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19章乐果西施的隐痛

    从酒店回到素望堂的路上,沈茹冰问张凡:“兰处的病,你真的治不好,还是不给他治?”

    “两者都有。”

    “难道天下也有使你为难的病?”沈茹冰好奇地问,张凡在她眼里是手到病除的神仙。

    “我可治其病,不可治其心。兰忠此人贪心极盛,因贪而致神乱智昏,浊气以此聚于肺经,久之成囊肿,二次为癌瘤。我见此人质地极差,人品处于负值,不可救药,即使侥幸治好了他的病,哪天他贪心一起,半年便会病灶复发。那时,他的命没了,我的神医清誉也没了,双输的结局!你说,我能傻到给他治病的份儿上么?”

    沈茹冰听了,沉默了良久,慢慢说:“看来正应了那句话,不作死,不会死。既然作死,就任他死。”

    告别沈茹冰,从素望堂出来,张凡直接去了商场,买了一只耳塞,把耳朵堵严实。

    这时再听周围的声音,才觉得达到了正常的分贝。

    开车往家里赶,一路上心里都在想:这耳塞戴着非常不舒服,戴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呀?看来,哪天得去找如云道长想个法子:既然是古元玄清术炼出来的功能,那么,如云道长一定有什么法子来控制它。

    车路过张家镇的时候,忽然想起乐果西施来。

    上次自从在饭店前把她救了之后,没再联系,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伤得那么重,是不是留下残疾了?

    路过农药站时,张凡把车停下来,缓步走进店里。

    店里的店员是个年轻姑娘,听说张凡找乐果嫂,便冲里间喊:“老板,有人找你。”

    “谁呀!”随着话音,珠帘一闪,一个绝色从里间走出来。

    乐果嫂清瘦了不少!也清新了不少!

    往日的丰腴已经成为历史,代之以清秀和几分堪怜的病态美。

    不过,紧身小衫下的胸还是高耸着,让张凡回想起往日乐果西施的倩影来。

    也许是刚出医院的缘故吧,乐果嫂身上散发出一股消毒水的清香味,与她身上自带的女人香气掺合起来,产生了一种格外让人动心的香味。

    张凡不禁深吸了一口,沁入肺腑。

    虽然是逆光,乐果嫂几乎在第一眼就认出了张凡,她上前一把抓住张凡,嘤嘤地叫了一声:“张凡!”

    便低下头,一串串眼泪从脸上滴落。

    眼看着当时快死的乐果西施,如今复活成活生生的女人,张凡内心感动而兴奋,“嫂子,你啥时候出院的?”

    “昨天下午。”

    “全好了吧?”

    “全好了,只是腰上留下了两块伤疤,你看,在这里……”

    她说着,扯起小衫撩起来给张凡看。

    一道极白从衫下闪露出来,惊得张凡如同晴天见闪电,眼睛被晃了一下,心中一惊:这么白!

    乐果嫂忽然意识到旁边还站着小营业员,便对姑娘道:“二丫,今天给你提前下班,你先回家吧。”

    “好咧,我下班喽!”二丫高兴地跑掉了。

    张凡虽然没看够,但也怕她再亮出衣襟,便赶紧话题:“嫂子,你那天好吓人!”

    “我当时昏迷,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才听大夫说是一个村医救了我的命,还把我送到医院。我从医院回放的录像里,一下子就认出了你。但我没有声张,装作不认识,只把这事埋在心里。我知道,我这辈子一定要报了你的救命之恩,有钱就用钱报,没钱就用身子报,如果没钱,身子你也不稀罕的话,下辈子当牛做马再报恩。”

    张凡内心一阵感动:朴素的报恩思想!虽然表达得有点直露,却掩饰不住人性的万丈光辉。

    “报什么恩?我当时只想救人一命,哪想过回报的事!今天顺道儿过来,只是想看看你,现在知道你已经康复了,我就放心了。”

    “伤是全好了,可是,留下了这两块伤!你看——”

    乐果嫂向外看了一下,没人,便关上门,回过身,重新撩开衣襟,不管张凡喜欢不喜欢,大片雪肌已经露在了他眼里。

    张凡在斜阳的照射之下,细细观察。

    只见平平的肚腹之上,有两道术后的刀口。

    他不禁暗暗叹了口气:这是谁缝的刀口!简直是在造孽!

    针脚不匀,深浅不一,有的缝得紧,有的缝的松,结果造成缝合线高低不平,看上去像一堆烂肉,让人起鸡皮疙瘩。

    “市中心医院,怎么就干出这种活来?”张凡脱口喊道。

    乐果嫂一皱眉,愤愤地道:“因为我老公没舍得给医生送红包,医生便把缝线的活交给刚来实习的新手干,现在的独生子女,家长娇惯不干活,手笨得连针线活都不会做,哪里会缝刀口!结果弄成这样子!”

    噢!张凡明白了。

    对于大医院这个陃习,张凡倒是早有耳闻:草菅人命有之,一个刀口没缝好,根本不算事儿了。

    张凡无语,心中不好受,慢慢伸出左手,轻轻地在伤口上过去。

    难得乐果嫂结婚这么久了,还能保持这么平坦的肚腹,再加上这绝顶超白的肌肤,简直就是男人的洞天福地。

    不料,这精美的艺术品之上,竟然被粗暴地留下两道难看至极的伤疤,真是令人发指。

    “小凡,你是医生,你跟我说句实话,这伤疤能不能弄掉?”乐果嫂说着,伸手抓起张凡的手,在伤疤上摁住,同时,她的眼泪也慢慢地流了下来。

    张凡的手心摁到了滑而硬的伤疤,不免心中感触万千,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说什么好呢?

    对于一个爱美的女人来说,这种伤害,是刻骨蚀心的,任何安慰都苍白无力。

    乐果嫂见张凡不说话,心中明白了许多,叹了口气,松开张凡的手,伤感地说:“我家老公挺不是个东西,见我肚子上留下伤疤,对我大发脾气,骂我那天不该没事去城里浪,结果弄成个超级残废。”

    “超级残废?怎么讲?”张凡心中涌上不平:什么臭男人,自己妻子受点伤,就拿这样没营养的话来刺激她?真是一个戴绿色帽子的货。

    “他说,一看见这两个劳什子,浑身起鸡皮疙瘩。不是残废是什么?”

    这个说法,显然过分!

    张凡听起来,像是她老公在故意挑刺儿找毛病!不禁暗道:泥马是谁呀,装什么情调!两道刀口就影响你情绪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