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06章跟踪妹妹的中年人

    双方签字完毕,周韵竹站起来,跟随张凡大步走出套房。

    坐回到汽车里,周韵竹叹了口气,遗憾地道:“便宜莫莱这支老蜡笔了。”

    张凡微笑着没说话,把车一直开到周韵竹家楼下车库里,临下车时才慢慢说:“你以为我真的放过了莫莱?”

    “什么意思?”

    “一年后,他脊椎骨便会开始烂掉!不过,这也难以替被他摧残的四个姑娘们出气!”张凡平静地说。

    周韵竹惊讶了,连连赞叹:“你真行,轻易不出手,出手保准有!”

    两人上楼,回到周韵竹家里。

    一进门,周韵竹就脱去外衣,跑向洗浴间。

    她有个习惯,办完那事,都要洗一洗身子,此前在办公室里没来得及洗。

    不过,她进到洗浴间之后,忽然又欠开一道门缝,露出可爱的脸蛋,“小凡,你去眯一小觉,养养精神,阿姨洗完了,还……还想要!”

    说完,怦地一声,关上了门。

    张凡心中一热,这么长时间没跟周韵竹在一起了,春风二度也是有情可原的,更何况目前他修炼“古元玄清阴阳秘术”,身体强劲,百战不疲,不像以前,跟周韵竹在一起之后,回家里怕在涵花面前出丑。

    张凡等了约有十几分钟,周韵竹从洗浴间出来。

    她身披一件浴袍,一身皂香,坐在张凡身边,细心地对着小镜子往脸上抹化妆品,一边说:“小凡,阿姨四十岁的人了,不知还能保持几年青春。要是阿姨容颜消褪,阿姨会自觉地从你身边消失的。所以,只求你在阿姨还有些姿色时,多爱爱阿姨。”

    张凡一听,有些伤感,捧起周韵竹的脸蛋,轻吻了一下,深情道:“阿姨,如果我是为了你的容颜才跟你在一起,那么我何不去找个小姐?”

    周韵竹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把头埋在张凡怀里,抽泣地道:“我真不想老去!”

    张凡忽然想起狍犴茸来!

    上次用狍犴茸,使得李秀娴阿姨返老还童,要么,给周韵竹也服用一点?

    不行不行!

    张凡马上否定!

    如果周韵竹也变成二十多岁的俊媳妇,那么她的老公卜兴田岂能不垂涎?周韵竹本来就讨厌卜兴田,那不是给她添麻烦吗?

    不过,张凡想起《玄道医谱》里面的数个美容秘方,心里有些冲动:要是用秘方配成美容药,再添加一丁点狍犴茸,推向市场,那收益会不会很大?

    张凡刚要说点什么,周韵竹已经放下镜子,敞开浴衣,两眼红红地道:“来吧,聚一回不易,让阿姨再爱你一次。”

    被她这一句说得张凡颇为伤感,不由得产生深深的怜爱,双臂环住她的腰肢,轻轻抱起来。

    周韵竹双臂勾住他脖子,颤声绵软:“今天我们有的是时间,你要把欠我的全还给我。”

    “韵竹姐,”张凡深深抱着怀中出浴的美人,动情地说,“还是和风细雨比较好,不伤身体。以后我会半个月来看你一次,如果有空的话,我会一周来看你一次。”

    “真的?”周韵竹惊喜得身子一颤,随后如蛇般缠住他,泪水夺眶而出。

    张凡也不回答,径直走进卧室,将她睡衣从肩上掀开,身体轻轻放在大床之上……

    两人一觉醒来,张凡看看窗外,天色已经昏暗下来。

    “天黑了,我得回去了。”张凡说道。

    周韵竹慌忙坐起身,歉意地道:“我给你做饭,吃了饭再走。”

    张凡还没来得及回答,手机响了,妹妹张燕打来了电话。

    “哥,我有点害怕……”张燕的声音里带着丝丝颤抖。

    咦?张凡一惊:张燕这个小妹妹向来开朗大胆,今天是怎么了?

    “小燕,你快说,遇到什么事了?”张凡不禁紧张起来。

    “我每天晚上下自习回寝室的路上,都有一个男的跟踪我!”

    “跟踪你?”张凡大吃一惊。

    “不远不近,就五、六米,一直跟到女生宿舍楼下。我回到寝室,从窗户向外看,他仍然站在那里,好久好久也不离开。”

    “此人什么样?是大学男生吧?”

    “他戴一只大墨镜,看不清面孔,不过从体型上看,是一个中年人!”

    张凡眉头一皱:中年人?

    莫非妹妹遇见了涩狼?

    或者……是仇家要绑架妹妹?

    张凡紧张起来。

    “小燕,你别怕,今天晚上我去江清大学一趟,抓住这个家伙!你几点下晚自习?”张凡大声问。

    “九点,我从图书馆回寝室,那人一般就从图书馆楼下开始跟踪我。”

    “好,现在是七点钟,九点之前到图书馆楼前。”

    晚八点五十五分,江清大学图书馆楼前,人流络绎,下晚自习的大学生纷纷从楼里走出来。

    楼前小花园里,张凡给妹妹打电话:“小燕,我已经到位,你出来吧,一直向前走,不要回头看。”

    “好的,哥哥!你要看准我,我穿白色的上衣。”

    过了一会儿,张凡果然看见小燕从楼里走了出来。

    刚刚走出约有五十米,忽然,一个男子快步跑了几步,紧跟在张燕的身后。

    借着路灯光和图书馆里射出来的灯光,张凡发现那人应该是一个中年男子,只是他戴着大墨镜,无法看清面目。

    “小子,找死呢!敢欺负我妹妹!”

    张凡一边暗骂,一边快步追了上去,跟在那男人身后,保持十几米的距离。

    那人始终保持一定距离,不紧不慢地跟在张燕身后。

    张凡断定,他是在寻找机会,如果小燕独自走到僻静之处,他就会下手。

    张凡给小燕发了一个信息:“你往大操场走。”

    小燕接到信息之后,拐了一个弯,走进体育场大门。

    那人走到大操场大门前向里面望了望,随即跟了进去。

    操场上没有人。

    小燕假装在跑道上慢跑,刚跑了十几米,那人突然窜上去。

    张凡跟在后面,随手甩出一块石头,正中那人后背。

    “啊!”

    一声尖叫,那人仆身倒地。

    张凡冲过去,一脚踩踏在那人身上,掏出手机往他脸上一照。

    “是你?”张凡惊叫一声。

    脚下的男人竟然是那个抢先上救护车的中年男子!

    没错,就是这张脸,那天,在万家酒店门前车祸现场,他给诸局长打电话,抢先上了救护车,差点导致乐果嫂丢掉性命!

    这烂人,怎么跑大学校园里……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