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39章偶逢

    咦!眼前这个姓张的能手劈钢铁?

    一股寒意,袭上心头,身经百战的重案组组长不禁暗惊:遇到高人了!

    “组长,脱呀!”张凡冷笑道,“打赌你已经输了,你难道输不起?”

    组长怒目相视。

    “让我教教你!”张凡上前一步,扳住组长的肩膀,往下一压。

    组长受压不过,单腿跪地,而张凡弯腰向他一抓。

    吴局长一直在观看两人,心里明白,在这个场合,如果张凡真的逼组长把裤子脱了,损了警方形象,上级会降罪下来,处分他这个局长的,因为他作为现场的最高领导,没有及时去制止张凡。

    吴局长不得不发话了:

    “张神医,我看这事就放下吧。组长裆里有病没病,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我们外人最好不操心吧。”

    吴局长的话,好像是替组长解围,实则在话里带着几分对组长的讥讽意味。

    张凡却是笑着,盯住组长的裤角。

    刚才张凡一拍,已经把膏药拍掉了,此刻,膏药贴子顺着裤管掉了出来,落在组长的脚面上,样子十分尴尬。

    张凡笑道:“没人非得逼着你脱裤子。不过,组长大人,你最好把掉出来的膏药塞回去,毕竟,作为一名警察,是需要警风警纪的!你这个样子,很不雅观!”

    众人顺着张凡的眼光看去,组长的裤角露出了半截白白的膏药!

    组长低头一看,差点去钻老鼠洞,那个尴尬简直没得说……

    他蹲,把膏药拽出来,甩手一扔,气哼哼地转身上了警车,回身骂道:“姓张的,你注意点,千万别落到我手里!”

    张凡嘻笑道:“组长,你要是不想全部烂掉的话,就去找我,给我赔礼道歉之后,我可以把你的病治好。”

    “走着瞧。”组长扔下一句话,便开车走了。

    这边,警察早己将诸局长和中年男子铐上了车。

    张凡和周韵竹也跟着去了医院。

    眼见着郑芷英脱离了危险,而尤林国也闻讯赶到医院,两人才开车离开。

    “饿了吧?小凡。”周韵竹从副驾驶上摸过来一只手,轻声问。

    经过这半夜的折腾,张凡确是有些饿了,有几分疲倦地冲她点点头。

    “去江天大世界吧。”周韵竹道,“那里的小吃城比较不错。”

    “随便。你地形熟,你说去哪就去哪。”

    十分钟后,两人走进江天大世界一楼小吃城广场。

    偌大的小吃城,罗列着一家接一家的特色小吃,足球场大小的室内广场上,摆放着一排排桌子,音乐之中,人们大呼小叫,兴奋地吃喝,显得既有点乱糟糟,又显得风情无限。

    周韵竹紧挽着张凡胳膊,两人在灯光之下,像一对年轻情侣,漫步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下。

    身穿马甲的服务员马上跑过来,打开菜谱递过来。

    “欢迎光临,两位要点什么?”服务员躬身问道。

    周韵竹接过菜谱,柔声问道:“小凡,我看你脸色不大好,来个燕窝补补吧?这里的特色芥末烤燕窝是很有名的。”

    张凡没有说话,因为他感到自己周围有些不寻常。

    以他修炼古元玄清的层级,再加上他服用益元丸后的功力,他已经能感觉到一些常人感觉不到的东西:比如人心中的恶意!比如嫉妒和羡慕!

    此时,他生生地感觉到了周围一阵阵恶意传来。

    周韵竹气质清雅,美丽超群,一身黑衣,从脖子里露出的极白皮肤,闪着珠玉一般的光泽,引得周围不少雄性兴奋起来,一道道目光投射在她身上。

    而张凡同时也感到了那些目光射在自己身上。

    他有些后悔,不该到这种没有雅间的地方吃饭。

    周韵竹却是一种“我美我愿意”的态度,悠然地,满不在意,一个一个,一连点了几个小菜和几样面点。

    因为张凡不想吃燕窝,她便自作主张地给张凡点了一个烤三鞭。

    张凡苦笑着,心里想:韵竹姐,你想多了,我张凡用得着这东西吗?别看我今天有点累,三个五个的周韵竹,我还是轻松可以搞定的。

    上菜很快,不一会就齐了,两人便开吃。

    而此时,在张凡背后不远处,一双冒火的眼睛,正在射向周韵竹。

    她,竟然是姚苏。

    姚苏如今早已经被由鹏举玩够了,当年的校花,已经变成衰草般没人理会。

    她在由家的地们,只是个儿媳摆设,公婆不疼,老公不用,活寡守得有声有色。

    由鹏举大发,最近在外面养了两个妞儿,花天酒地,很少回家过夜。

    姚苏本来就讨厌由鹏举,他不回家,她正好落得个清闲,因此,便闲极无聊地逛夜市。

    没想到,在这里发现了张凡和周韵竹。

    自从由家与卜家联合以来,姚苏和由鹏举一起参加过几次活动,见过卜董事长的老婆周韵竹几次。周韵竹身上那种掩盖不住的风情,给姚苏留下深刻印象,因此,刚才她一眼就认出了周韵竹。

    看到周韵竹对张凡款款深情的眼神,姚苏气得喘起来。

    她紧紧地握着易拉罐,那易拉罐快被她捏扁了!

    好哇,姓周的,原来是你!

    怪不得张凡对我那么冷,那天中午,我请他吃饭,恳求着要向他献身,万万没想到,竟然被他无情拒绝!

    我本以为他家里的村姑刘涵花魅力太大,使得他库存光光,因此对我没兴趣。没想到,原来,是你这个老妖精把张凡的心给偷去了!

    姚苏越想越来气,咬得牙齿咯咯直响,手脚都有些发冷了。

    而周韵竹虽然面对着姚苏,但她的目光始终盯在张凡的脸上,无暇他顾,因此,对于隔了几张桌子的姚苏,她并没有发现。

    周韵竹的眼光相当亲昵,不断地给张凡夹菜,还尖起手指,把一只荔枝剥了,送到张凡口里……

    姚苏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腾地站起来,径直走了过去。

    “哎呀,这不是天际集团大老板娘周韵竹吗?怎么背着卜董事长泡小伙?”

    周韵竹刚刚用汤匙给张凡喂了一口桂元汤,就听见一个怪声酸气传了过来,抬头一看,眼前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浓妆大抹,一身名包名牌,但总体显得有些俗气,有一种刚刚脱贫的痕迹。

    周韵竹把汤匙放下,定睛几秒,忽然认出了姚苏,立即反唇相讥:“这不是由家的儿媳妇吗?怎么一个人逛夜市?是不是老公有了新欢,把你晾了?”

    “我晾不晾不要紧,你干了什么事?”

    “我干什么事,还用得着你操心?雇私家侦探给我定位的话,也轮不到你呀。”

    周韵竹记得,上次天际集团年会,高层都带着家属参加酒会,各花各草争奇斗艳,但男人们更多的目光还是被她给吸引过来了,她那天特地去婚庆公司做了整体造型,再加上她的妩媚,艳惊全场。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