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29章魂引

    走进农药店,乐果嫂正眼巴巴地盼着他,见他进来,激动得发抖,迎上前来,双手抓住张凡的手。

    张凡感觉到她手心冒冷汗,气喘得也不平,浑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女人汗香味儿。

    “你可来了!”她牵着张凡的手,放到自己的脸颊上,紧紧地贴在上面。

    张凡低头近距离观看,只见她病态恹恹,眼中无光,脸上苍白如纸,虽然身材丰腴修短,体态依旧,但整个人却显得没有精气神儿。

    “你病了?”张凡关切地问道,顺势把手从她的脸颊上取下来,一手抓过她的手腕,把脉搭上。

    指尖轻触,脉象立刻呈现出来:涩而不流,气血阴阳不通,迟而无力,乃是阴寒之脉。

    而脉中寒意浓郁,似悲似苦,冤气结节……

    张凡不禁脱口惊呼:“伤魂寒!”

    他两根手指搭在她的脉关上,一阵阵寒气自打她脉中浸出来,几乎把他的两指浸寒!

    什么阴寒侵入她体内,以至于如此寒气逼人?

    “你冷吗?”张凡问道。

    “冷,你看,我外衣里面还穿了毛衫。”乐果嫂说着,便掀开外衣,露出里面红色的毛衫。

    张凡略略镇定一下,伸手探入她衣里腋下。

    正如体温计要夹在腋下的道理一样,腋下乃是全身体温表现最明显的地方。

    乐果嫂掀开外衣,原本就有这个意思,见张凡果然妙手径直袭来,不禁诚心接纳,旋即将玉臂微抬,让张凡将手实实在在地拭在腋下。

    张凡三指搭在腋窝,过了半分钟,微微皱眉,心中暗叫不好。

    他觉得入手之处,肌肤寒彻,一阵阵瑟瑟发抖。

    “嫂子,你冷得厉害吗?”张凡一边将手换到另一边腋窝里,一边焦急地问。

    “全身无力,你来之前,我还捂着大被呢。小凡,姐这是怎么啦?”她不再自称嫂子,而是改成了姐。

    “你往后退两步,站稳,让我看看。”

    乐果西施忙后退两步,忸怩站立,如风中摆荷。

    两人对面相视。

    张凡微皱眉头,打开神识瞳,从头顶开始向下,直到足踝处,给乐果嫂全身上下一番透视。

    一下子明白了:

    乐果嫂全身笼罩一层阴魂!

    阳气被阴魂罩住,因此全身阴寒不己。

    难道又是鬼崇?

    未必!

    与以往不同的是,她身上并未发现有任何鬼魂痕迹。

    这是为何?

    难道鬼魂躲在远处,玩遥控?

    他绕着乐果嫂身边,转了一圈,仔细观察。

    忽然发现地上一条黑色气流,细如小蛇。

    魂引!

    张凡心中一惊!

    《玄道医谱》曰:“人以群聚,魂以类分。凡散魂者,来去无踪迹,而精魂壮鬼,则所到之处,魂引缭绕而三刻不绝也!”

    只见那魂引从乐果嫂脚下,曲曲弯弯地向后屋延伸而去!

    也就是说,一个鬼魂正在这条引子的另一端呢,而鬼魂的魂引则控制了乐果嫂的身体。

    原来还是鬼崇作怪!

    张凡向后屋的小门冷眼看了一下,然后示意乐果嫂别出声。

    他踮起脚,走起猫步,慢慢向后屋踱去。

    后屋的门欠着一条细细的缝。

    张凡侧身躲在一边,探出头向里边望去。

    月光之下,只见一张大床上,横躺着一个男人。

    此人黑脸黑肤,浓眉大眼,身上衣衫破损,从破损之处,露出深深的伤口……张凡猛地一惊:这不是乐果嫂的老公黑子吗?

    黑子不是在外地么?怎么人没回来,魂先回来了?

    而且这魂是受了重伤的魂。

    莫非黑子出了事?

