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02章请你来谈判

    这天上午,张凡正在坐诊,忽然接到周韵竹的微信,说她新开了一家国际贸易公司,今天要与一个外商谈笔大生意,需要张凡给帮个大忙。

    上次涵花为雪佛兰而吃周韵竹的醋,打那以后,张凡一直没有去见周韵竹。

    收了人家一辆大车,却避而不见人家,张凡心中不免留下很多愧疚。

    犹豫了半天,张凡觉得今天的事不好再推拒,便跟涵花谎称去江清市进药,开车直奔江清而去。

    根据周韵竹提供的地址,找到了“江清国际医疗器械展销中心”总部——一幢闹市中的三层独楼。

    看着阔气的建筑和国际范儿的公司门面,张凡不禁感叹:周韵竹毕竟财大气粗,不整则己,一整就是一流的。

    从公司大门进进出出的衣着光鲜的商人,可以看得出来,这里的业务开展得非常顺利。

    就是嘛,以周韵竹的实力,以及她在江清乃至全省的客户关系,这家医疗器械公司一开,其它的大大小小医疗器械公司该亏损收摊了吧?

    走进楼内大厅,健来到接待服务总台。

    “先生您好,”一位身材苗条、下身包臀短裙、上身收腰西装的年轻女子,“嗒嗒”地踩着高跟鞋,走上前询问,脸上的微笑令人着迷,“可以帮助您吗?”

    “噢,你好。周董事长在吧?”

    “周董事长今天的时间已经排满,我们前台并没有这个时间段与周董约定的记录。”她盈盈地笑着,非常职业地拒绝着。

    “她刚刚发过微信给我。你可以打个电话给她,就说一个姓张的找她。”

    “这个……不方便吧。”

    面对对方职业的礼貌,张凡心中无法生气,再加上姑娘那动人的身姿让生理正常的男人无法不想多看几眼,张凡只好耐心地解释着。

    “周董有规定,前台不许为没有约定的来宾打电话给她。”

    “为什么?怎么可能这样呢?如果一个大客户未约订就前来,难道就直接拒绝?”张凡质问道。这规定,简直不可思议嘛。

    那年轻接待脸上微微一红,身躯灵动地扭一下,喃喃地说:“因为最近有男宾无理地想见我们周董,为了防骚扰,周董这也是无奈之举。”

    骚扰?有人骚扰周董?

    张凡不太相信,笑笑,掏出手机,拨通了周韵竹的电话。

    “小凡,这么快!?”周韵竹的声音现出惊喜,还有几分娇嗔。

    “你公司前台像把守国门呀,我被拒之国门之外了。”张凡打趣地说。

    “你等着,我亲自去‘海关’接你!”

    张凡的这一个电话,弄得几个前台接待无不羡慕:还真是周董的贵客?这么帅气,周董当然喜欢了。

    约有两三分钟之后,周韵竹从电梯间走出来。

    只见她长腿细腰,脚下加频,大跨步上前,一把抓住张凡的手,紧紧地握着,摇晃着,脸上现出一片红晕,像绽开的花朵。

    周围的员工全都在心中疑惑:周董今天这是怎么了?莫非这个帅小伙是她的亲弟弟?

    “你可是好长时间没来了。”周韵竹眼里有些潮湿,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确实,张凡这一段时间为了不让涵花怀疑,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周韵竹了。

    半个月一次见面的约定被打破,两人都感到相隔三秋了。

    “周董,没事不敢来打扰周董呀。”张凡虽然也是内心激动,但他意识到周围那么多“考察”的目光在盯着,便装作一般朋友的口气,拉开一些二人之间的距离。

    “我倒是希望你天天来打扰我。”周韵竹此时已经是无法掩饰激动的心情,说出来的话带着掩饰不住的感情。

    不过,说了这句之后,也是马上意识到这个场合不对,便补充道,“今天,我请你来,有一件大事。今天上午,y国一个大客商准备来和我谈一笔生意,我想请你参加谈判,帮我把把关。”

    张凡明白周韵竹的意思,她的话是说给周围的人听的,便大声回答:“哈哈,周董,这你就找对人了。我和y国做生意,也不是一回两回了。y国人心里的那点弯弯绕儿,我摸得透。”

    周韵竹做了一个请的姿态,然后与张凡并肩往电梯间走,走了两步,又回头对前台道:“在y国客商到来之前,我要和这位先生研究谈判策略,不接见任何人。”

    “明白。”前台四个接待异口同声答道。

    电梯间里有摄像头,所以二人保持着距离。

    到了三楼,出了电梯间,周韵竹紧紧挽着张凡的胳膊,快步走进董事长办公室。

    周韵竹一进门,便回身死死地闩上了门,回身看着张凡,眼睛亮亮地,气喘得不均匀了,颤声说:“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见我了呢。”

    张凡无奈地摇了摇头,“没办法,忙得厉害,我这不是抽出时间来了吗?”

    “抽时间,抽时间,你可以把全部时间都奉献给刘涵花,给我的时间呢?就这么一点点垃圾时间!”周韵竹委屈万分,一颗泪珠落了下来。

    张凡一阵愧疚,搓着手,低声自嘲地说:“古人不是说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话是糊弄鬼的!我才不信!”周韵竹一张俏脸含情带嗔,柳腰一扭,转到沙发上一坐,扭头不理张凡。

    自打相识,在周韵竹面前,张凡就始终有一种弟弟的感觉,周韵竹是他的大姐,只有她呵护他的份,而他不会也不用去哄她高兴。

    因此,见周韵竹嗔怒,张凡深知她一会就会好,便四下打量了一下她的办公室,没话找话地说:“你这是为了跟外国人做生意搞的装修吧?欧典式。”

    “哼!”周韵竹哼了一声,把身子一扭,脸朝向另一边。

    张凡不禁悄悄打量眼前的大美人:今天的周韵竹,打扮得十分精美,一件浅色职业上装,收腰深领,勾勒出丰胸纤腰,下身并非通常的职业裙装,而是一袭深色百褶齐膝裙,裙角下面露出两条修长笔直的小腿,虽然穿着丝袜,但泛着奶白色的皮肤,仍然能透过薄薄的丝袜呈现出来,令人心旌摇动地想伸手一拭……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