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27章蜻蜓针

    “呵呵,我说卫村夫,你在山里闭关修炼,走火入魔了吧?大脑产生幻觉?”张凡话里连嘲讽带轻蔑。

    村夫?他管我叫村夫?卫浮子一愣:张凡这小子好像一点也没有恐惧感!

    大凡人类,没有恐惧感可能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实力占优,一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卫浮子理解的是后一项。

    姓张的这小子还没有出道,当然是气盛血旺,面对天下武盟榜上的名人卫某,你竟然敢用这样口气来说话!

    卫浮子脸部肌肉扭曲了,声音变得阴厉悠长,听起来像远处传来的狼嚎:

    “张凡,不要自恃有点武功,打倒过几个保镖,就以为了不起!武林之中,你的那点三脚猫功夫,连个屁都算不上。”

    “屁都算不上?你放个屁出来,比一比?”张凡同样还以颜色。

    卫浮子被张凡一句话堵回来,气愤又是添了几分:

    “看来,不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正宗武功,你是不会尿裤子的!”

    “请请请,我倒要看看天下第八的卫村夫有什么像样的神技!”

    张凡一边说,一边退了两步,腾出空地儿,让对方施展。

    卫浮子腾地向后退了跳,摆了一个门户:“好,看准了!”

    说着,手向袋内一掏,迅即出手一扬!

    此时,路边一处坟场上,正有一只乌鸦飞起来,约有几十米高。

    也是这只黑鸦该死,卫浮子手一出,只听它惨叫一声,忽然打着旋儿,从高处直落下来。

    “扑”地一声,摔在路面上,一动不动了。

    “好,有点功夫!”张凡慢慢地拍掌,有分寸地叫了一声好。

    卫浮子眉毛带着得意,轻轻一挑,“哈哈哈,索性告诉你吧,我这是天山清冽派独门暗镖,名叫蜻蜓针,百米之内,可穿铜钱而过,可穿断蚕丝,若是取人招子,如探囊取物一般,一针叫你独眼龙,两针叫你一抹黑!”

    “这么厉害!真长特么见识。”张凡不无嘲讽地道。

    卫浮子正在得意,竟然没听出张凡话中的讥讽,反而以为张凡夸赞他,便更加兴奋地炫耀道:

    “而且,这针被五步蛇毒煨过,着体毒即散,中了针,一头牛也挺不过一分钟!张凡,你能抵挡么?”

    这点张凡是相信:刚才眼见得那乌鸦是在空中先中毒死去,然后才落下来。

    看来,这天山清冽派是玩毒的门派,污得可以!

    张凡仍然微笑,说出来的话却是相当噎人:“不过,卫村夫,有一点你不明白,我张凡最讨厌别人恐吓我。我跟你说句实在的:你要是跪着求我,没有我不答应的。你要是恐吓我……嘿嘿……滚泥马个鳖犊子!”

    这句准国骂一出口,卫浮子更是添了新的几分愤怒。

    “不作对不会死!你知道吗?我本不想出手,以我在武林中的身份,杀死一个门外汉,有损我的清誉。不过,我的耐心有限!”

    卫浮子眼里精光四射,双拳紧握,拳气凛然。

    张凡以话激怒对方,乃是他的计策:这个卫浮子功夫相当了得,蜻蜓针一针打下乌鸦,而张凡近在眼前,若躲闪不及,真的很有危险。

    因此,他故意以话激怒对方。

    人在愤怒时,智力和准确度都会下降。

    然后,张凡可以先下手为强!

    “呼!”

    卫浮子正待还口,只觉得风裂长空,呼啸而至。

    张凡欺身而上,以毫无征兆的袭击,向卫浮子劈出一掌!

    这一掌,乃是小妙手激荡气浪,空中划了一个虹线!

    那绝顶的爆发力,仿佛炮弹出膛那一刻的气爆!

    高频超声震得周围树木为之一倾!

    枯枝纷纷落地,新枝摇曳不己!

    超级掌速!神级掌风!

    卫浮子大吃一惊!民间竟然有如此高人!

    卫浮子并非常人,反应极快,身体向后一仰,一个后空翻,腾空而起。

    在空中大头朝下之际,右手一甩,一道细细的银光,向张凡面门直射而来。

    蜻蜓针出手!

    张凡正待向前一步,一掌击落空中的卫浮子,但见眼前闪电般的银线一条直奔而来,不得不向后一退,躲过蜻蜓针,随即也是一个后仰。

    但这一仰,不是后空翻,而是直接仰倒在路面上。

    卫浮子轻松落地。

    看到倒在地上的张凡,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中竟然产生几分英雄相惜,慢慢向前走了半步,看着张凡,轻轻说:“张凡,你身手不错。不过,悲哀的是你遇到了我。我本不想一针刺死你,无奈你偷袭我在先。这样一来,你死后冤魂,不要来找我麻烦。”

    然后,又笑意盈盈地轻轻叹了口气,“唉,这么年轻,就死了。你妈会难过的。”

    说完,转身向路边树林走去。

    刚走上草坪,忽然身后传来说话声:“蜻蜓针?不错,又细又直,什么钢号打制的?”

    卫浮子一惊,回转身看去。

    只见张凡坐在地上,手里捏着那根蜻蜓针,正冲他含笑问道:“卫村夫,我问你哪,你这是什么钢号打制的?哪天我也找人照样打制几根,给患者扎屁股针,正用得着它。”

    卫浮子脸色由黄变白,由白变黑!心中一百二十个震惊:

    我去!

    逆天了!

    武林界的逆天大事!

    这个张凡竟然接住了我的蜻蜓针?!

    卫浮子的蜻蜓针修炼三十年,用过n次,n1次是直接取人性命。平时用它打些鸟禽野物,没有不中的。用来打苍蝇,如果打在苍蝇肚子上都不算打中,每次都能穿苍蝇之头而过!

    怎么竟然被张凡以手指接住!

    这小子是神不是人!

    张凡手捻蜻蜓针,微笑道:

    “不过,我不夺人之好,这根针就还给你吧。”

    张凡说着,小妙手一挥,蜻蜓针直奔卫浮子而去。

    他没练过飞针神功,甩出去的针摇摇晃晃,在空中打着旋儿,被卫浮子一低头躲了过去。

    躲过了这一针,卫浮子向前一纵,双掌如钩,向张凡身上抓来。

    张凡刚好站起身,卫浮子掌钩己到。

    只见十指弯弯,指尖冒着寒气,空气仿佛被这寒气所凝固!

    张凡小妙手猛地一摆,与卫浮子的双掌在空中相撞!

    一道巨大的力道,从双掌掌心直向卫浮子双臂袭去!

    双臂立即失去知觉!

    身体如同坠空的乌鸦,向后飞去。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