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33章科长被打惨

    两个随从看了看地上的水桶妇,不敢回答。

    张凡脚尖稍微用力,水桶妇俯身向下,被紧紧踩在地上,双波挤压成双饼,欲爆欲裂,疼得厉害,扭动肥躯,如果捆了四蹄的驴一般,各种挣扎,嘴里塞着纸,哭不出声,让人看了,样子极为解恨。

    张凡觉得收拾得不够痛快淋漓,直起脚尖,叭叭两脚,分别踢在两个随从的肚子上。

    这两脚,踢得个狗腿子肚子里翻江倒海。

    两个平时作恶多端的家伙,忍痛用手捂着肚子,却不敢叫出声来。

    张凡怒道:“平时欺负人,作恶够多了吧?要不要我再断你一条腿?”

    两人眼里透出乞怜的神色,似哭似笑,膝盖半弯,似跪似立,尿意袭来,湿了裤子:“大夫,我们错了,真的错了……”

    “给你们个改邪归正的机会,给我狠狠地打!”张凡指着地上的水桶妇喝道。

    两人犹豫地互相看着:妈呀,打了老板娘,回头饭碗就砸了!

    二人为难地一动不动,“爷,你找个别人让我们打,她是我们老板娘。这……”

    张凡冷笑道:“不打的话,你的另一手也没用了,一齐废掉吧。”

    说着,如闪电般抓住二人两只未断的手,轻轻一握。

    二人只觉得自己的手被老虎钳给钳住,顿时疼得眼冒金星!

    妈呀,这个人是机器人哪!手劲太大了!

    手骨快碎了!只要他轻轻一拧……

    二人胆寒心惊,好汉不吃眼前亏,躲过这场大祸再说,况且,地上这个娘们儿对我们俩男人也是……一头老牛,啃两片嫩草,啃得我们肾亏大了,回家都不敢上媳妇的床!

    这样下去,早晚被这头老肥牛给榨干了骨髓!

    不如就此翻脸!

    “我交待!”

    “我也交待!”

    两个随从眼泪汪汪地说道。

    “她是省城卫生局宋科长的姐姐,他老公是江清市卫生局局长,姓诸,两个人在省卫生局有根子,所以办了一个中草药协会,由她来管理。这个协会名义上是进行行业监管,其实是逼迫各家诊所到她开的中草药公司批发药材,以获取暴利!”

    “暴利?”

    “对。价格比批发市场高一半。”

    “干几年了?”张凡问道。

    “有五、六年了,赚了无数黑心钱!各家诊所进了高价药,没办法,只好提高零售价。结果,把老百姓坑了。这几年省城中药奇贵,都是她搞的。”

    “就没人敢反对?那些诊所都是吃素的?”张凡十分不解:一个卫生局的小小科长,就能把省城诊所全搞定?这背后一定有更深的背景。“是不是有更大的后台?”

    “后台,我们不知道,也不敢乱猜,大夫,我们不想脑袋搬家呀!”两个随从一把鼻涕一把泪。

    “那……”张凡不想继续逼问,再问的话,这两人真的可能被背后的黑势力灭掉,便问,“这婆娘是用什么法子整治不听话的诊所的?”

    “她老人家可是毒呀!哪家要是敢于不进她的药,她弟弟宋科长就出面找人家的麻烦,以卫生局的名义整人,不是吊销执照,就是巨额罚款!去年秋天,一个老中医的诊所就被她给逼得停业了,老中医夫妇俩交不起巨额罚款,双双上吊死了。”

    两个随从“控诉”起来,义愤填膺!

    “真的吗?”张凡震惊了。

    “这事还有假?目前,老中医的儿子到处上访申冤,没人搭理他,上星期有个大官来省城,老中医的儿子堵车喊冤,被车轧断了双腿……网上有报道。”

    张凡在网上见过这个大新闻,不过,并不知道内中细节。

    原来,竟然是眼前这个女人作的恶。

    蛀虫蛀虫,蛀我长城!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蛀虫,都该扔到藏獒笼子里!

    张凡也不再为难两个随从,拿起圆珠笔,向水桶妇嘴里一抠。

    废纸团被抠出来,水桶妇长长地舒了口气,眼里却是现出即将被屠宰的恐惧。

    张凡将她头发扯起,提起头,向地上一掼。

    “当当”撞了几下,喝问:“刚才他俩说的是真事不是?”

    水桶妇还想顶一下,一双死鱼眼瞪着随从,骂道:“你俩等着,老娘整死你!”

    “你没机会了,我可以现在就整死你!”

    张凡扯住她头发,向外一扯!

    一绺头发,带着头皮,被扯了下来,血流如注,随手将头皮扔到纸篓里喝道:“说不说,不说的话,把你的毛全拔光!”

    水桶妇下意识地拢了拢四肢……这回,她是真害怕了。

    她抹了一把头皮,满手是血,求饶道:“是真事,是真事,饶命呀!”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呐喊!

    接着,一个圆头胖汉,领着四、五个制服人员,闯了进来。

    这几个制服人员,个个跟打手似的,看来平时为虎作伥惯了,一进门就到处踢蹬,把门口的雨伞桶和花盆都踢碎了。

    水桶妇一见,如同见了救星,尖叫起来:“小弟,快救老姐!”

    圆头胖汉就是水桶妇的弟弟,省城卫生局宋科长!

    见姐姐被摁在地上一脸鲜血,宋科长顿时暴怒如虎,“反了,简直反了!”

    冲身后几个制服叫:“还不上!”

    几个制服喊了一声,一齐冲上前。

    张凡伸出圆珠笔,“嗖嗖嗖嗖”!

    四下子,点在重穴之上!

    四个制服身子一歪,直挺挺地倒地不起。

    他们全被张凡在胸口点中瘫穴,除了胸口上留下一个血窟窿之外,通体瘫痪!最少要一个时辰才能恢复。

    宋科长见状,后退两步,“你,你是谁?你不知道你打的是国家公务员吗?”

    张凡懒得说话,一个箭步冲过去,劈手揪住他的衣领,抡起巴掌,叭叭地开扇!

    重重地,每一下,都打得宋科长晃当一下脑袋。

    几十巴掌下来,宋科长的脸肿得像大馒头,眼睛只剩一条缝,鼻血快流干了,一口大牙,所剩无几!

    张凡这才消气,放下手,踢了一脚瘫倒的宋科长,骂道:“别机八装死,给我跪好!”

    宋科长被打得失去了平时的牛逼气,内心完全屈服,听见张凡要他跪好,忙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双膝着地,双手扶地,跪得规规矩矩,仰头望着张凡,眼里全是乞怜。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