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35章郑芷英失踪案

    “哈哈哈。你有所不知,兰情蜜意乃是仙家最上乘仙法,是控神术的一个分支,天下修真之人无数,能有此术者寥寥无几。看来,你大有花缘哪!”

    “小妙手染上兰情蜜意,究竟会有多厉害?”张凡担心的不是“不厉害”,而是“太厉害”。它太招惹是非呀!

    “有多厉害?我告诉吧,一摸移情,二摸偷心,三摸非你不嫁!“

    好厉害!

    张凡内心一惊:三摸非你不嫁?我给好几个女子做过按摩,岂止三摸,已经是n摸以上了!难道她们现在都是“非张凡不嫁”了?

    细思极恐!

    涵花、周韵竹、林巧蒙、孟津妍、沈茹冰、乐果西施……难道这些女人已经全都要我当老公?

    我总不能把她们一个个娶回家,成立一个阵容可观的后宫团吧!

    再说,我已经拥有涵花,美若仙子,我夫复何求?

    “师父,她们非我不嫁的话,岂不误了她们终身!师父,你一定有什么办法,化解开这个死结!”

    如云道长微笑良久,摇摇头道:“万事都有个解法,唯有情之结无解!”

    “无解?我……”

    “爬一道岭,唱一路歌;是福是祸,顺其自然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船过桥头自然直。我今天给你指出来,只是想要你善待她们。”如云道长道意十足地道。

    张凡大失所望:这不跟没说一样吗?还是没有办法呀!

    静坐一会,长长地叹了口气,心中出现一团团的暗影,忧虑起来:这眼前,光是涵花和孟津妍,就已经剑拔驽张了,要是周韵竹等厉害角色参与进来,醋海大翻波,局面肯定失控!

    第二天上午,张凡和涵花回到张家埠刚要给市府送花,忽然接到周韵竹的电话。

    张凡从未听见周韵竹如此情绪失控,声音简直都疯狂了:“小凡,不好了,郑芷英失踪了!”

    郑芷英!

    失踪?

    卫生局尤林国处长的妻子,那个美丽文雅的美少妇。

    在张凡印象里,她一举手一投足,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知性女子的风韵。

    上次她儿子得了鬼病,张凡用鬼星骰给治好了,她一直心存感激,还开车到张家埠,给张凡家送来了几箱子年货呢。

    “失踪了?不可能吧?”确实难以置信。

    “两天了!手机没信号,亲朋家都问过了,人不见了,人不见了。”周韵竹声嘶力竭地喊。

    周韵竹和郑芷英是闺蜜,郑芷英失踪了,好比是周韵竹的亲姐妹失踪了。

    “这……可不可能是去哪玩了?”

    “玩什么呀!她家里放着一个五岁的孩子,她怎么可能独自去玩而且不告诉家里!”

    是呀!张凡感到事情严重,越发地紧张。

    “小凡,这几天她跟你联系过没有?”

    “没呀。”即使真的联系过,张凡也不会承认,因为周韵竹的嫉妒力非凡,他不会主动惹事,更何况此时涵花也在身边呢。

    “完了完了,芷英呀……”周韵竹哭了起来。

    “报案了?”

    “早就报了。”

    “警察怎么说?”

    “吴局长我还急!”

    “他有这么敬业?”张凡怀疑地道。

    “这次他非常敬业。因为郑芷英是大学老师,这事在大学生中传得很猛。上级非常重视,吴局长压力很大,组织人手到处找,全市网警都在查监控录像……”

    “得到了什么线索?”

    “警察从录像里发现一个中年男人跟踪她,然后就没线索了。”

    中年男人?

    张凡一惊!

    那个跟踪张燕的中年男人又浮现在他面前。

    中年男人,诸局长……一连串问号在脑海里闪过。

    张凡忙说:“周姨,你先别着急,我去警察局看看录像再说,也许,我见过那个中年男人。”

    “是吗,那你快来,我在市局等你。”

    这次,虽然是周韵竹找张凡,但涵花并未生气,而是催促张凡快点收拾一下出发。毕竟那个郑芷英她见过,人不错,而且看上去一点也不浪,是不会勾引别人家男人的。

    张凡驱车赶到市警察局,看见周韵竹正在大楼前等他。

    张凡从未见过周韵竹如此焦虑,便安慰她两句,二人一同来到吴局长办公室。

    吴局长正坐着发呆,见张凡到来,忙让坐倒茶。

    见吴局长一脸苦相,张凡问道:“吴局,有什么为难的吗?”

    吴局长双手一摊,长长叹气,道:“这个案子影响太大,弄得人心惶惶,妇女们天一黑就不敢上街了。省里市里领导都发了话,叫警察局限期破案……唉。”

    “你也不用特别着急吧。”

    “你有所不知,省市里主要领导调换了,新上任的领导早就瞅我不顺眼,这回,弄不好,我这个局长要被撸了!”吴局长平时威风凛凛,没想也有脆弱的时候。

    通过以前几次接触,张凡感觉吴局长这人不坏,虽然身上有点小毛病,便笑笑说:“我有点线索,也许能帮上忙。”

    “啊?”吴局长全身如装了弹簧,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张神医有办法?”

    “有,也许没有,先去看看录像再说。”张凡端住架子,不想把话说“过”了。

    “快请!”

    三人来到技术处,只见一排排电脑前,好多网警正在回放录像,一片肃穆,气氛相当紧张。

    吴局长叫网警回放那段监控录像。

    画面是在晚上,郑芷英看来是刚刚从江清大学里出来,一个人走在街上。

    她身后不远处,一个中年男子紧随着她,不远不近,跟了有一条街。

    张凡让网警把男子面部定格、放大。

    张凡定睛一看,马上确认了:就是在江清大学校园里跟踪张燕的中年男人。

    这小子果然又出现了!

    张凡一阵激动,手心沁出了汗。上次被中年男子脱身之后,他最担心的是中年男子再也不出现,从此石沉大海。

    这回,不能再便宜他了。张凡暗道。

    最先那次,这个中年男子在乐果嫂车祸现场给诸局长打过电话,两人肯定互相认识,警察通过诸局长,应该能确定他的身份。

    但吴局长……张凡心眼一动,留了一个后手:很明显,上次为了行医资格证,张凡在卫生局局长办公室里发生的那件事,当时的情况是,诸局长一个电话,吴局长马上带人赶来了,这说明吴局长和诸局长关系非同一般。

    而现在……万一吴局长为了包庇诸局长,事先给诸局长透风,诸局长通知那个中年男人潜逃掉,那可真的是“泥牛入海无消息”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