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41章没事就不能坐一会

    涵花分析得头头是道,张凡只好认同,让涵花一个人回水县老家。

    第二天一早,张凡把涵花送到江清火车站,两人恋恋不舍,涵花抹着眼泪走进了检票口。

    回到张家埠,没有涵花在身边,张凡觉得有些提不起精神来,不禁后悔放涵花离开。

    张凡在家里莳弄花草、坐诊看病,一晃两天过去了。

    这天晚上,吃完晚饭,爸爸妈妈像往常一样去了医务室睡觉,张凡看了一会《玄道医谱》,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便开始炼“古元玄清阴阳秘术”。

    刚练了一个炼程,涵花发来微信,打开一看,就俩字:“想你。”

    鼻头一热,忙回了一句:“回来吧,我也想你。”

    “暂时回不去。你抽时间来看看我吧。没有你握着我的手,根本睡不好。”

    张凡浑身一热,闭上眼睛,回忆起涵花在他怀里依人的小模样,不禁有了反应。

    “笃笃……”

    轻轻的,传来敲门声。

    “过几天,我去看你。”张凡赶紧发过去。

    “家里那么一大摊事儿,你不要来看我了。”涵花是明事理的。

    “再说吧。有人敲门看病,我得去开门了。你先睡吧。”

    张凡放下手机,忙披衣去开门。

    “吱呀——”

    门开了,张凡不禁一愣,来人竟然是出乎张凡意料之外。

    门外,站着的是乐果西施。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天色漆黑,从门里射出来的灯光,照在乐果西施的脸上和身上,她身后的背景却是黑漆漆一片,显得有些神秘,这反而把她显得明亮耀眼,非常生动。

    “是你?”张凡喉头紧张地道。

    “当然是我呀!怎么,不欢迎?”乐果西施微笑甜甜,颇为勾魂。

    她穿一袭薄薄短衫,青细花黄白格子,三分素雅,七分艳丽。小衫轻薄,随身露体形,处高耸但并不紧绷,顺峰向下在腰围之处向里收缩,一高一细,衬托出的凸凹对比。

    个子高挑,笔直修长,套一条收臀紧身裤,形体飘逸。

    大约是这些天精神深受刺激,脸上略有些苍白,但浅笑含情,细长微弯的月牙眼,在眼角末梢之处向上微挑,配合一张俊俏的小脸,让人心跳发狂。

    “欢,欢迎。”张凡的声音有些颤抖。

    月黑花无影,美人夜敲门。张凡不能不感到失措。

    “既然欢迎我,为啥不请我进去?”乐果西施微嗔一笑,一股如兰口气,从门外向张凡袭来。

    “进,进来吧。”张凡也觉得失礼,忙让开路。

    乐果西施轻盈地跨进门槛,带进来一股香风。

    张凡不禁深深一嗅,感到温香宜人,急忙掩上了门,闩好。

    “呀,好大好阔的家呀!”

    乐果西施抬眼四望,见客厅阔大,装修豪华,特像星级宾馆。

    第一次走这么阔的人家里,被富贵之气震慑到了,不由感慨连连。

    “阔什么阔,随便弄弄而已,跟城里人家比起来,差太多了。来来,坐坐。”张凡指着沙发。

    乐果西施含笑瞅了张凡一眼,往沙发上一坐,的立即陷进沙发里。

    张凡随手拿了一只被他摸红的大苹果,递给她,有些迟疑地问,”你这么晚来我家,难道,出了什么事吗?”

    “非得出事才准许我来?”乐果西施抿嘴反问。

    张凡有些不好意思,暗暗责怪自己:今晚是怎么了,老是说错话?“嘻,那倒不是。不过……你一定有什么事。”

    “你可是贵人多忘事。答应我的,转身就忘了?”

    “这……我答应你过?”

    “上次,你说的膏药——”

    她把身子欠了欠,从沙发里斜出来一半,挺起身子,用兰花指轻轻指了指自己的腹部,表情有几分羞射,声音温柔哀怨:“你一直没给我贴上呢。”

    “噢,对了对了。上次的膏药本来配好了,因为你老公出事,没来得及给你贴上。现在,放置时间长了,药味散了,药力减半,不能用了。”张凡解释道。

    “不是不想给我贴吧?”

    “哪里哪里。”

    “骗人。你是在找托辞。”

    “不骗你。不信的话,明天,我去市里抓药,重新配制两贴给你贴上。”

    “那你可不要失信哪。”

    “没问题,”张凡在她对面坐下,问道,“你老公的后事,处理完了?”

    提起这个话碴,乐果西施神情略略一沉。

    那天,张凡用神识瞳看见了乐果西施的死丈夫黑子,得到了破案的线索。电话报告给省城警察局后,警察很快就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果然,案件是省城郊区农村的一个光棍儿司机干的。

    抓到嫌疑人后,他供认不讳。

    案件现在已经检察起诉阶段。因为致二人死亡,而且有前科,估计这次他肯定要被判极刑了。

    至于民事赔偿方面,也已经搞完了:犯罪嫌疑人是个城中村拆迁户,帐户上有六百万拆迁补偿款,乐果西施和黑子的的老公这两个受害人各分一半。

    听到乐果西施分到了三百万,张凡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嘱咐道:“这笔钱,你要好好存起来,不要随便花掉,你以后就靠这笔钱养老了。”

    “嗯,”她轻轻点点头,柔顺地小声道,“我听你的,不乱花。”

    “那,你还有什么事?”

    张凡看了一下表,心中越发慌了:天太晚了,这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若是控制不住的话……

    “没事就不能坐一会跟你聊聊天?我现在孤身一人了,心里老是觉得没着没落的,娘家住得又远,身边就你这么一个熟人儿,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

    她幽怨地说着,抬起眼皮,轻轻眨了一下,似嗔似喜,有一万分的动人魂魄。

    “没关系,没关系,你坐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我媳妇回娘家了,我爸妈在医务室打更,我也是在家里闲得无聊。”张凡觉得刚才那句话太没礼貌了,怕伤了她的心,忙改口道。

    “我知道你媳妇出远门了。”她微微一喜,白了他一眼。

    “咦,你怎么知道?”

    “你们村叶今天去我店里买农药,我听她说的,所以,我才敢来你家呀,嘻嘻……”乐果西施说着,神秘地笑了,“不然的话,我半夜闯来,你媳妇还不把我生吞活剥了。嘻嘻嘻……”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