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18章有点小私心

    所以,他集中精力,把沈茹冰和兰处长的谈话听得清清楚楚,当听到兰处说要“将就一下”时,他生怕沈茹冰吃亏,便用餐巾纸塞上耳朵,跑出去踢开了隔壁的门。

    “小凡!”沈茹冰委屈地娇叫一声。

    “冰姐,你没事吧?”

    “你再晚来一会……”沈茹冰有些夸张地抹起了眼泪,心里却在洋溢着被男友保护的得意。

    “兰处长,想施行不轨?”张凡站在地中间,冷冷地逼视兰处长。

    兰处长这才明白:进来的这人是沈茹冰一伙的,这人来者不善!

    不过,他并不害怕,抬手一拍桌子,吼道:“她企图向我行贿,原来你们是一伙的设局害我!我要报警!”

    说着,扎三舞四地掏出手机。

    其实他不敢报警,他心虚。

    只要这事一上报,他就会被网友人肉,他以前的那些埋汰事就包藏不住了,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杨表哥”前车可鉴哪!

    “报吧报吧!”张凡笑着催促道。

    兰处长尴尬地把手机放回了原处,为掩盖心思,强作镇静,问:“你要怎么样?我全都奉陪。”

    “没人想把你怎么样,你最好赶紧给沈博士道歉,在我没有发火之前道歉。”

    道歉?

    兰处长脑子急切地绕弯子:道歉?一道歉,那么我猥懈沈茹冰就成了事实!

    “我凭什么为自己没做过的事道歉?”兰处长心虚地强顶一下。

    看来,这猪头不服气!

    张凡盯着他,很想在他身上练练小妙手。

    不过,想了一下,又改变了主意:毕竟是政府的一个处长,随便打了,今后即使绕开他去找药监局别的领导办证,也会增加非常大的困难。

    “你会道歉的,因为你不道歉的话,你会死。”张凡微笑着说。

    “你威胁我?难道你想在这里动手?”兰处长故作镇静,“店里的录像和服务员,都可以证明是你杀了我!警察很快就会抓到你。”

    “我有那么脑残吗?哈哈哈哈,”张凡突然笑了起来,“你肺部上的那个职业杀手,已经足可以杀死你了。”

    兰处长似乎没有听懂,诧异问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是说,你左肺肺裂之处长了一块不该长的东西,现在已经有五、六厘米直径,而且还在疯长……”

    “怎么可能?”兰处长脸色一变,颤声说,“你别拿这个来吓我?幼儿园里的小把戏!我真怀疑你的智力。”

    “好吧,你既然不信,我来问你,三个月以前,你左臂臂弯处,是不是起过一个小囊肿?”张凡胸有成竹地问。

    兰处长身上打了一个激灵,眼神冒出惊疑甚至是恐惧:“你,你怎么知道?”

    三个月前,他的左臂臂弯尺泽穴附近,确实长起一个小肿包。去医院看病,大夫确诊为良性肉瘤。不过,大约过了半个月,正准备进行手术割掉的时候,它突然消失了。因此,大夫又转而认为是囊肿,不了了之。

    这件事没有外人知道呀!

    这个姓张的怎么可能了解得这么清楚?

    “我当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它半个月后消失了,我更知道,就在它消失的第二天,你的右臂弯处长出了一个同样的囊肿!而且,也是半个月后消失了!”

    张凡微笑着说,声音不容置疑。

    “啊!”兰处长尖叫起来,差一点跌倒!

    天哪!

    这个姓张的不是人,是鬼?……不对呀,这大白天,难道我活见鬼了?

    要说左臂上的囊肿,有可能被医生泄漏出去,而恰巧又被这个张凡听到了,还勉强可能解释得过去。

    然而,右臂上的那个囊肿,绝对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因为这个囊肿比左臂那个小得多,只有黄豆粒那么大小,他根本没有去医院看病,甚至没跟老婆说过!

    这个张凡若不是鬼谷子,就是孙猴子!

    兰处想到这里,不禁对眼前的张凡产生了无限畏惧和崇敬,甚至有些庆幸:这等不世高人,我姓兰的也不知哪世修来的福,竟然能有缘亲眼见到?

    崇拜一旦产生,精神自然随之矮化,dna中的奴性腾空而起,脸上堆上媚笑:“张,张神医!小弟兰忠有幸见到真正的神医了!”

    张凡轻轻冷笑一下,“兰忠处长前倨后恭,让我有些意外。”

    “张神医,能见到真人,并非每个人都今生有幸,我有缘识得真人真面目,不敢浪费了天赐良机,既然张神医已经看出我的病,那请张神医务必给在下讲一讲,这个病到底是怎么回事?”

    “病因不明。但此病病根在肺部肺裂之处,因天泽穴乃是肺经第一大穴,肺经上的病源必然在此穴上有所突出,因此此穴上会因肺裂处病灶而产生囊肿。”

    “那么,肺裂处的囊肿以后会不会重新产生?”

    “你的问题有误。不是重新产生,而是旧病重发。你肺裂之处的囊肿病灶根本没有消失,只不过初次产生,激发了全身免疫功能来抵抗,所以暂时性消失。下次病灶再发作,恐怕……”

    兰忠一听,身形一抖。

    钱多人爱命,兰忠听说自己有危险,脸色顿时变化,“张神医,请救我一命!”

    张凡摇了摇头,遗憾地说:“我乃闲云野鹤,只诊不治。再说,你这病需要马上动手术切除病灶,非我力所能及,你还是去找西医吧。”

    兰忠见张凡如此说,信以为真,忙作揖打拱地感谢不停:“谢谢,谢谢,我明天就去医院检查。”

    张凡哼了一声,笑道:“别光嘴上说谢,兰处,来点实惠的!把沈博士的证件给办了,再把今天的单签了。”

    “那是必须的。”兰忠说着,往包里一掏,掏出一只证件,双手捧着,交到沈茹冰面前,笑着说,“沈博士,这是您的许可证。”

    沈茹冰接过来一看,果然是盖着红章的许可证。

    她把证件“啪”地一合,笑问:“兰处,你这事办得可不地道。明明证件在你手里,偏偏说什么证件难办!你的卡油功炉火纯青呀!”

    “嘻嘻……有点小私心,沈博见笑了。”

    说着,冲门外喊:“服务员,买单!”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