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42章情况诡异

    <cdata  这话说得,含意明显,有些泊入情港了。

    张凡听在耳里,如同丝丝情缕绕身,心中温热起来,浑身不自在。

    这个乐果西施,看来是真要来那事呢。唉,怎么打发她走呢?

    看着那只大苹果仍然放在那里,张凡便伸手取过来,拿起水果刀,慢慢地削苹果皮,借以掩盖心中的焦虑和不安。

    “你从哪儿买的苹果,这么红!”

    乐果西施饶有兴趣地说,却把眼光紧紧地落在张凡削苹果的手上,心里一阵阵发颤:这双手,细长白晰,十指灵活,这要是在她身上捏捏掐掐,还不爽翻天?想着想着,脸色变红润了,眼睛也渐渐发亮。

    “噢,你喜欢,哪天我给你送一袋子。”张凡说着,把削好的苹果递过来。

    乐果西施接过苹果,用水果刀削下一块,放在嘴里,嚼了嚼,不禁叫了起来:“好甜!”

    说着,又削下一块,用白晰的手指捏着,送到张凡嘴边,“你也吃一块!这么大的苹果,我哪里吃得完。”

    张凡摇摇头躲闪一下,不料乐果西施硬是把苹果塞到了他嘴边,结果,张凡一张嘴,连苹果带手指,都咬进了嘴里。

    乐果西施的食指被咬进了张凡嘴里,却不往外拔,放在张凡舌尖上,轻轻地勾了勾,眼里眉梢全是情,声音也增添了几分温柔和颤抖:“小凡,咬咬呀,咬姐的手,姐好想让你咬一咬!”

    一只软而绵长的手指,在张凡嘴里,吐不出,甩不掉,还轻轻地在舌尖上挠着……

    张凡简直有点蒙登了:不咬吧,她手指不出来,咬吧,这……这也太暧昧了!深更半夜,咬人家小的手指……

    想了几秒钟,实在无法摆脱,张凡只好用牙齿轻轻地咬了她小指肚一下。

    这一下,乐果西施只觉得一道热流从手指上向胳膊里传来,如被低压电击一样,突突的顿时麻掉了半边身子,禁不住身上一抖,忙将手指从张凡嘴里抽出来,用另一只手揉着搓着,好像被开水烫了似地,直吸气。

    咬女人的手指,对张凡来说,还是第一次,感觉十分奇特:软而柔,好像稍一使劲就会咬破了。咬完之后,牙齿还似乎留下淡淡的余味。

    “怎么,咬疼了吧?”见乐果西施皱眉吸气,张凡有些歉意问。

    “不疼,咬得真解痒,姐恨不得你把姐全身都咬一遍。”

    乐果西施情意深深地看着张凡,宛若夜牡丹一般,浑身都是那么幽丽,还把香肩轻轻地一耸,耸出了无限幽情。

    张凡眼前一黑,腹下一热,忙翘起二郎腿,以掩盖裤子形状上的突出变化,悄悄咽了口唾沫,尴尬地笑道:

    “姐开玩笑呢,那活可不是外人干的,等过段时间,你再找一个好丈夫结婚,让你老公给你咬吧。”

    乐果西施脸色微微一变,不经意地叹了口气,心里怨道:这个小帅哥,怎么就是不上道儿呢!

    看来,他还是腼腆!

    不过,乐果西施心里倒是喜欢张凡这个纯洁的样子,要是换成其他男人,这种情形,早就如狼似虎地扑上身了。

    乐果西施一边慢慢吃苹果,一边在心里琢磨:张凡现在是启而不发,看来,还是要请他看病,他才能放开一点。

    想到这里,她放下苹果,颦眉掩腹,低首不语,轻轻地吸气,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怎么了?”张凡疑惑地问。

    “疼!”

    “哪里疼?”

    “这里……”她轻轻伸出兰花指,指了一下部。

    “是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什么呀!”她轻轻地嗔了一句,“是刀口疼。”

    “就是没缝好的那两道刀口?”

    “嗯,平时不疼,一到阴天,就又痒又疼,都已经被我抓破了,你也不管我死活。”她扭身把背对着张凡,生气地道。

    “手术后,一般都有这个情况,没关系,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吃了就好了。”

    张凡,说着,站起来去取纸和笔。

    “哎呦!疼死了!”她娇声叫了起来,声音很大。

    张凡吓了一跳:这么叫哪行!这不是找麻烦吗?如果被外人听见,张凡夜里在家留女人,而且女人还叫“疼死了”,那第二天这“绯闻”全村都会传遍。

    “哟,小声点,小声点!”

    张凡这一紧张,一下子启发了乐果西施,她不禁心中暗笑:好呀,总算抓住你的命口了!你怕动静,我偏叫!

    “哎呦,哎呦!”乐果西施一迭连声地尖起来。

    张凡哪里还有心思去取纸和笔,忙回转身来,走到她面前,急得直搓手:“疼得这么厉害?是不是装的呀?!”

    乐果西施忍住笑,猛地撩开衣衫,露出腹部的刀口,责怪地道:“这么深这么长的刀口,放在你身上,你难道舒服?”

    一边说,一边半躺在沙发上,双手把衣襟往上扯,除了把刀口露出来之外,还有两个文胸也露出了一小半。

    “还不给我看看,是不是发炎了!”她含笑命令道,“不给我看,我就大声叫,让全村人都知道张神医半夜留女患者在家里叫疼!”

    “别别别,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可是服你了,我给你看看!”

    张凡吓得直摆手,蹲来,面对白晰腹部,近距离观察起来。

    刀口表面凸凹不平,针脚长短不一,真是难看死了。由于针线缝得不均,有些地方的皮肤被卷曲,留下了皱折,可能是皱折里容易积存细菌的原因,一些地方微微地发红了。

    怪不得她又疼又痒,可能内部也发炎了。

    张凡重视起来。

    打开神识瞳,细细向内部观察扫瞄。

    从开始,一直向腹下观察一遍。

    还好,只是表皮有稍微的外炎症,内部没有问题。

    张凡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刚要收回神识瞳,忽然,无意间眼光落到了生育系统结构之上。

    仅仅是这么一眼,张凡就惊得出了一身细汗!

    什么情况?

    情况特殊,甚至有点诡异!

    女人的身体结构,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她可是结婚多年的女人哪!

    张凡看妇科病,也是多次了,可这一次,他是惊呆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