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16章行贿与索贿

    张凡说着,轻轻地拍了拍沈茹冰的后背,因为心慌意乱,不小心拍的位置偏下了一些,手上立刻感到了非凡的弹力。

    沈茹冰一颤,脸上红晕一片。

    “好了好了,”沈茹冰借势推开张凡,哭道,“你可以走了,走吧,走吧,永远也不要回来!我一个人在这里开诊所,来了疑难病症患者,我治不了,就把他们赶走;来了捣乱的,让地痞把我打死吧,我不需要你,我宁可死也不需要你……呜呜呜……”

    沈茹冰越哭声音越大,大滴的泪珠淌了下来。

    张凡惊愕了:没想到沈茹冰情绪会突然如火山爆发!这……

    “冰姐……”张凡不知说什么好。

    “谁是你的冰姐!走吧,走吧,我不想见到你!”沈茹冰绝望地挥着手,然后双手捂住脸,号啕大哭起来,“呜呜……卫生局不给我评职称,科里的人排挤我,我自作多情以为你张凡可靠,没想到,也是个无情的家伙……我命真苦,活在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关心我,我死皮赖脸地送人家股份求人家帮助我,人家都不稀罕……呜呜,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死了算了!”

    张凡被弄傻眼了。心里暗暗忧虑:像她这样的女博士,一直在书本里和实验室里待着,接触社会和人不多,连个说知心话的闺蜜都没有,遇事容易偏激,若是一时想不开……要知道,诊所里有毒药,砒霜,她手头就有……

    “冰姐,冰姐,”张凡冲过去,紧紧抓住沈茹冰双手,“你不要吓我好不?我胆小,万一把我吓死,谁帮你开诊所呀!”

    沈茹冰一听,抬起头,梨花带雨地问:“你同意啦?”

    “我没同意呀!”

    “没同意还不快点滚,在这里罗索什么!”沈茹冰气急败坏,跺脚怒道。

    “我只收百分之二十五好不?”

    “不嘛,不嘛,人家就要你拿百分之五十一当老板嘛!”

    “如果那样的话,我真不接收了。听话,冰姐,我还有另外的收入,而你只有这么一个挣生活的途径,你多拿点好,不然我根本无法安心!”

    这番话,打动了沈茹冰,她默默地不再坚持,低首思考一会,柔声道:“你四分之一,我四分之三,就这么定了,不准再反悔。”

    “无怨无悔!”张凡揶揄地笑道。

    “小样儿!”沈茹冰媚眼一翻,轻轻伸出手,扳住张凡的头,踮起脚尖,看着张凡。

    “冰姐,你要做什么?”张凡闻见她领口里散出来的体香,不禁脸热如火烧。

    沈茹冰小声道,“我想吻你一下。”

    “吻哪?是这儿吗?”张凡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不,吻嘴那是之间,我们是朋友之间,吻一下……耳朵吧?”

    张凡此时已经无法拒绝,若是拒绝的话,也太伤她的心了。再说,吻一下也没什么,又不是我主动吻她。于是把头微微扭向一边,将左耳朵冲着她。

    湿滑如小蛇、温热灵动的香舌尖,一下子钻进张凡的耳朵里。

    “哎呦!”张凡浑身一颤,不禁叫了一声。

    沈茹冰收回舌尖,伸手揪了张凡鼻头一下,嗔道:“看你今天表现不错,打跑了收保护费的,我请你吃饭吧。”

    两人来到大街,找了一家东海大酒店。

    刚刚进了单间,还没叫菜,忽然沈茹冰的手机响了。

    “是兰处长呀……是呀是呀,您说得对,我是该请您吃饭……真是巧了,我现在正好有时间……你到东海大酒店二楼静月轩,我在那儿等你。”

    沈茹冰放下手机,眨了张凡一眼,苦笑道:“这个兰处长,真像只苍蝇,直往身上扑!”

    “什么情况?”

    “能什么情况?你想象得出来。”

    “要不要我揍他一顿?”

    “揍他一顿?你真太有想象力了!你揍他?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不是谁都能揍的。”

    “谁呀,大不了一颗脑袋三条腿!想揍就揍。”

    “你还是省省吧。他是省城药监局市场管理处处长,咱们的药品经营许可证还握在他手里呢。听说这小子挺黑,见人下菜碟,五万元打底儿,少了不给办事。他不收卡不收支票,专收现金。”

    “那……”张凡一想到给送钱,就想暴跳。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是社会潜规则,你得遵守。走,我们去楼下银行取现金。”

    “唉,按我的意思,一分钱不出。”

    “走吧,办成诊所,赚到钱是主要的,不要在细节上纠结。”

    张凡无奈,只好点点头。

    两人匆忙来到街上,在就近一家储蓄所取了六万现金,重新回到单间。

    “那,我就到隔壁单间避一避,如果需要我收拾那小子,你发个sos短信给我。”

    张凡含笑道。

    沈茹冰笑道:“你怕我不能守身如玉?”

    张凡撇撇嘴,戏谑道:“我是怕他长得太帅,你把握不住芳心,主动投怀送抱!”

    “那好,你在隔壁房间等着,到时候找机会我让你看看他,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标准头。”

    “好滴,那我就等瞧头。”张凡点点头离开了。

    不大一会儿,只见一个巨胖油头中年男步走进来,手里拎着一只黑皮包。

    “哈哈,沈大博士,我以为你不理我这个芝麻官了呢!”

    这男人嗓门很高,虽然笑着说,但听得出话音里的威胁和一股寒意。

    “兰处,我一直想请你单独摆一桌,这不,筹备开业,忙得脚打后脑勺,今天刚有点眉目,正要给你打电话,你的电话恰巧就过来了。”沈茹冰一边很场面地说着,一边给兰处长倒满了酒。

    当酒杯满了之后,沈茹冰将杯往兰处长面前轻轻一推,而另一只手却迅速从椅子上取过那包钞票,从桌底递过去,放到兰处长的座位上。

    据说,受贿的人担心被录像,你如果从桌面上递过钱来,他就不会收。

    兰处长仿佛什么也没发生,很安静地举起酒杯,另一只手却往座位上一摸,五指灵动,很快就判断出这是六万元钱。

    他利索地把钞票提包里,心中有些不满意,奸笑道:“沈博士,目前药品市场比较混乱,鱼目混珠,上级下了指示,新证件一律暂停办理。”

    沈茹冰心中一跳,六万元还不满足?照你这个索贿额,我办下来这十几个公章,岂不是花掉七、八十万?这胖,心黑如炭呀!

    心里苦逼,脸上却如蜜糖地笑都会,沈茹冰的语气更加温柔:“兰处哟,如果证件那么好办,我会找兰处吗?这一阵子开业,从买房装修到进药办手续,欠了不少债,等过一阵,经营走上正轨,我不会忘了兰大处长的。”

    兰处长摇晃着大脑袋不说话,笑眯眯地看着沈茹冰,意思是说:别忽悠我!

    沈茹冰见兰处没回应,便把身子向他靠了靠,轻轻碰了一下杯,恳切地说:“兰处,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敢忽悠谁也不敢忽悠您哪!您一句话,就能让我们小诊所关门。”

    因为沈茹冰靠得近,身上的香气直扑过来,兰处长感到腹上一热,都:眼前的沈茹冰雪白柔润,天生冰美人,肌肤白得泛出圣洁的光泽,让世界所有近距离观察她的男人,都会为她发狂。

    他了一下嘴唇,很自然地把手搭在沈茹冰的香肩之上,双眼眯着,露出淫淫的笑意:“沈博,你知道,官府的事情,难度说大就大,说小也小,事在人为……”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