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17章聪元层

    嘴里说着,那只搭在肩上的手却不老实起来,两根手指探进她衣领之内,轻轻地挠着抚着,眼里同时溢出一股恶心的淫笑。

    一股怒火,一下子从沈茹冰心中升起。

    这个底线不能丢!

    她坚决地把身子向后挪了一下,使他的手从她身上掉下来。

    兰处长肥大鼻头一耸,嘴角透出轻蔑。平时,一些私营医药医疗从业女性对他百依百顺,只要他肯施雨露,她们都忙不迭地解带,因此,他被惯出来一种脾气,上你是看得起你。

    眼下却被沈茹冰给甩了,他的气上来:拿不下你,我白当这个处长了。除非你不想办诊所!

    “兰处,”沈茹冰见兰处眼里神情变了,她并不想把局面恶化下去,便继续说,“要么这样,我诊所正缺个医药顾问,你看你能不能兼职一下?”

    “呵呵,博士你有所不知,我这个人不贪财,从来不在企业兼职。我倒是很看重感情。像沈博士这样年轻的知性美女,我当然更是心仪了。”

    兰处长索性直接提出兴交易,跟街边的交易洽谈没什么区别,同时,把眼光落在沈茹冰的胸前,然后慢慢向下移,最后停在上不动了。

    沈茹冰见他这副模样,情知他是一条喂不熟的狗,无止境,心中那股怒火终于压抑不住,豁出去了:“兰处长,你对待找你办事的女人,都是这副德行?”

    这一句话,如同一桶冰水,浇在兰处长的头上,他一腔的烈焰,顿时熄灭,化作脸上冰霜一片,声音也带着冷气:“沈博士,请不要诬陷国家干部好不?”

    “你也算国家干部?”沈茹冰的犟脾气上来了,即使这证件最终办不成,她也不想受这胖的窝囊气,“你顶多就是一个披着公务员外衣的狼。”

    “你,敢骂我?”兰处长一脸极怒,瞪圆眼睛道,“马上跪下给我道歉,或许我心一软,还能给你办证,否则的话,我可以郑重宣布,素望堂的许可证,在我退休之前,你别想办下来!”

    “那我可以等,等到你退休了,或者是被请喝茶了,我再办。”

    “哈哈,你想得美,我离退休还有整整八年哪!你等吧!到时候,你成了老太太,再来找我,那时,你主动解了裤带,我也懒得看一眼!”

    这番话,对于一个诊所来说,就是致命的。兰处长说完之后,十分畅快,像一只猛禽欣赏自己爪下的猎物一样,又重新打量起沈茹冰的来。

    沈茹冰感到那双肿眼泡里透出的格外恶心,浑身不舒服,讥讽地骂道:“兰处,你在家里,也是用这样的眼光打量的吗?”

    兰处长一愣,被这样痛彻一骂,他心中不免一阵动荡,把眼光抬起来,脸上露出尽量轻松的笑容:“那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证件的事,驴年马月鸭子日再来找我办!”

    说着,夹起皮包,站起来要走。

    “别忘了,你刚收了我六万元钱,把钱留下再走!”沈茹冰当然要把钱要回来,然后再想办法去找药监局的局长,多上一些钱,把证办了。

    兰处长心中一怔,想道:这个博士,并不像普通个体户那么好惹,若是她在媒体那边有人,给我捅一篇豆腐块出来,我吃不了只有兜着走。

    不行,钱得还她!

    从皮包里掏出那叠钱,放到沈茹冰面前。

    不过这一瞬间,又瞥见她领口下的雪白。

    不禁心中一:太特么馋人了!

    嘴边的肉呀。

    兰处长内心重新升起一线希望,压低声音,语重心长地道:“其实,小沈,你也是想不开!只要把你的身子给我玩一次,什么事都可以办!这钱我都可以不要。男女之间那点事,跟谁玩重要吗?闭上眼睛,谁都一样,都是追求一个爽字!再说,我一般最多就坚持三分钟,你忍一忍就过去了。还有,作为医药卫生系统的业内人士,我从来都是随身携带雨伞的,你看,超薄清香型的,因此,卫生方面你尽可放心……好吗?你看,这里的环境还算安静,这椅子摆排在一起,可以将就一下……”

    兰处长越说越激动,伸出手,就往沈茹冰胸前上掏去……

    “咣当!”

    包间的门被撞开了。

    “谁!?”兰处长正自以为得计之时被打扰,以为是服务员进来了,便回身怒骂道:“泥马报丧啊!”

    张凡轻轻一步跨进门来,随身关上了门,冷笑道:“兰处长,我听说你要将就一下?”

    原来,张凡起先坐在隔壁房间等沈茹冰的短信或者听她呼救,坐了好大一会儿,觉得无聊,便闭目打坐,就地修炼起“古元玄清阴阳秘术”。

    大约炼了六个炼程,忽然,丹田之内一股热火升腾起来,顺督脉向上,散全身各经脉。顿时,出了一身热汗,而与此同时,左耳朵发生一阵耳鸣!

    嗡嗡……

    如老旧式蒸汽机火车离开车站时那种笨重的轰鸣,贯彻整个大脑……

    大约过了十几秒,轰鸣声渐渐消退。

    张凡感到四周突然变得特别吵杂!

    有人在他身边说话,甚至碰杯的声音!

    嗯?

    他左右环顾,搞了半天,终于意识到,原来是左耳朵变得特别灵敏,听力提高了几倍。

    隔壁房间的说话声,跟同一个房间里差不了许多。

    张凡自己不清楚,其实他服用益元丸之后,体内元气极盛,在此基础上修炼“古元玄清阴阳秘术”,事半功倍,竟然无意间轻松达到初级“聪元层”,听力提高。

    不过,张凡在最初的欣喜过去之后,心中一丝忧虑袭上来。

    当时获得神识瞳他曾产生过担心:要老是这样,上街看到的人在他眼里都没穿衣服,时间一长,他还不疯了?好在后来找到了开闭神识瞳的简单方法。

    如今这灵聪的耳朵,走到大街上,汽笛一鸣,别人听着是汽笛,他听着岂不成了炸雷?

    有人放屁,旁人听来是屁,他听起来就是爆竹声声除旧岁!

    想来想去,也没办法,只好先偷听一下沈茹冰那房间里的谈话吧。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