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26章卫浮子

    张凡把身子探出车门,向路边看去。

    繁花点点的月季丛上,笔直地躺着一个人,正在含笑向张凡招手。

    而他的身下,就是月季的弱枝弱叶。他躺在枝叶的尖上,身体仿佛没有重量,有如躺在自家的大床上消遣午后的阳光。

    “喂,师傅,练功哪?”张凡冲他喊了一句,“不怕月季扎出血?”

    那人看着张凡。

    张凡打量此人。身形不高不大,纤细骨骼,细皮嫩肉,从手臂上和脖子里露出的皮肤白晰清洁,保养得非常好,脸上五官清秀,像一个读书人,不过,从细眉之下秀目之中透出的两道精芒,暴露出他身怀绝技的练家子身份来。

    他把上身欠起,一个驴打滚儿,从花丛上飘然而下。

    落地无声,一瞬间,已经站在张凡面前了。

    张凡看了看他躺过的地方,花朵依然,花叶依然,没有一点被压过的痕迹,不由得暗暗叫道:“高人!”

    张凡打开车门,跳下车来。

    没想到,对方出口惊人:“你叫张凡吧?”

    问这话时,口气是淡淡的,眼里的杀机却是一闪一闪,透过眉梢,传达给张凡。

    张凡这些日子修炼日精,身体已经能够隐隐地感觉到来自外界的气场:眼前这人的气场却是深带寒意,一片杀气!

    出口就能叫出张凡的名字,看来是有备而来!

    或许,他一直在跟踪着张凡的行踪,因此提前在这里设伏?

    “猜得不错。我正是张凡。不知你……”张凡上下观察对方,轻轻问道。

    “卫浮子,来自天山。”

    天山?卫浮子?

    从未涉及过武林的张凡,对这些江湖人物比较陌生,从未听过什么卫浮子。这名听起来很古气,有些腐味,还有点装逼。

    “噢,天山,卫浮子……”张凡自语道。

    “怎么没听说过吧?那我就自我打个广告。没听过卫浮子,你总听过武林武盟榜吧?”

    “这个听过,听说是武林每隔两年通过天下比武排出的座位名次,怎么,先生大名也在前百名?”

    “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卫浮子仰天举臂。

    笑够了,笑容却收不起来,仍然骄傲地挂在脸上,双手抱在胸前,倨傲无比地道:“前百名?笑话!我是华山清冽观掌门人,若是仅列百名,我华山派还混不混了?”

    “噢,那就是说,名次不低?卫先生的意思是不是说,名列十甲之内?”

    “上次比武排座次,我带病前往,惭愧,屈居第八!”

    第八?

    天下第八?

    听孟津妍说过,如云师父年轻力健之时,曾经得到第三!

    可见卫浮子的实力绝对非同小可!

    “噢,原来是十甲神级大师,佩服!佩服!”张凡微笑点头。

    “知道佩服就成!”卫浮子眼中露出得意之色,但随即便改换成愠怒之色,让张凡看得出来者不善。而他的口气,也马上就证明了张凡的担忧,“我听人讲,你对于武盟榜的前十甲,都不放在眼里?”

    什么?我张凡没把武盟榜的人放在眼里?

    张凡愣了一下。

    仅仅这一句问,张凡就已经明白背后发生了什么:一定是由鹏举跟卫浮子说,张凡口出狂言,小看天下武盟榜上人!

    “我对于别人的名次不感兴趣,我自己也不想跟这个榜挂着关系。”张凡冷笑着说,也算个解释。

    卫浮子微微一皱眉,冷笑道:“真的吗?哼,我听到的,可不是这个说法。听说你在同学聚会上,说武盟傍前十名在你手下都是烂屎。还对泰龙团的杀手说,武盟榜天山派的蜻蜓针曾经被你轻松接住,后来,那些针都变成你来给患者扎屁股的针了。”

    张凡不禁暗骂:这个由鹏举,果然下八烂!

    这谣言编造得好歹毒!

    也真得佩服由鹏举,编得有鼻子有眼,不由得当事人不信。

    “你信吗?”张凡问。他不想解释了,更不想分辨,根本没用的。

    该来的总会来!

    躲过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当然相信!我心里非常清楚,你有一个秘密!不为人知的秘密!你不知从哪儿得到奇书奇遇,短时间内突然变得功力非凡,听说一掌就能致命,因此你狂妄自大,产生了一统天下武林的野心!难道我说得不对么?”

    卫浮子双目凶光毕露,狠狠地看着张凡,恨不能生吞了张凡。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张凡也有些怒了,声音里带着冷峻。

    卫浮子白嫩的脸上,现出唐氏儿般的微笑,看似呆萌可鄙,细思极恐:因为那皮肤一阵阵改变颜色!红,白,红……攸忽之间,闪出一瞬紫色,相当怖人!

    看来,卫浮子已经炼成了淬火真身!

    凡是炼成到这个份儿上的武师,皮肤返老还童,身上没有半点多余脂肪,真气运行极畅,因此格斗出手,如鬼如电!

    据孟津妍给他讲过,江湖上,每一个时代,能炼成淬火真身的,区区数名而己。

    “哈哈哈哈,”卫浮子忽然收了功,恢复平常脸色,带着狡黠,“如果是的话,你来做一件事,我也来做一件事。”

    咦,这小子说话阴阳怪气的,老是卖关子!

    张凡感兴趣地一笑:“我做什么?你做什么?”

    “你要做的是,把那本书交出来;我要做的是,收了你的武功。”卫浮子很有些得意,意气昂扬地用了一个排比句,听起来朗朗上口。

    张凡微微一震,寒意顿生:难道,《玄道医谱》已经在武林中泄露消息了?

    知道其中奥妙的,应该只有赵常龙祖孙两个!

    而据常识判断,赵氏祖孙跟武林根本不搭边儿!

    为了试探对方底细,张凡假装蒙逼地问:“哪本书?我手里的书多了去了,是哪本?”

    “一本医武秘籍!你一定得到了一本秘书,才成了神医,有了超绝功力!跟我装什么糊涂?”卫浮子喝道。

    这样一说,张凡的心放下了一半:看来,对方只是猜测,究竟是哪本书,对方根本不知道。

    尽管如此,由鹏举添油加醋地把张凡的神功一说,这些武林中人都会明白,一本能让普通小子突变神功的书,一定是天下绝书!

    对武林秘籍有着极端嗜好的武林高手,怎能不舍命狂追?

    看来,在由鹏举的推波助澜之下,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