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04章我是保镖

    一个保镖用赞美的声调说:“莫莱先生,我们一定能听到小娘们的尖叫声,作为下属,我们相信您老的软实力和征服女人的硬功夫!”

    另一个保镖抢着奉承:“昨天晚上,您一连摧毁了四个吃那小姐,我相信,每一个从您爬走的女人,将永远失去生育能力!”

    “哈哈哈……”莫莱双拳高举,狂笑不止,“吃那女人!吃那女人,我要把你们统统吃下去!”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

    周韵竹与张凡一前一后迈进门里。

    莫莱忙迎了上去,“哈哈,周女士,终于把你盼到了。”

    “亲爱的莫莱先生,对于你临时更改会面地点,我深表不解。”周韵竹不软不硬地笑道。

    莫莱见周韵竹身后的张凡,皱了一下眉头,用流利的华国语笑道:“周董事长,你怎么就带了一个保镖?难道不怕他被我的手下揍成肉饼?就在刚才不久,我的两个山地雄鹰,把酒店的保镖打得满地找牙!”

    “呵呵,我读过你们国家的历史,我发现,盲目自信,始终是你们民族的传统呀。”

    “哈哈,”莫莱被呛了一句,但他“心理强大不尴尬”,拉过椅子,请周韵竹坐下。

    “告诉她们,上菜!”莫莱打了一响指。

    保镖推门,朝走廊里喊了一声。

    过一会,一个女服务员推着小车,将酒菜送进来,麻利地摆上桌。

    张凡站在周韵竹身后,而莫莱身后,站着那两个黑保镖。

    这场面,看起来不像是商业谈判,倒像是一场赌局。

    在服务员摆菜的当儿,莫莱一直用眼光看着年轻的女服务员,当女服务员把菜摆好转身推车向外走的时候,莫莱伸出手,狠狠地在她拧了一把。

    “啊!”女服务员如受惊的小兔,疼得跳了起来。

    “哈哈哈,好有弹性的皮肤,我喜欢!”

    “你……”女服务员揉着,脸红得像苹果,羞愤交加,“你耍流珉,我要报警!”

    “报吧,报吧!”莫莱嘻笑着,“警察是不会来管我们外宾的!哈哈哈,妞儿,你们华国的妞,活该被我们y国人!”

    服务员果真是不敢报警,因为弄不好她会被说成“不尊重外国友人”,有可能被开除酒店!

    张凡眼见这一切,微微一皱眉头,心里暗道:这个莫莱,可以死了。

    莫莱根本就是拿张凡当空气,压根没有注意到张凡眼里的杀气。

    他自顾自地拿过一瓶酒,嘻笑道:“这是我y国最好的酒bcklabel,你们华国人把它翻译成黑方酒。它是招待最尊贵的客人的。”

    说着,给周韵竹倒了满满一杯。

    接着,又倒了一杯,双手端着,递给张凡,表情极为亲切:“年轻人,请喝下这杯代表我们y国最高礼节的祝福之酒。”

    张凡拿起酒杯,嗅了嗅,放下酒杯不喝,同时也捅了捅周韵竹的后背,示意她别喝。

    张凡从酒里闻到了一丝丝草药的味道。

    尽管极为微小,但张凡还是闻到了危险。

    莫莱见二人均不动口,便拿起周韵竹的酒杯,仰起脖子自饮了一杯,笑道:“酒里没毒,周董何不饮了此杯?你们华国不是讲究酒桌上谈生意吗?酒不喝好不喝透,生意怎么谈?”

    说着,把酒杯重新倒满酒,带着酒杯上的唇印,递到周韵竹嘴边:“周董,请!”

    周韵竹眼见酒杯被莫莱那张臭嘴喝过,怎肯再喝,轻轻摇头。

    张凡担心周韵竹误喝,猛丁伸出手,一把抢过莫莱手中的酒杯,泼到地上,哼道:“你们阿三全国随地大小便,不用手纸用手指,人脏酒更脏!”

    莫莱愣怔一下,恶狠狠地盯着张凡:“你一个小保镖,这里岂有你说话的份儿?”

    “我是保镖,我当然要保护周董不喝你们的脏东西!”

    张凡知道,对于y国这些,唯一的办法就是碾压再碾压,因为他们是一群“登鼻子上脸”的家伙。

    “保镖?”莫莱有些怀疑:保镖能如此做主人的主?

    “对,‘出门保安全,保睡眠’的那种保镖。”张凡故意这做说,让莫莱知难而退。

    周韵竹脸上一热,轻轻用香肩碰了张凡一下,心里却是羞喜异常。

    “周董事长,您拒绝喝我敬的酒,这对我们y国人来说,就是拒绝合作的表态。我看,我们之间的这笔生意,没必要谈下去了吧。要知道,岛国的医疗器械商也在积极跟我们联系。”

    莫莱被张凡两个回合弄得面子尽失,愠怒地道。

    其实,经过这些天的调研,莫莱早己经决定进口华国的医疗器械,因为华国的产品物美价廉,竞争力超强。

    “我们江清医疗器械展销中心,有足够的技术实力做后盾,而且价格公道,莫莱先生,我想你不希望舍近求远,去买岛国的天价产品吧?”周韵竹不动声色,平静地说着。

    莫莱狡黠一笑,脸上现出一脸黑皱子,像驴皮一样恶心,说出的话更是恶心:“周董事长,我们公司可是y国医疗卫生部唯一指定的采购公司,掌握着y国百分之九十的医疗器械市场份额。如果周董事长没有诚意的话,恐怕就要与这座金山失之交臂了。”

    “莫莱先生,如果你认为喝了你们的y国的劣质酒就是诚意的话,那么,请你去街上找一酒鬼,与他谈生意吧,我们公司恕不奉陪。”周韵竹讥讽地笑道。

    “哈哈,周董事长,摆着明白装糊涂不是?我指的诚意,你自然明白。在国际采购这块,钱色交易历来是业内共识嘛。周董事长,我对您的美色可以说是垂涎欲滴,如果您能陪我睡上那么一觉的话,我保证跟您签上千万美元大单,明年,还有更大的单子!”

    莫莱说得激动,拿出超级贱相,口水差流出来,一只带毛的黑手,向周韵竹的小白手摸去。

    “牲口!”周韵竹猛地把手缩回来。

    莫莱是个急色鬼,此时几乎了,把身子向前一倾,一张臭嘴凑近周韵竹的俏脸,威胁道:“今天就叫你尝尝牲口带给你的惊喜吧!我可以不谦虚地告诉你,昨天晚上,我叫了四个小姐,今天早晨,她们都是被抬出我房间的!”

    张凡向前迈了半步,用身体遮住周韵竹,沉声道:“莫莱,你忘了我的话?我是她的保镖。”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