惑,请师父明示。”

    如云道长一边小口呷茶,一边说:“我出行之时,多易容换面,以便少招惹事非。今天在省城街上,忽然与你妻子擦肩而过,察觉她体有异香,此香乃是极纯贞气之故,只有几百年一出的纯阴玄女才有此体香,因此尾随她商场……没想到竟然正是你跟我说过的刘涵花,看来,我和涵花有师徒之缘份哪。呵呵。”

    涵花有些不好意思,低眉红脸道:“道长是张凡恩师,当然就是我的恩师。可是,是一个普通女子,怎么可能学会武功呢?”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