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09章积案结了

    二鬼被光圈当头罩住,挣脱不开,鬼体缠绕扭曲,原地旋转起来。

    张凡口中重复咒语,加重咒气,二鬼受到重咒,痛苦非凡,以手捂头,鬼体渐渐变小,忽然脱离原地,向鬼星骰飞来。

    本以为就此收伏二鬼,不料,大出张凡意外的是二鬼没有如期鬼星骰,飞来之后,在鬼星骰之上碰撞一下,如飞蛾扑火,颓然落地。

    张凡退步低头一看,二鬼鬼体瞬间缩小,在一片火光之中,化为一小堆灰烬!

    “不好,”张凡惊叫一声。

    “跑掉了?”沈茹冰惊问。

    “已经就凡,不过,某处房间之内要起火灾!”

    沈茹冰急切地问:“火灾?”

    张凡用鞋底碾了碾地上的灰烬,把它们尽行碾灭,道:“此二鬼非真鬼,乃是有人将自己魂魄附于纸人身上,前来此处作崇。现在纸人烧尽,那人的魂魄带火回归真身,必带去火灾。”

    “火灾?在哪里?”

    “暂时不知在哪里,不过,定是扫帚仙藏身之所。明天早晨,我们看电视新闻吧。”

    沈茹冰一听,忙伸出柔软小手,捂住张凡的嘴,小声道:“今天晚上的事,只有你我知道,从此以后再不要对任何人说起。知道吗,不要把自己和火灾联系在一起,引起警察的注意。”

    张凡不得不佩服沈茹冰的机警:这种事,弄不好被警察局怀疑,以为张凡与纵火案有关。

    与此同时,在省城某豪华小区十八层一个单元里,一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正盘膝端坐在香案前,香案上铺着黄色绸布,绸布上摆放一套法器。老太太手持一把半秃短扫帚,手臂僵持在空中,一动不动。

    无形之中,一股细风,吹向香炉,搅得香炉里的香柱腾起阵阵香烟,散发在空中,一片氲氤。

    她瘦小枯干的身材,紧闭双眼,如泥塑一般。她元神己离体,正在城中驱动六个真鬼假鬼,同时在三处住宅里作崇!

    忽然间,香火一闪,发出贼亮的火星!随即一团大火,从窗外飞滚而进,绕着老太太身体不断飞旋。

    老太太被大炎灼烧,忙挥动扫帚,向火团猛击。

    这一下,火团散开,室内顿时起火……

    老太太抓起棉被,要压住火势,不料火势太旺,根本无法扑灭。

    热浪滚滚,浓烟腾腾,眼见得一场火灾难以避免。

    老太太嘶叫着,将室内物品收拾一下,仓皇逃走了。

    过了一会,有楼下烧烤的食客见到浓烟,马上报警。

    幸亏消防车及时赶来,才扑灭了大火。

    警察在现场勘查,起火原因不明,但是有了意外的发现:在房间内三只桃木柜子里,发现三具骷髅。一个儿童,两个成年人,均是喉骨断裂,看样子是生前被扼喉而死。

    根据dna检验,警察查明了死者的身份,将本市近年来发生的三起失踪案作了结案处理。

    而老太太却逃跑得无影无踪,成为了网上要犯。

    当天中午,张凡和沈茹冰在网上看到了这个消息,不禁吐吐舌头:看来,这个老太太是个鬼崇人物,她此次逃脱,以后肯定重新出现,务必警惕。

    沈茹冰倒也能干,在一伙朋友的帮助下,开始申办各种证件和许可。

    张凡在江清也帮不上忙,只是每天跟沈茹冰通话,一起商量开业的事。

    不过,名义上是沈茹冰事事向张凡讨要主意,其实最后都是按沈茹冰的想法去做的。

    毕竟她在赵记大药房耳濡目染,这方面很有经验。

    只过了十来天,各项准备都基本就续了,沈茹冰约张凡去省城“参观检查”筹备工作,张凡乐见其成,愉快地答应了。

    那天,张凡驱车路过江清前往省城时,忽然接到林巧蒙的电话,说要请涵花和他过来江清市,大家聚一聚,因为好长时间没聚了,她也要跟他谈谈孟三案子侦探的新进展。

    张凡抱歉地说他此刻正在市内,没法回去接涵花,林巧蒙便约他去健身馆见一面,说是有事相商。

    开着车子到达海天健身馆,停车后,径直走进阔大的健身厅,张凡不禁开了眼界:约有近千平米的大厅里,铺着黄色的地板,墙上整面的玻璃镜子,二十几种健身器材排成两排,上面有不少人正在做锻炼。

    而大厅的一侧,一条走廊,通向桑拿房和瑜珈房,还有一个精武房。

    大厅里有几队男女正在做健美操,轻松低细的音乐,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仿佛来到了高档会所。

    张凡听涵花讲,林巧蒙喜爱健美运动,好几次约涵花一起去健身馆,不过涵花整天在家里养花,没时间来。其实张凡明白,涵花舍不得乱花钱。

    当张凡在大厅里张望寻找时,一个身穿蓝身小马甲的男服务员盈盈地走过来,问:“先生,您找谁?”

    “找林巧蒙,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噢,是找林巧蒙的!男服务员羡慕地咽了口唾沫。

    作为健身馆的一号美女会员,林巧蒙姿色绝伦,是全馆男性暗中偷瞟的女神!

    服务员还没有回答,不远处,正在跳健身舞的林巧蒙已然发现了张凡,一边跑过来,一边冲他招手:“小凡!”

    张凡打眼一看,差点喷出鼻血来:林巧蒙穿一身阿迪达斯健身服,五分紧身裤腿下,露出极白如雪的笔直小腿,上衣在胸前开了一个u形的深开领,把两只雪峰露出三分之一,支起的沟壑在灯光之下投下暧昧的阴影……脚蹬一双耐克运动鞋,显得青春朝气,细腰衬托下的翘臀,引来了周围男士狼一样的目光。

    男服务员羡慕嫉妒恨地说了一句:“她是你女朋友呀!”

    说完,酸酸地离开了。

    林巧蒙紧紧抓住张凡的手,把一身香气带到他鼻子里。

    “巧蒙,你找我有事?”张凡不习惯在众目睽睽之下与美女亲近,不觉得脸红心跳,尴尬得抽身要走。“我下午还要去省城看一个朋友的新店,要是没事的话……”

    林巧蒙脑袋一歪,抿嘴嗔道:“可现在是上午!”

    这一句,把张凡弄得拔完的白菜地——没喀(棵)了,不好意思地把手从她柔腻的小手中抽出来,柔声问道:“什么事?”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