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03章摧花外商

    第六感官告诉她,有两道目光,落在自己的上,正在贪恋地察看着。

    周韵竹羞喜一颤,两条长腿优雅地收了一下,顺势站起身,不搭理张凡,径直走到巨大的办公桌后面。

    那边,靠墙立着一排黑紫色雅致的书柜,几乎占据整面墙。

    她忽然回眸一笑,星眼如电,招手轻声道:“小凡,你过来,看看我的新书柜。”

    张凡被电眼一激,身体微热,缓步走过去。

    “这是清一色用花梨木打制的,手感很好。你摸一下。”

    张凡一摸,果然,不愧是高级进口木材,硬、凉、滑、润……手感极佳。

    正要赞叹,周韵竹随手拉开一扇门。

    本以为里面是成套的书,定晴一看,却没有一本书,竟然是一道门!

    张凡一愣,“门?对面有个暗间?”

    周韵竹有几分娇怯地点点头,颤声道:“专门为你修的,这样,以后我们见面就方面了。”

    “为啥设在办公室?”

    “跟别人学来的,这叫工情两不误。”

    张凡明白了:周韵竹的意思是,以后可以借着谈工作的机会,让张凡来办公室幽会。

    亏她在张凡身上,用尽了心思,情深款款,令张凡不得不感动。

    “韵竹姐,”张凡眼圈有些红。

    还没有来得及说过多,周韵竹突然返身将张凡搂住,用力一推,将他推进门里。

    张凡只来得及看见这是一间八、九平米的卧室,干净整洁,一张单人铺着被褥,而随着身后小门的关闭声,张凡感到她的已经一下子贴在他的腰部,带着兰花香气的双唇,吻上脸来……

    许久之后,两人重新回到办公室。

    周韵竹充满爱意地看着张凡,回忆着刚才的,脸上全是满意和慵惓,依旧不舍地拉着他的手,崇拜地说:“小凡,你变强了好多哟。”

    张凡自我感觉也是如此。

    修炼“古元玄清阴阳秘术”之后,体轻腿健,眼亮神清,身体功能跨越式提升,驾驭美颜非常轻松,有一种“治大国如烹小鲜,驯野马如牵绵羊”的自如感。

    “我在修炼一方秘术,确实效果不错……嘻嘻,我家刘涵花这些日子都有些不能承受了。”

    周韵竹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惊喜,完全像一只依人的,轻轻搂着张凡,小声道:“小凡,在家吃不饱的话,就到姐这里来,让姐好好侍候你。”

    张凡轻轻揽着她,说:“以后约会,还是在你家里老地方吧。”

    “为何?难道这里不秘密?”

    “秘密倒是秘密,只不过,前台那些小姐们,恐怕一直在脸红心跳地替我们俩计算时间呢!”张凡微笑着提醒。

    “哼,让她们计算吧,馋死她们。”周韵竹娇嗔一笑,“我跟客人在办公室谈生意,谈多长时间她们管得着吗?”

    一提到做生意,张凡忽然问道:“你怎么跟y国人做起生意来了?”

    “y国人怎么了?他们市场巨大。”

    “阿三非常不守信用,夜郎自大。”

    “他们技术不行,我把医疗器械卖给他们,换取他们的大米和资源,这是个好主意。”

    “那么,我在这里起什么作用?”张凡始终对自己的“任务”不太明确:周韵竹应该明白呀,我并不擅长于谈生意。

    “那个y国商人是他们国家的医疗卫生部的一个小官。他跟我见了几次面,老是想占我便宜。”周韵竹说着,微微地有些生气。呼吸急促起来。

    “明白了,所以你找我来,如果他不老实的话,让我捧他一顿?”

    “揍不揍他,看你心情吧。反正,你的角色是我的保镖。”

    这时,前台打来电话,说y国客商取消了前来公司谈判,要求周董去他的酒店商谈。

    去酒店?张凡微微一笑:看来,这老小子色胆包天了。

    周韵竹爽快地答应了,便下楼与张凡往外走。

    路过楼下接待大厅时,几个接待小姐叽叽喳喳,观察二人。

    见周董脸色红润,脖子上、耳根后残留着未褪的红晕,眼神也是温柔有加。

    而张凡笔挺昂扬,脸上满是胜利者的自得,显得更加帅气非凡。

    接待小姐们不禁暗暗羡慕感慨:

    还是当老总好,老牛可以吃嫩草!

    张凡坐周韵竹的卡宴月光蓝,两人来到江清国际大酒店。

    刚进大厅,张凡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一堆一伙的客人,各自小声议论着。而接待总台的女服务员,也是神情紧张。

    “发生了什么事?”张凡一边做访客登记,一边问女服务员。

    女服务员看了张凡和周韵竹一眼,又看了下张凡登记上写的2202房间,不由得皱了一下眉,没有回答张凡的话,反而问道:“你去2202套房?”

    “没错。我们去会见一位y国客商。”周韵竹说。

    女服务员看了看打扮入时、风情诱人的周韵竹,又看看她身边身体并不粗壮的张凡,担忧地提醒道:“要注意安全。”

    张凡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服务员见周围没人,小声说:“2202套房的y国客人,昨天晚上叫了四个小姐……结果,他是个变态,把四个姑娘摧残得太苦了,全是血,基本都被他玩废了。”

    “没人报警吗?”

    “她们报了,警察迟迟未到,我们保安上去救人,结果被客人的保镖打得落花流水,光是胳膊,就断了五、六根!”女服务员眼里透着惊恐。

    “打伤了人,就白打了?”张凡气得颤抖着问。

    女服务员无奈地微笑:“这种涉外事件,如果媒体不报,基本不了了之。否则认真处理的话,影响了外商投资环境,市领导会不高兴的。”

    作为涉外酒店的服务员,她当然受到过这方面的培训。

    张凡皱了一下眉,握了握拳头:看来,这个y国商人挺霸道!

    而此刻,2202套房的商务洽谈间内,一脸黑黝黝、眼睛深陷的莫莱,正背着手在地上来回转圈,嘴里不停地笑道:“吃那小娘们,我就不信,我用一千万美元的大生意,买不到你春风!”

    两个同样黝黑的高大保镖,在门边笔直站立。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