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23章偶遇

    “流珉,你敢非礼我!”美地叫着,抡起手中的提包,一下一下,狂搧在中年男子的脸上。

    包上的拉链,将中年男子脸上划出两道血口子,鲜血直流。

    周围乘客纷纷后退,好多人乘机下车躲避。

    张凡定睛一看,不禁吸了一口凉气:这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跟乐果嫂抢救护车、夜晚跟踪张燕的那条狼!

    没错,肯定是他,张凡已经近距离跟他接触过两次了,不会认错人的。

    中年男子用胳膊挡住美砸过来的包,另一只手向前一推,狠狠地推在美的成果之上。

    美疼得啊了一声,向后倒去。

    张凡伸手接住她,随手放在座位上。

    中年男子得到这个机会,转身向车后门跑去,想要夺路而逃。

    “抓住他!”

    “别让他跑了!”

    好多人勇敢地喊着,却不动手,纷纷给中年男人让开路。

    车门边一个小伙子,见中年男人跑过来,一伸手,拦住他,“往哪跑!”

    “抓住他!”

    “送警察局!”

    “正义”的呼喊声又纷纷响起来。

    中年男人见逃路被堵,凶相毕露,“嗖”地一声,从腰里拔出一把水果刀,猛地向小伙子脸上刺去。

    距离太近,小伙子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

    张凡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了!

    他快步上前,伸手向中年男人后心拍去。

    这一掌,快得没法形容,就在中年男人的刀尖快要扎上小伙子眼睛的同时,力道也发出来了,中年男人吭也没吭,身子向前一倾,一头从车门栽到车外。

    不过,他并没有摔得太重,毕竟张凡这一掌似拍似推,情急之中,并未用上太多的力气,因此中年男人落地之后,喘了两秒钟,马上双手扶地,跳了起来。

    因兽犹斗!

    此时,他完全,挥舞着水果刀,向周围的人群乱扎乱舞……

    张凡随后一跳,如狐狸一般敏捷,跳到人行道上,迎面截住中年男人。

    “住手!”张凡喝道。

    中年男人见张凡站在面前,似曾相识,不禁皱眉一怔:“你,你是谁?”

    张凡轻佻一笑,“想不起来我?那你总该想起前几天你跟踪的那个女大学生吧?江清大学!”

    中年男人一下子脸色变了,冤家路窄!

    那天晚上差一点落在这小子手里!

    看来,今天凶多吉少!

    “我不认识你!”中年男子后退两步,向左右看看,准备逃跑。

    “你跑不掉。不过,在警察到来之前,你如果不想挨揍的话,就告诉我,你跟诸局长是什么关系?”

    那天在乐果嫂受伤现场,这家伙一个电话打给诸局长,诸局长竟然命令急救车抛弃重伤员乐果嫂!

    可见他和诸局长关系非同一般。

    “说不说?”张凡一把抢下他手里的水果刀,一拧,便拧断了,扔到地上,“不说的话,把你手指全拧断!”

    说着,轻轻一用力!

    只听“叭”地一声。

    中年男子一根食指应声断为两截!

    “啊呀!”中年男子跳起脚哀叫起来,看着断掉的手指,眼里充满了恐怖。

    “说不说,再来一根?”张凡含笑道。

    “不说!你有能耐把老子脖子拧断!”

    “还挺英雄呢!”张凡说着,又是一掰。

    “啊呀我的妈呀,两根啦!”中年男子大嚎起来,眼泪夺眶而出。

    张凡抬手一巴掌搧过去!

    中年男子身体被打,原地转了一个圈!

    对于这样的败类,张凡真想零敲碎击,一点点把他零碎了!

    “我,我说……”

    中年男子脸上已经不对称,左脸肿出老高,嘴丫子上还露出半颗断掉的牙齿!

    他是彻底怕了,慢慢跪下来,小声说:“别,别打了,我说……诸局长跟我是同行,都有同一样一个爱好,就是在公交车上揩油……他怕我把他的老底给抖出去,所以,什么事都得护着我……”

    张凡一听,几乎喘不上气来:这都什么呀!姓诸的,魑魅魍魉,竟然窃据卫生局长要位!

    中年男子见张凡陷入沉思,以为得到了机会,突然转身便跑。

    “哪里跑!”张凡喊了一声。

    但中年男子已经窜到了马路上。

    他撒丫子一纵,从路中隔离栅栏跳过去,穿过马路,逃到了对面……

    张凡一耸肩,顺着人行路,快步向市府走去。

    刚走了二百米,忽然身后有人喊他:

    “张凡!”

    声音清脆悦耳。

    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张凡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姚苏。

    姚苏穿一身细花连衣裙,站在人行道边的樱花树下,正笑眯眯地看张凡。

    张凡基本上是一看见她就心痛:相处数年,一旦为了工作和前途,果然将他踢开!

    同届同学多少人因此瞧不起他:不自量力,校花是你个穷小子泡得吗?

    不过,在阳光大酒店,张凡和孟三痛打由鹏举那次,姚苏在现场并未装逼,反而看起来眼神有些同情张凡,这样张凡不至于对她恨之入骨。

    “姚校花呀,大中午的,不在卫生局机关吃补助餐,跑太阳地下站街?”张凡故意强调了“站街”这个双关语。

    “张凡,你嘴上能不能留点德?每次见面,你放屁掺沙子,不是讽刺就是打击,你还有没有男子汉风度了?”姚苏话里颇多委屈,好像被甩的不是张凡而是她。

    “我说姚大公务员,”张凡冷笑着,“你是不是在衙门里当差闲得蛋疼,跑来消遣你前夫来了?要知道,你已经改嫁到由家,别再来跟我扯好不?”

    姚苏被张凡这一番抢白,气得脸红脸白,一跺脚,向路前方走去。

    张凡看着她的背影,又是冷笑一声,刚要继续赶路,姚苏却站住,回头道:“午饭时间了,不饿吗?”

    说着,狠狠剜张凡一眼,转身向一家饭店大门走去。

    张凡一撇嘴,大步向前走。没走几步,姚苏突然返身回来,双手扯住张凡,气急败坏地道:“又不要你买单,干吗这么抠索?”

    “你,请我吃饭?”张凡假装愣逼地问。

    “不想吃请的话,aa制!反正我要和你单独聊件事!”姚苏抓住张凡不放。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