    张凡没有声张,他担心乐果嫂刺激。

    悄悄把门掩上,回身小声道:“嫂子,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给黑子哥打个电话,问问他那边情况怎么样?”

    “不问,我才不给他打电话呢。他在省城跟那个骚人在一起,我还给他打电话干嘛!?”

    “还是打吧。”张凡劝道。

    “你来了,我更不打电话给他,有空我们多聊一会天也比跟那死鬼说话强。”

    死鬼?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乐果嫂的话,非常不吉利,大有凶兆!

    莫非被乐果嫂说中了?

    “你还是打一个电话吧。我有一个预感,黑子哥可能……不在了!”

    “啊?”

    “这个不肯定呀,我只是猜测,你打个电话,看他接不接,不就明白了?”

    乐果嫂狐疑了一会,便拨了黑子的手机。

    没信号!

    既然没信号,问题就严重得多了。

    张凡心里已然明白了几分,黑子八成死了,而后屋里的黑子,乃是阴魂恋乡而还。

    “难道真的出事了?”乐果嫂惊得小鼻子都歪了,而且在鼻尖处沁出细细的晶莹汗珠。

    “你给省城警察局打个电话问问,有没有发现无名尸之类的事情发生。”张凡道。

    “呜……”乐果嫂不禁哭泣起来。

    毕竟夫妻一场,她当然心中害怕真的出事。

    “别哭了,先打电话吧。”张凡帮她拨通了省城警察局的报警电话。

    一问才知道,当地警察局正在为一对无名男女尸体发愁。

    原来,今天上午,警察接到一个村民的电话,在山沟里发现一对无名男女尸体,看样子是被抢劫之后打死的。

    现在有人打电话寻找丈夫,警察局那边马上发来现场男尸照片,要乐果嫂辨认。

    手机上的现场照片虽然不太清楚,但绝对是黑子无疑。

    “黑子,你死得好惨!”乐果嫂嚎了起来。

    张凡轻轻安慰:“你别太伤心,现在关键是要去给黑子处理后事,还要协助警察破案呢。”

    乐果嫂慢慢平静下来,两人商量了一下,乐果嫂决定次日启身去省城。

    张凡帮她在网上订了车票,订标之后,看看天快黑了,他便让乐果嫂先到街上去,而张凡自己走进后屋。

    黑子的阴魂刚刚睡醒,见张凡进来,以为张凡看不见他,便跳起来,躲到床尾。

    “别装了,黑子哥,我看得见你。”张凡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

    黑子被点破机关,魂灵一震,阴气森森地说:“你到我家干什么?”

    “这里现在不是你家了,你的家应该在地府!你还不去地府报到,磨磨蹭蹭,错了时辰,小心错过了投胎时辰,变成野鬼不得投胎转世!”张凡义正辞严地道。

    “我不去。我要找到杀身仇人,报仇血恨。”阴魂阴沉可怕地说。

    “杀你的人是谁?有什么特征?”

    “我和女友被骗去农村养鱼池钓鱼,半路被停车杀掉。”

    “记得那车号吗?”

    “不记得,但那是一辆拖斗车,驾驶室坐三人那种。”

    “司机长什么样?”

    “当地口音,方面大耳,左腮有一颗红痣。”

    “好了,有了这些特征,他基本跑不掉了,我马上给当地警察局报案。你赶紧去地府报到,不要再来纠缠乐果嫂。你生前抛弃了她,死后不要给她再添麻烦。”

    “可是,这里是我家,我要跟我媳妇睡觉。”

    “你还没有睡她呢,她就已经阴寒附体如患大病!你难道真的要害死她?”

    张凡愤怒起来,随手掏出鬼星骰,喝道:“走不走开?不走开的话,把你收进骰里!”

    黑子抬眼一见,张凡手里的小东西放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而它的魂体被刺之后,顿时左右摇摆不定。

    他情知是捉鬼利器,不敢再逗留,打了一个拱,便逃走了。

    而张凡低头再看地上的魂引,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

    “嫂子,你进来吧,没事了。”

    乐果嫂重新进门,果然脸色恢复了红润,只是上面还挂着泪珠。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