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36章带病坚持工作

    宦海深深!这些当官的,你不可以小看他们!个个心机缜密!

    想到这,张凡平静地摇了摇头,说:“从未见过这人。”

    “张神医,你有什么看法?”通过几次接触,吴局长对张凡膜拜如神,一心想张凡能妙手破案,帮助他走出困局。张凡的担忧其实是多余的,即使他和诸局长关系再铁,面对目前的情况来判断,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是:破案,破了案子,才能保住官位。

    “看来,是被人绑架了。”张凡淡淡地说。

    一直站在旁边观看的几个网警和刑警大队重案组的人,看见吴局长竟然向一个外人请教,而且这个人这么年轻,形象上根本与神探无关,他们不禁心中不是滋味,脸上出现各种鄙夷。

    张凡虚与委蛇应酬着:“吴局长,现在关键是找到这个中年男人。”

    话音刚落,重案组组长哼了一声,一脸不屑地道:“这个还需要外人来说?谁都知道要抓住他,你可以不必重复了。”

    张凡一愣,觉得这个重案组组长有些“托大”:局长在此,你竟敢对局长请来的客人如此无礼?

    其实这中间有另一层关系:这个重案组组长,是省警察局副局长的小舅子,因此在局里一直以“监军”的地位自居,平时比较骄横,连吴局长也让他三分。

    组长的话一出口,真是令张凡吃了一惊:在警察局这样的地方,也有装逼鸟人出现!

    “即使我不重复的话,难道组长你能找得到他?”张凡不轻不重地回敬了一句。

    重案组组长哼了一声,扬了扬脸,斜视张凡,轻蔑无比地道:“破案工作,是专业技术工作,闲杂人等懂什么?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半斤哪,还是八两!”

    重案组组长越说越下道,如果继续下去,场面会十分违和!

    目前关键是营救郑芷英!

    张凡便缓和一下气氛,说:“好了,组长说得对,这事还是警察亲自处理好,我只是做为一个报案人,前来查看一些可能的线索而己。”

    重案组组长得意一笑,声音冷冷地讥讽道:“既然有自知之明,何必跑来警察局冒充大瓣蒜!你以为我们这些警察都是吃素的!至于你说的‘线索’在哪儿?是不是想悬赏奖金想昏头了?”

    这话够恶毒了!

    明摆着是要刺激张凡,把事情搞大。

    张凡耸了一下肩,不回应:他今天就是不想节外生枝跟警察闹出纠纷。

    见到张凡受屈而不回应,周韵竹看不上眼了,在旁边说道:“我说组长,话可不能这么说!什么叫冒充大瓣蒜!你知道张先生是谁吗?”

    “谁?莫非是福尔摩斯?”组长嘴角带着无比的嘲笑。

    “福尔摩斯算什么?他是神医!”

    “神医?”组长乐了,闹了一六三四五,原来是个神棍呀,“什么神医!不就是江湖郎中骗钱骗色吗?我一年抓过多少个这类街头烂人,都送拘留所啃窝头去了。哈哈。”

    组长的话,看似在骂张凡,实质上却在暗示周韵竹与张凡关系暧昧。

    警察们大都精于此道,都听出话中的味道,也跟着笑了起来。

    周韵竹没有料到对方这样说话,一时被击中要害,不知怎么回应,俏脸羞红,显得极为尴尬,连坐在她身边的张凡,都听得出她娇息喘喘。

    周韵竹可是在任何场合都不输人的角色,此刻竟然栽在一个组长手里?而且,她是为了张凡出头!

    张凡不能不站出来了: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眼看着她被别的男人欺负?

    这世界上呀,给脸不要脸的怎么这么多?

    眼见得周韵竹受气,必须回击一下了。

    “我说组长,我真佩服你,带病坚持在破案第一线上,”张凡微笑着说,然后又转向吴局长,“吴局,你们局里应该给这样的好警察记功。”

    这一番话,把吴局长和重案组组长都弄蒙了,面面相觑。

    重案组组长微微一抖,但表面马上恢复镇定,心虚地道:“别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好不?这里不是闲人摆龙门阵的地方,知趣的话,赶紧离开这里,别影响我们的工作。”

    张凡仍然保持微笑,眼神如钩:“组长,你下面,包括那话儿上,贴着膏药,走道是不是不方便呀?”

    重案组组长不禁惊惧:我里贴的膏药,这小子怎么会知道?

    他平时比较好那一口,有时破案抓到涉事美女,就忍不住干点私活,然后把人放了。没想到染上了病,久治不癒,上个星期找了个祖传专治花病的,贴了膏药。

    眼下被张凡一语刺中,顿时尴尬无比!

    “你,你胡说!”组长恼羞成怒。

    “左部一块,右部两块,会阴一块,那话儿一块,总共五块膏药,我没说错吧?”

    组长更是一惊:莫非,这小子和卖膏药的是一伙的?

    “你小子别胡咧咧,惹烦了我一枪崩了你。”组长把手往腰间一拍。

    尽管组长口气很硬,其实在场的人心里已经都明白了几分,不禁有些轻视地看着组长。

    吴局长更是暗暗叫好:终于抓住了这个小太上皇的把柄!吴局长也是受够了他的气,早想把他挤走!

    “在枪崩我之前,你敢裤子给大家看看吗?如果没有膏药的话,我可以含笑九泉了。”张凡迎风而上,一句话将对方僵住,无法脱身了。

    组长眼珠一转,毕竟是多年的刑警,脑瓜反应相当快,当场说道:“这个不难!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今天来警察局干什么的?不就是装逼要找到嫌犯吗?好,你若是能把嫌犯给我找到,我当场脱裤子给大家验证!”

    “没问题。”张凡相当自信:有诸局长这个线索,不怕找不到中年男人。

    “如果你找不到嫌犯呢?你自己说吧……”组长大度地道。

    “如果我找不到嫌犯,我负责把你的花病治好!”张凡微笑道。

    “好!”组长相当兴奋,脱口而出。

    不过,他马上就后悔了:我去!这不是不打自招么?

    话己出口,无法收回,只好顺势道:“我本无病,你治个屁!如果你输了,你吃土好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