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20章月黑风高

    见张凡默默无语,乐果嫂更加伤心,“我知道,你以前喜欢我的身子,对我有那个想法,只是人小胆子小而己。如今见了我这伤疤,你也是对我性趣冷淡了吧?唉,我命苦,这半老婆子,老公不疼,男人不爱,跟活寡妇似的。”

    说着,扑簌簌又落下泪来,却伸手撩起张凡的衣襟去揩自己的眼泪。

    “嫂子,你想多了。我其实刚才一直在想,能不能找个方子,帮你治好。”

    “你真能帮我治好?”乐果嫂眼里一下子闪出希望的光芒。

    “目前还没有好办法,回去后,我再琢磨一下,我想总能有点办法的,实在不行,你去大医院做一下整形。”

    “大医院?我可不想去那里烧钱,如果你能治的话,就让你治。如果你不能治的话,我就一辈子带着它。小凡,嫂子信任你,你能把我从死治成活,怎么不能把伤疤去掉?你可要快点呀!”

    “救病如救火,我当然尽快。”

    张凡说到这里,看看外面天色快晚了,而乐果嫂眼里的光越来越亮,身上散过来的温香几乎迷死人。

    张凡心想,不宜久留此地,恋战者必然无法脱身。

    “那,我先回去了。”张凡当机立断。

    乐果嫂也许是身上的伤疤作怪,心中没有自信,没有过分地表达什么,眼里满是不舍地把他送到门口。

    待张凡拉开门要出去的一瞬,她忽然觉得有些话再不说就晚了,便把张凡拉了一下,小声说:“小凡,嫂子对你的心意,你是知道的。既然你馋着嫂子的身子,嫂子本应该献给你。不过,这次见面,嫂子挺自卑的,等嫂子身上的疤治好了,你常到嫂子这里来玩啊。反正现在我老公把家里的钱都带走了,去省城跟一个相好的一起开小买卖去了,丢下嫂子一个人在镇上,一天二十四小时待在店里苦熬,你不来看看嫂子,嫂子活得没情没绪的。”

    这一番话,把“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都交待清楚了,也就是说,她一天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待命,店里只有她一人,配角去了省城,张凡登场就是主角。

    各要素齐备,只差一个绮丽的“故事”了。

    “你放心嫂子,一旦药配好了,我马上送过来。”张凡仍然把话叉开。

    她用力点了点头,却把两滴饱含的泪珠给甩了下来。

    张凡告别出来,钻进雪佛兰里,回头向农药店望去,夕晖里,乐果嫂站在门前桦树下向他深情招手。

    清瘦的她,如仙如幻,在车窗含映下,像一幅水粉画似地。

    他忽然觉得她除了浪美之外,还有一种雅美。

    不过,张凡却是打定主意:美归美,世上的花草多了,浏览一下而己,难不成都摘了下来听任它们枯萎?

    回到村里时,太阳刚落山,一进院就看见涵花披着晚霞在莳弄门前的杜鹃花。

    见张凡回来了,涵花放下手里的工具就跑过来,小鸟依人地扑到怀里,嘤嘤地说着话。

    张凡不禁有些庆幸:幸亏刚才自己把握得住,否则,在乐果西施那里劈了腿,此刻怎么面对涵花。

    想到这,不由得升起一阵亲情,将涵花在怀里紧紧搂了搂,又认真亲了一遍脸蛋儿,才小声说:“我有两件好事告诉你,你猜猜看?”

    “嗯,我笨,从来都猜不对,你说吧。”

    “第一,我这次去省城,沈茹冰送给我四分之一的诊所干股,我也是素望堂的股东之一了。”

    涵花把脸蛋上被亲湿的地方一抹,呶嘴道:“这算哪门子的好事?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送给别人的老公干股,她要干什么?哼,是不是要抢俺老公呀!”

    她嘴里虽然这样说,心上却没有十分生气,她知道自从上次周韵竹送张凡雪佛兰被她闹了一回,张凡比以前更老实了,他经常跟那个沈茹冰来往,也不过是工作上的事。

    “还有一件事,你听了,可别太激动呀!”

    “是不是又给我买项链了?”

    “你看看我耳朵里是什么?”

    涵花扭头往张凡耳朵里一看,只见左耳朵眼里紧紧塞着一只浅白色的耳塞!

    “干什么?”

    “我无意间炼功,得到了一个异能。”

    “异能?”

    “也算不上特别厉害,这只左耳朵的听力提高了几倍。”

    涵花惊讶地捂住嘴:“顺风耳?”

    “不能叫顺风耳,就是听力好吧。不过,也带来了烦恼,如果不塞耳塞的话,恐怕被震成聋子。”

    “这个功能太有意思了,比透视眼还有意思!”

    “嘻嘻,这耳朵来得有点晚。小时候,谁家娶媳妇,晚上我们一伙小孩就去偷听墙根。不过,从来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听墙根是乡村民俗,新郎新娘哪能不知道?怎么会让别人听去?所以,每次听完墙根都挺遗憾地,当时想呀,如果有只顺风耳……嘿嘿。”

    涵花轻轻擂了张凡一下,红着脸:“不害羞,还有脸说呢。”

    张凡不好意地笑了起来。

    涵花笑眯眯地说:“你要是真想实现一回少年的梦想,今天倒是有个机会,村里张国前家里今天娶媳妇,我上午去随了礼钱,今晚……”涵花眼睛闪闪地,又加了一句,“不过,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确实是个好主意!

    就张凡的这听力去听墙根,效果奇佳,还不跟躲在洞房床下是一个效果?

    “那……也好吧。”张凡心中激动,却是装出不太情愿的样子。

    “不过,我得跟你一起去,好监督你。”

    “你也有这口爱好呀!好呀,我听到什么,直接给你直播!”

    “谁用你直播?我还不是为了让你过一回瘾?”涵花脸色绯红,使劲白了张凡一眼。

    两人赶紧吃晚饭,饭后等到天黑,两人换上深色衣服,悄悄走出家门。

    今天晚上没月亮,风很大,天上没一个星星,属于“月黑风高”之夜。

    两人顺着村道,慢慢向张国前家潜行,拐过几个小巷,就到了。

    他家门前有几棵巨大的椿树,树冠巨大,树下伸手不见五指,两人快步跑到树下,躲在树干后面。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