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28章包办婚姻

    “扑!”

    重重地落在马路牙子上。

    骨头与石头相撞的声音隐隐传来!

    卫浮子胸口一热,哗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咬紧牙关,从地上挣扎起来,坐在马路上,双眼惊恐望着张凡,心中惊道:这小子,简直是传说!那一掌,轻描淡写,却如同推土机的大铲斗!

    “你,你是哪门派的?什么功?我卫浮子怎么没见识过?”卫浮子见张凡走过来,情知死期来临,便想在临死前弄个明白。

    “我没功夫,也没门派。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后别老拿武盟谱说事儿!那是你们武林圈里自娱自乐的事。还有,以后不要再来找麻烦,若有下一次,我出手就没有这么礼貌了!”张凡教训道。

    卫浮子见张凡不杀他,松了一口气:毕竟,眼前这小子杀我如同杀鸡。既然是鸡,对他就没有什么威胁,杀什么!

    眼前的张凡,在卫浮子眼里,已经是神级存在!

    他非常不情愿,但现实摆在那儿,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凭自己的功力,连张凡的一半都不到,如果拼命,那就是螳臂挡车。

    张凡这一掌,彻底把他几十年来建立的自信打得烟消云散了!

    武盟第八的名头,此时成了可笑!

    “我可以不来,但你欠下天下武盟一个说法!总会有比我更强的人出面的!”卫浮子对眼前这个毁了他武林地位的年轻人,恨得咬牙切齿。“那时,你会死得很惨!”

    张凡轻轻哼了一下:“你输了就是输了,不要拿别人来给自己装门面!”

    “你别高兴太早,”卫浮子费力地爬了起来,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武盟榜中好多人都跟你没完,你的末日不会太久的。”

    张凡有些生气:这小子输人不输嘴!

    看来,不给他留点记性他还会张狂。

    张凡随手一捏,如闪电一般,从卫浮子耳朵上扯下一块,扔到路边。

    卫浮子还没明白,只觉得耳朵上一麻,用手一摸,天哪,少了半块耳朵!

    “啊!”他向后倒退两步,生怕张凡把他的另一只耳朵也揪下来。

    张凡走前一步,抬脚踩住那块耳朵,用皮鞋底用力一碾,碾成肉末,然后把鞋底在路边的沙子里蹭了几下,教训道:“以后少装逼,知道吗?装逼的后果是没耳朵!”

    说完,一转身钻进车里,发动起来开走了。

    卫浮子捂着流血的耳朵,呆呆站在那里:这小子,举重若轻,跟我对招儿,根本没有用上全力!

    难道,武林中的不世人才面世了?

    一个武林的新时代要开始了?

    哼,也未必,张凡这小子,未必能活到一统武林那天。由英家族势力强大,正在到处延揽武林力量,张凡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武林,即使他再强,最后也只能自食其果。

    卫浮子想到这里,又心疼地看了看路边那滩肉泥,惨然而愤愤地暗道:耳朵,你不会白白牺牲的!

    张凡一路开车来到孟宅。

    孟津妍正在家里泡好了茶等他,一见张凡到来,便拉下脸子说:“我要离家出走!”

    “什么?离家出走?”张凡打量着她,“莫非,你……疯掉了?”

    “没疯,所以才要出走!”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凡大声催问。

    孟津妍一叹气,道:“我爸要给我介绍男朋友。”

    张凡愣了一下,心中的感情相当复杂:她嫁了,也就不会再来缠我;

    不过,她嫁了……张凡内心里却有一股不好受的滋味儿:毕竟,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那些经历过的事,历历在目,若是有一天她突然成了别人的怀中宠娇,张凡还真的难以转过这个弯子。

    张凡轻叹一口气,平息住内心的慌乱,故作轻松地开玩笑道:

    “处男朋友,那是好事呀。古人说的好,‘女大不中留,一留留出仇。’况且,你爸给你物色的男人,条件能差吗?依我的意思,别出走,去和他见见面,相中了,赶紧收拾一下嫁了吧。”

    “你是存心看我玩笑!”孟津妍抡起茶盖,假装要打张凡。

    张凡笑嘻嘻地闪开了,道:“不是看你玩笑,我觉得你家包办婚姻哪!什么年代了!”

    “我跟我爸说,就是不想嫁人。我爸生气了,跟我来硬的,说是这事就这么定了,哪天跟男方定个时间,双方见面。张凡哥,你说,我怎么办?”

    孟津妍说着,又难过起来,娇样堪怜,泪光闪闪。

    “我……”张凡为难了。这事,他怎么管?

    “你不是挺有主意的人嘛,帮帮我嘛!”

    “你这不是逼鸭子上架吗?我帮你,我以什么身份帮你?你男朋友的身份?”

    “哼,不帮就不帮,咱们一刀两断!我随便找个男人嫁了,这样你高兴了吧?”

    孟津妍说着,一扭腰身,眨巴眼睛,一串串地流下泪来。

    张凡忙哄道:“你别哭,我帮,我帮还不行吗?”

    “真的?”孟津妍属于“六月天,孩儿面,说变就变”的那种,一听张凡要帮忙,一下子破涕为笑。

    “这样吧,哪天你们见面的时候,你找个理由通知我一声,我也到场。”

    “太好啦,你一到场,那家伙准保大惭而退!”

    孟津妍是满意了。

    而张凡却是陷入了苦恼:无意间又揽了个苦差事。

    破车好揽载!

    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好,去去去,不想它。

    一边喝茶,张凡一边把自己顺风耳的事讲给了孟津妍,要她想办法跟师父联系一下,问问师父有没有什么开闭顺风耳的办法。

    孟津妍一口答应下来,说抽出空来就去见师父。

    张凡离开孟宅,绕道去大药房买了十几种草药,准备回家给乐果嫂配制舒痕膏药。

    回到家里,发现涵花不在家,打手机一问,原来她去地里帮父母间苗去了。

    涵花不在,张凡没什么事干,便回到医务室配药。

    按照《玄道医谱》“舒痕甲子方”,张凡配了一副膏药。

    本想明天抽空去镇上给乐果嫂贴上,恰好收到乐果嫂的微信,微信中,乐果嫂说,她从今天早晨起床,就心慌意乱,不知中了什么魔,要张凡过去给她看看。

    张凡看看时间,现在才下午两点不到,反正医务室也没人来看病,不如去镇上看看乐果嫂。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