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38章擒狼

    诸局长上衣已经,光着膀子,裤子也是褪到了一半,露出肥胖的肚腹,十分恶心。

    见张凡突然闯进来,诸局长忙提上裤子,惊得脸都变形了。

    “你,你……”诸局长说不出话来。

    而站在一边的中年男子,也是一眼就认出了张凡。

    他皱了一下眉,大概知道被抓住也是个死,不如拚了,他突然抓起身边一只椅子,喊了一声,向张凡砸来。

    “泥马嫌死得慢!”

    张凡骂了一句,随手拦住椅子,脚尖一点!

    这一点,是带着内劲!

    尖硬的皮鞋尖,准准地踢在中年男人的正中!

    中年男子手一松,椅子从手中掉下来,而他的身子随之弯下,慢慢地蹲在地上了。

    “你,你,又是你……”中年男子手捂,疼得嘴咧开老大,怒目对着张凡。

    张凡这次是用了全力。

    这外科手术式的一踢,摧枯拉朽,如一颗在中年男子裆中爆炸,直接消除了他此生继续做案的可能性!

    诸局长见状,惊叫着,回身趴在地上,狗似地,向床下钻去!

    张凡担心床下有暗道,一个箭步冲上前。

    就在诸局长撅把头已经钻到床下的当儿,张凡向他后也是一踢!

    这一踢,更是直截了当,没有拖泥带水,却使得诸局长裆中“拖泥带水”了,鲜血立刻流了出来!

    诸局长叫也没来得及叫一声,身子向前一伸,昏倒在了床下。

    这一脚,比起刚才那一脚,力道又是增加了几分,皮鞋尖所踢之处,软组织彻底溃烂成泥!

    痛快的两脚,解决了两个恶狼,张凡终于出了多日以来心中的浊气!

    郑芷英仍然昏迷不醒。张凡估计,她被下了安眠药。

    她身上的绳子勒得,深深地嵌入肌肤之中,看得张凡有些心疼,忙伸出手妙手,把她全身绳子。

    郑芷英脱离了束缚,全身敞开,瘫倒在。

    张凡以手试了试她的鼻息。

    尚有鼻息,只是非常微弱。

    张凡拦腰将她抱起,顺着阶梯,快速走了上来。

    出了仓库,把她平放在草地上。

    以双手轻轻挤压,一压一松,有节奏地促进她的呼吸顺畅。

    呼吸到了新鲜空气,郑芷英轻轻舒了一口气,脸色也好了一些,慢慢地把眼睛欠开了一条缝。

    朦胧之中,看见眼前的张凡。

    她动了一子,费力地张开手,抓住了他的手,紧紧地握着。

    由于身体虚弱,她无力说出话来,眼神却是清清楚楚地看着张凡。

    郑芷英睁开眼睛之后,张凡这才意识到她身上有所不妥。因为诸局长不知把她的衣服藏到哪里了,全身暴露的郑芷英,昏迷之时,张凡心中没有多想,只想把她救醒。她醒了之后,张凡却突然感到了一阵喷鼻血般的感觉,马上紧紧地闭上眼睛,把脸朝向旁边。

    不行,这样的话,警察来了会沾多大光呀!

    我已经大饱眼福了,可别让那些有邪心的警察们占便宜!

    想到这,张凡忙把衣服来,给郑芷英套在身上。

    可是还没有什么可遮掩的。

    张凡急了:我总不能把裤子让给她穿吧?那样的话,重案组组长他们会不会诬陷我非礼郑芷英?

    组长是小人,不得不防。

    张凡想到这里,四下一看,发现诸局长楼前挂着一个床单。

    忙跑过去,床单,把郑芷英包在床单里。

    看看搞定了,张凡这才掏出手机,拨通了吴局长:

    “吴局长,案子破了!”

    “什么?”吴局长大吃一惊。

    “郑芷英找到了,嫌犯也是当场捉住……你带人快来吧,在诸局长家里。”

    “什么?诸局长家里?”吴局长几乎狂喊起来。

    “对。这下子,以前江清市发生的一系列无头案,可能有了结果了。”

    “张凡,你,你立了大功!”吴局长喊了起来。

    五分钟之后,警笛大作,由远而近,十几辆警车赶来了。

    吴局长领着警察们冲进院子里,见张凡正守着郑芷英,忙叫人把郑芷英抬进警车,先拉去医院抢救。

    然后,一伙警察进到仓库地下室,拖死狗一般,拖出了诸局长和中年男子。

    两个人已经变成了准太监,都弯着腰,捂着裆,疼得哆哆索索,满头是汗。

    “果然是诸局长!”

    吴局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自己的老朋友,怎么可能……

    重案组组长一脸蒙逼,脸色极为难看,他们重案组没破的案子,竟然被这个小郎中给轻松破掉!

    这小子哪来的线索?

    他怎么会直接找到诸局长家?

    怀疑地看着张凡,生案组组长恶意满满地问:“莫非你跟他们两人有关系?”

    他的意思是:你张凡是不是同案犯呀!

    “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叉嘴!”张凡轻蔑地道。

    “我在审问你!”重案组组长以为抓住了张凡的弱处,单刀直入,要把他打成同案犯。

    “呵,你在审问我之前,实现你的诺言,把你的看家本事给大家亮亮,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贴了膏药!”张凡冷笑着,一点也不把组长的威胁当回事。

    组长下意识地双手捂住裤带,往后退了两步,恼羞成怒:“姓张的,不要太狂!你究竟跟这个案子有没有关系,我会审清楚的,到时候,叫你跟这两人一起蹲大牢!”

    “我蹲不蹲大牢你别操心,你最好操心一下你自己!家什都快烂没了,还在这里装男人!哈哈哈。”

    组长平时都是说上句的,哪里受过别人当场辱骂,气得鼻子歪了,顺手掏出手枪,叭地扳开保险,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张凡,大声喝道:“小子,你再说一句,我崩了你!”

    枪口很近!

    是优势,也是劣势。

    优势在于,只要他勾动扳机,张凡无法躲闪。

    劣势是,手枪处于了小妙手的攻击范围之内。

    小妙手攻击范围之内的任何物体,包括人,都注定一个毁灭的命运!

    张凡轻轻把手一挥,如闪电般地一击,小妙手正击在手枪之上。

    手枪随即被打飞,落到了人群之外。

    一个警察跑去把手枪捡回来,苦笑着递给组长:“组长,你看——”

    重案组组长接过手枪,不禁把舌头吐出来半截:

    手枪枪管已然断掉,只剩下手柄和枪体部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