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22章公交车

    “你说呢?”

    “我是你的人,我只管跟在你身边!不过,我更愿意跟咱爸咱妈过!”

    涵花说的咱爸咱妈,当然是医务室的爸妈了。

    “我不去!我哪也不去!谁也别来找我!”张凡一字一句地说。

    早饭的时候,张凡不时偷偷打量对面的爸爸妈妈。

    中年的爸爸妈妈,却显得像一对老年人。

    生活不易,他们真够伟大的,在那么艰苦的时代里,竟然把两个孩子都供到考上城里的学校!

    辛苦了,爸爸妈妈,儿子不会忘记你们的大恩,永远也不会抛弃你们。

    涵花见状,悄悄捅了捅张凡:“小凡,上午我帮爸妈种玉米,你开车去市府送四盆花。”

    “好好。”

    张凡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急忙把饭吃光,然后把花盆装上车,开车去了江清市。

    到了市府,把花交接过去,管财务的人却没有赶过来,张凡只好先把车停在市府停车场,一个人去街上闲逛。

    逛出去半个小时,想起往回返,等了半天没打到出租,便在一个站点登上了公交车。

    公交车里人特别多,一个挨一个,挤得快没地儿插下脚尖儿。

    张凡倒是不怕挤,车里没人能挤过他。只不过天热衣薄,周围满是女人的软肉轻衫,张凡不好意思实打实去挤,所以,进来之后,连个挂钩扶手都没抢上,站在过道上。

    一股股热气,从周围人的身体上传过来,闷得快喘不上气来。

    张凡身体被前后左右的人夹持住,随波逐波。

    好不容易盼到了下一站,不料,下的少上的多,车厢里更加拥挤。

    “上车往后走,往后走!”司机大声喊着,关上车门。

    刚上车的拚命往后挤,想下车的也往后去,张凡趁机抓住了一个扶手,总算站稳了脚跟。

    而就在这时,一个摩的并道减速,公交车司机一个急刹车。

    张凡力大身稳,没有随之向前倾倒。而他左侧一个丰腴的美,站立不稳,整个上半身栽倒在张凡怀里。

    张凡的鼻子里窜进迷人的香气,她的软软的额发,顶在张凡下巴上,俏脸紧紧贴在胸口,若是二人身高相同的话,恐怕就直接写成一个“吕”字。

    好像没骨头,软得不行,皮肤凉爽,贴在张凡身上非常舒服,而当她慌乱中抬起头的时候,那张牡丹样的脸,更是让人走魂!

    “啊!”

    美轻叫一声,自己倒向的男子竟然是一个顶级帅男!

    跟国民老公几无差别!

    她后悔了,后悔不该这么快就抬起头,不如装晕倒在他怀里多呆一会……跟美男在一起,多呆一会是一坐,多看一眼是一眼哪!

    如果美男对她上下其手,那不正好闭目享用么?

    美瞟了张凡一眼,微微一笑,很不情愿地站直了身体。

    尽管站直了,但身体却是仍然紧贴着张凡。

    这令张凡一阵阵地要走火,想躲开一点,却挪移不动。

    正在这时,一个男子从身后挤过来,先是伸出一只手握住扶手,然后借着公交车的颤抖和前后摇摆的机会,快速地把身体来,处于张凡和中间。

    张凡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这男人是个中年高个子。

    不过,只看了一下侧脸,张凡便重新向车外看去。

    张凡渐渐地感觉到,随着公交车前行,中年男人的身体,渐渐地离开张凡,向那边靠去。

    再说那个美,与帅男张凡刚刚有了零距离,正激动着呢,突然间中间来一个莽汉,把全给打乱了!不由得一阵气恼,把身子向旁边靠了靠。

    中年男子紧紧地把身子随过去,使身体始终与她保持紧贴状态,同时,另一只手,慢慢从后面环过去,搭在她的之间的弧线之上,轻轻地起来。

    作为一名资深揩油专家,中年男子经验相当丰富,手法也是相当老辣。

    他本来就是尾随美上车的,上车后一直跟在她背后,观察她,判断她,并开始三步走的战略。

    最初一步是挤过去,与她贴身。这一步比较简单,公交车上嘛,谁不挤谁呀!

    如果她一动不动,甚至是有意贴挤,那就有戏了,一定是知愁的闺中,本能地期待男人去触碰;不过,这种女人极少,因为天下不缺男人。

    而碍面子不躲开的女子居多。这时,就可以试探性地。如果她躲开了,就不可再追过去。如果她不躲开,他就可以继续入手。

    而最后一步,则是实现他肮脏的目的了。

    不过,如果遇到女暴龙,就会大声喊叫起来,并且抡起手包打了,甚至摘下发卡扎他,遇到这种情况,三十六计,走为上。

    不过,像身边这位美,虽然很知性,看起来很圣洁,其实她们中很多人在单位同事中谨慎有加,在其它场合,渴望着有一些刺激。

    美此时就是被中年男子那轻柔的指法,把腰间给弄得一阵阵,想叫,却感到很舒服,不妨就这样看往下的发展吧。

    这时,又过了一站,车厢里依旧一阵骚动之后,那中年男人不知为何,已经被“挤”到了美身后。

    美心中一阵欣喜,因为她重新与帅男张凡紧挨着了。

    张凡这会儿已经习惯了,不再躲避,反正再过几站就到市府了。

    美抬头瞟了张凡一眼,故意猛一甩头,将秀发甩到张凡胳膊上,然后随着车身的摇晃,一下一下,将在张凡身上蹭着。

    正在她自以为得计之时,忽然感到身后一片湿润,心里生气了:谁这么没档次,公交车里还喝饮料?

    她柳腰一扭,猛地回过身去。

    立时,她的脸凝固了!

    本来已经含在喉头的国骂,直接咽了回去,因为她看见的情形太令人作怄了!

    那个中年男人一脸无与伦比的坏笑,眼里满满的全是得意!

    “救命啊!”

    美扯直嗓子,以不可思议的海豚音发出一声尖叫!

    出情况了?

    司机马上踩了刹车,将车停靠在路边,同时打开车门,冲车厢里喊:“什么事?什么事?要不要叫警察?”

    此时,车厢里没人能听到司机的声音了,变成一片混乱。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