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14章上道好菜

    张凡曾经经历过凶险、欢乐、尴尬……惟有眼前这“进退维谷”没有遇到过!

    怎么安慰她?

    能够抚平的,并不是真正的伤痕。

    能够安慰的,并不是最深的痛苦。

    在无法抉择面前,剩下的只有手足无措!

    张凡内心波澜起伏,一阵阵无法言传的歉意袭上心头,伸手摸住她的手。

    林巧蒙把头一晃,甩开张凡的手。

    张凡手被甩下,落在她的腿上。

    她又是动了一下,却没有进一步让他的手移开。

    张凡小妙手轻抚在她的腿上,轻轻拍着,似乎想通过这个细微动作,传达内心的关切……

    两人这顿饭吃得没情没绪。

    饭后张凡开车直奔省城。

    下午四点多,赶到了诊所。

    这几天没来,沈茹冰把事情搞得有条有理,进展神速。

    只见大门前钉起两副黑底金字楹联,上联是“惟愿世间人无病手到病除,”下联是,“何愁架上药生尘医患尘缘”。横批是“济世济人”。

    虽然对仗不太工整,倒也内容暖人,推陈出新。

    正中门楣之上,一块斗大的牌匾,镌刻隶书三个大字:“素望堂”。

    推门进去,一股祖传医家的味道直扑面门。

    看来沈茹冰下了很大功夫,在设计上充分利用了店内原来红木装修结构,把药柜、诊台和接待处弄得古色古香,候诊椅,并排摆放在墙边屏风旁边,不知是沈茹冰从哪个旧家具市场淘来的老木椅,看起来非常典雅。

    沈茹冰听见动静,忙从内室走出来,见是张凡,激动地跑过来,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

    “谢谢你,那天若是没有你,我也不可能这个价钱把房子盘下来。”

    张凡被动地承受着她的双峰在胸前紧贴,不禁呼吸紧张起来,伸手环住她的纤腰,刚要回她一个吻,忽然门被踢开了。

    呼啦啦,一下子拥进来一大群小子。

    只见他们个个袒胸露肚,有的臂上刺着文身,有的鼻孔上打着鼻钉,头发则是染成各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几乎占全了。

    走在最前的壮汉,留一顶红色小锅盖发型,满目凶光。

    他弯腰将墙边的老木椅拎起来一只,摔到地上,骂道:“诊所老板是谁?”

    张凡松开沈茹冰,微微一愣,回答道:“我就是,请问你们有何贵干?”

    “贵干贵干,我跪着干!开店营业,不知道地面上的规矩?”小锅盖极其蛮横,大声嚷嚷着。

    “规矩?开个诊所,又不是倒卖毒品,什么地面地里的,不懂,也不想懂!”张凡不软不硬地回击道。

    “哎孙子,你是烂泥糊不上墙了?这条街上打听打听,谁敢不守规矩?”旁边一个矮胖子怒喝一声,抬脚把刚才被摔倒的椅子又踢了一脚。

    小锅盖把手里二尺长的钩形砍刀一挥,当地一声,砍在青石地面上。

    青烟冒起,火星乱蹦!

    这是一块一尺见方的青色磨石铺地砖,因为年代久远,显得特有历史,顾客踩在上面,有一种厚重感和可靠感。

    小锅盖这一刀下去,一块地砖从中碎裂,裂成七八块,像切好的披萨饼!

    张凡眼中一道寒光射出,嘴里却没有说话。

    “这地界,就是老子的地界,任你是天王老子在这做买卖,这保护费也是必须交的!”小锅盖提起弯刀,再挥一下,砍在了木椅之上,那把古典老木椅轰然一声,椅背从中间断开,中间露出白白的木碴子!

    “要是我不交呢?”

    张凡双拳紧握,向前走了一小步。

    “不交?呵呵,老子在这条街上玩了十几年,第一次听过‘不交’这两个字。真特么新鲜!来人,给他上菜!”小锅盖说着,回身一挥手!

    一个鸡冠头小弟从后面走上前,手里提着一个塑料桶,“哗”地一声,向地面上一泼!

    啊!

    好恶心!

    原来,这是一桶从饭店里收集来的泔水!

    油汤菜叶加骨头,满满地洒了一地!

    张凡身手敏捷,轻轻一跳,闪到一边。

    而沈茹冰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高跟鞋被泼上了泔水,浸透了丝袜,整个脚面狼狈不堪!

    “老子先礼后兵!先给你上一盘菜,如果你不上道儿的话,来——”

    小锅盖回身又是一挥手。

    “来喽!”

    一个小弟提着一只塑料桶走上前。

    “掀开盖子,给店老板看看,味道够不够重口味!”小锅盖冷笑道。

    “来喽,绝对重口味!”小弟答应一声,掀开塑料桶盖子。

    “哇!”沈茹冰尖叫一声,捂着胸口弯腰要吐!

    桶里是满满一桶大粪!黄黄绿绿的,散出一股浓重的腥臭之味!

    张凡也被这臭气逼得倒退一步!不由得以袖掩口。

    如果这桶大粪泼在店里,传扬开去,顾客们会有相当难受的感觉:一个浇过大粪的店铺,从感觉上就脏!不论你事后打扫得多么干净!

    新店开张,图个吉利,张凡本不想出手见血。

    而眼下,被人家给逼到悬崖边上了。

    有时候,你的命运并非掌握在自己手里!

    没办法,只有处理一下这几个泼皮了!

    张凡轻轻伸出手,闪电一薅,劈胸将小锅盖抓在手里,用力一提,小锅盖双脚腾空,被张凡一掷!

    “叭嚓!”

    摔在泔水里!

    然后上前一步,伸脚踩在小锅盖肩上,脚下一点,只听清脆一声响:“咔嚓!”

    “啊呀!”小锅盖杀猪似地尖叫起来。

    他的肩胛骨已然踩断,疼痛钻心,在地上打起滚儿来。

    这一打滚儿,泔水沾了全身,整个人像是从下水道掏出来的黑猫,不成人形。

    身后一群小混混全都愣了:怎么回事,这人……不好,碰见高手了!

    张凡把脚点在小锅盖膝盖上,高声喝道:“这条腿,还要不要?”

    小锅盖还没有从最初的惊悚中反应过来,而且是当着这么多小弟的面,无论如何不能马上跪舔,即使是挺,也要挺一阵子,便扭头冲小弟们喊:“上呀,一起上,乱刀砍死他!”

    张凡一听,脚下轻轻一用力,又是一声“咔嚓!”

    小锅盖的右腿从膝盖处断裂!整条腿立刻像面条一样,瘫在泔水里!

    身边小弟一听老大要他们冲,都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谁也不动手。

    明显着嘛,谁动手谁死!

    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