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12章上吊送你绳

    “打嘛,看,马教练都开始出手了!”林巧蒙轻轻推着张凡,向前挪了一步,同时,故意用两个丰硕,顶住他的后背。

    张凡被逼到了这个地步,也是没有退路了,回身轻轻拍拍林巧蒙的臀部,柔声问道:“小蒙,那……我就跟马教练玩一玩?”

    “就是嘛。”

    张凡转身,微笑道:“马教练,在开打之前,我想询问你一件事。”

    “可以。只要别跟我讲你今天身体不舒服。”马教练鼻子一哼,轻蔑地说。

    “我身体没什么不适。”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也不是逼着你非打不可。如果你确实害怕的话,可以跪下给我磕个头,咱们这场角斗就可以取消了,和为贵嘛。”

    “马教练,你误会了。我要问的问题,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

    “对。我想知道,你联系好骨科医院了吗?”

    “怎么?怕我把你骨头打断?”马教练一脸的倨傲。

    “我是怕把你骨头打断你治疗不及时造成终身残废,所以才好心提醒一下。”张凡很认真地说。

    马教练强忍住大笑,轻松道:“我打断过无数高手的骨头,而我自己毫发未损,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好吧,既然如此,你好胳膊好腿却非要筋断骨折,那我就成全你吧。不过,是你挑衅,如果打伤了,我可不赔你医药费!”张凡严肃地说。

    “好,一言为定,你我双方,不管谁受伤,都不要求对方赔偿!”马教练兴奋地喊道,已经急不可耐了。

    一群观众如同嗜血的苍蝇,立刻嗡嗡地议论开了:

    “完了,这姓张的要玩完!”

    “唉,找死就是这么容易!也不看看马教练是谁?”

    马教练听着这些议论,大度地冲大家摆摆手,道:“各位,不要这么说好吧?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虽然从未遇见对手,但也不能这样瞧不起张先生。”

    “啧啧!马教练虚怀若谷。”

    “越是高手,越是谦虚。”

    人群里又起了一片赞扬之声。

    马教练摆好架势,脚下移动,开始绕圈,一双鹰眼精光四射,犹如蹲在草丛中等待出击的猎豹,在寻找对方的破绽。

    张凡原地站着,呆逼似地看着马教练,给人一种根本不会武功的感觉,就是一个活靶子嘛!

    马教练毕竟久经战阵,相当谨慎,绕着张凡走了两圈,观察对方虚实。

    但他越看越觉得张凡不会武功:会武功的人,临阵之时,手掌会自然摆成拇指弯曲的掌形,而张凡的手掌,却是松松在平放着。再看他全身的架势,没有一点练武之人的威风。

    看样子,可以一拳将张凡击倒。

    不过,他最担心的是一拳将张凡击倒。

    他的担忧是这样:如果第一拳就把张凡打倒了,就不便于再继续打,因为行业里都讲究不打倒地之敌。

    那么,就不如一击致命!

    第一下子,让姓张的去死!

    不死也残疾。

    想到这,马教练突然向前迈了一步,右拳打出一个直拳,击向张凡面门。

    其实,这一拳是虚幌!

    就在张凡身体微微后撤躲闪来拳的当儿,马教练突然拔地而起!

    如黑鹰腾空,身体一个360度大旋转!

    带风掣电,右脚一个飞旋踢,直击张凡面门。

    这一下,若是踢中,对方肯定报销了!不死也是脑残!

    上次,一位武林掌门人前来挑战,马教练就曾经用这一招踢中对方。

    那一脚,将对方面门踢塌,目前还躺在病床上半死不活。

    张凡却是没有躲闪,轻轻伸出右手小妙手,手疾眼快,一把蓐住对方右脚脖子!

    肘部向下,轻轻一拧!

    只听咔嚓!

    马教练没来得及叫喊一声,便从空中颓然落地!

    众人低头一看,不禁一阵嘘声:那只右脚扭了一个可怕的角度,脚尖向后,脚跟向前……

    而马教练已经疼得翻白眼了。

    张凡俯身,关切至极,笑问:“马教练,需要我给您打电话联系医院吗?”

    马教练满头是汗,愣愣地看着张凡,脸上除了恐怖,更多的是惊异:麻地,遇到神人了!这个姓张的到底是什么来路?他的手是手吗?简直是老虎钳,轻轻一拧,就把我的脚脖子拧断了!

    马教练一言不发。

    张凡继续嘲笑道:“要么,站起来!断只脚算什么,可以当独腿龙!用你另一只脚再给我来个飞旋踢!?”

    说着,用手轻轻揪了揪马教练耳朵。

    马教练面红耳赤,伸手去拨开张凡的手,却被张凡拨到一边:“马教练,我纳闷呀,你的脚难道是面揉的吗?这么不禁打,我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就断了!你很让我怀疑,你的红带是从棒子国那里花钱买来的吗?”

    “哈哈哈……”

    “呵呵,输得这么惨,以后怎么在海天健身馆混!”

    “还有脸活?死了算了!”

    “真给海天丢脸。”

    墙倒众人推,放屁掺沙子,人群发出一阵阵送给失败者的评价。

    林巧蒙挽起张凡的胳膊,扬脸道:“老公,你老厉害啦!”

    张凡摇了摇头:“马教练刚才说得对,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这点小功夫,只能说一般,更确切一点说,很一般。”

    林巧蒙看着马教练,忽然“担心”地对张凡说:“小凡,马教练丢了这么大的脸,能不能想不开自杀呀?我们是不是开导他两句?”

    张凡又是摇了摇头,思索一会,认真地说:“马教练是成年人,自杀不自杀,别人都不必为他负责!对于想不开,要自杀的人,我的原则历来是,‘喝药递你瓶,上吊送你绳’。”

    “哈哈哈……”

    人群发出一阵暴笑。

    马教练被二人一递一句地奚落,又受到众人暴笑,低下头,根本不敢看人。

    看看奚落得差不多了,张凡正色道:“马教练,你脚断了,是给你个教训!以后别色迷迷地盯着别人的女人!否则的话,惹恼了比我更野蛮的男人,就不是脚断那么简单,可能是腿断、头断的事了。”

    马教练仰着脸,一脸仇恨地看着张凡,却不敢回应半个字。

    “怎么不服?不服也得服,谁叫你实力有差距呢?给我记住了,以后在社会上不要太牛逼,要知道,有些人是你永远也惹不起的!”

    说完,挽着林巧蒙的腰,向更衣室走去。

    更完衣,两人有说有笑地离开了健身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