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25章姚苏挺有想法

    “是也不是。嘻嘻,寻找优良品种,是生物界的一大本能。为什么学历越高越容易处到对象?就是这个道理。由家是一窝蛇鼠,我死也不愿意自己的后代沾上由家的肮脏基因!”姚苏越说越激动。

    张凡饶有兴趣地看了姚苏一会,平静地说:“我怎么听着像站技术员的宣传词?呵,对不起,这个忙,我帮不上。”

    “为什么帮不上?除非你……不行?”姚苏指指张凡的下面。

    这回轮到张凡笑了:“嘻嘻,不是我不行,而是我不想让自己的后代沾上由家这个姓!”

    姚苏倒吸一口凉气,连连摇头,不解地道:“天下男人,哪有不想给别人戴绿色帽子的?送上门的买卖你不做,真是个怪人……”

    张凡一摊手,摇了摇头:“真的帮不上忙!你找别人吧!”

    姚苏有些尴尬,为了缓解气氛,挥手打了张凡一下,笑道:“找别人?这种事是随便找人的事么?你是不是在骂我人尽可夫呀!”

    “算了算了,不提这事了好吧,求求你了。”张凡笑着揉了揉被打疼的地方,道,“虽然帮不上你忙,但你不愿意跟由鹏举怀孕,我并不建议你吃避孕药,那种东西长期服用,以后再怀孕时会对胎儿有影响。”

    “听你口气,你有巧方?”姚苏精神来了,“要知道,我一直为此担心呢。而且,由鹏举父母最近老是催我们去医院检查。我担心一旦被迫检查化验的话,避孕药的事就败露了。张凡,你……”

    “好吧,看在你今天这顿饭的面子上,我给你点个‘七星断宫谱’,帮助你暂停排卵,怎么样?”

    姚苏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低首问道:“点穴?”

    “对。是医生对患者的那种点穴。”

    “那就点吧。需要脱了吗?”

    “必须的。”张凡简要地命令道。

    姚苏应了一声,跑去门边,把一只“免打扰”的牌子挂在门外,然后重新坐到椅子上,双手一动一动,开始一颗一颗地解扣子。

    “裤子。”衣扣完全解完之后,张凡发出的指令仍然明了。

    姚苏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张凡,表情有些装羞,心里巴不得对方直接下手,嘴里却说:“这……”

    “别想多了,脱吧。你难道在医院不看妇科医生?”

    姚苏心中一喜,把鞋脱了,褪下裤子,坐在椅子上,两手用力扳着两只小腿,仰头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张凡以医生的眼光瞟了一下,皱眉道:“你没学过针灸吗?隔着三角,我属实无法选准穴位。若是选不准的话,针下错了位置,弄不好避孕变怀孕也未可知。”

    听见此言,姚苏忙欠一欠,最后一道防线,将自己彻底解放开。

    张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中十分痛快。两人拍拖那么长时间,姚苏相当装逼,碰都碰不得,更别说驯服地自我解除武装了。此刻姚苏可是完全放段,如小狗巴结主人一般听话。张凡总算解了“一箭之仇。”

    “好了,不要动,因为妇科的事,都是内部附件的事,因此要用重手法点穴,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总比上环好一些吧?我能忍。”

    张凡先从宫口附近入手点中三穴,封住宫气;然后在左右各选两个穴位,镇住排卵通道。

    七穴点完,只用了不到一分钟。

    “搞定了。”张凡走到洗手间,哗哗地洗了一阵手,然后揩干手走出来。

    “这……就完事了?能解决问题吗?”姚苏意犹未尽地问。

    “一年之内,若无我点开穴道,你就是跟任何男人睡觉,也不会怀孕的。”张凡朗声道。

    姚苏见张凡确实并无他意,只好解嘲抬起笔直的长腿,用脚尖点了张凡一下,笑骂:“我跟任何男人睡觉?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快穿上衣服吧,别存心我,我很柳下灰的!”张凡笑道。

    姚苏不情愿地开始穿衣服。

    见她穿衣服时的情景太,张凡便去走廊里吸烟。

    回来的时候,姚苏已经穿戴整齐了,扑过来,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柔声说:“小凡,帮我怀孕的事,你回去再好好想想,想好了,给我个微信。记住,我已经对不起你,我要弥补自己的过错。”

    “不需要你弥补。”张凡大度地说。

    “我非要给你生个孩子。”姚苏急切而认真地说道。

    “你有完没完?、我妻子涵花很好,我只想和她安静地过日子,不想惹出事非来。”

    张凡有些烦了,心里在想,这个姚苏怎么搞的,比周韵竹还咄咄逼人!

    必须警惕她,否则的话,沾上手不好甩干净。

    “我不会给你惹麻烦,春耕之后,你可以甩手不管了,剩下的事我一力承担!”姚苏动情地说。

    张凡深深地苦笑一下,道:“这事以后再谈吧。我现在必须走了,时间到了,市府那边还等着我去取花款呢。”

    说完,告辞姚苏,像作案被追的小偷似地,逃出单间。

    待张凡离开后,姚苏在房间里站了好久,想起刚才在张凡面前那么大方地解除防线,这会儿缓过神来,才感到一阵阵害羞:刚才怎么回事?竟然像是被催眠了似地,那么听话……这小子,把人家全身都看遍了,最后反而是我求他要跟他生孩子,真丢人!看来,我在张凡眼里一点吸引力也没有了。

    愤愤地想了半天,轻轻把手放在平滑的腹部,暗道:毕竟,我欠张凡的太多,给他生个孩子也不过分,说什么也不能让由鹏举那劣质基因在我后代身上发扬光大!这是第一要务!

    张凡逃出饭店,一路回到市府,取了花卉的款,开着雪佛兰,向孟宅而去。

    上次无意间炼成了顺风耳,但无法调控顺风耳的开闭,张凡想约孟津妍一起去找师父,求师父教个开闭之法:想偷听时就能打开耳朵的功能,不想听时,直接着闭功能。

    孟宅处于近郊,公路两旁都是一片片高大树木,人行道两侧则是草坪的花坪。

    张凡的车在稀人少的一条林荫路上奔驰,只见路边枯叶随风卷起,仿佛来到野外。

    突然,张凡双手一抖,来了一个刹车,停靠在路边。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