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44章小妙手新功能

    “那磨叽什么,快封吧。”乐果西施催促道。

    “这……这个被遮住了。”张凡指了指文胸。

    “哎呀,六个穴位都点了,还差这一个穴位吗?来!”说着,转过身去,把后背冲着张凡,“帮我解开!”

    张凡伸出手指,轻轻将文胸钩子勾掉,只听“嘣”地一声,文胸猛地被弹得飞了出去。

    张凡半闭着眼睛,屏住呼吸,准确地找准库房穴,用力一点。

    真气随指运入,与先前的六穴天然混成,相为照应,气贯脉通,建立联络形成七星止痛穴谱。

    “真好!”

    乐果西施不禁叫了起来。

    “感觉不疼了么?”张凡也是长长舒了一口气。

    “一点也不疼了,也不痒了!啊,真舒服死了。”

    “脉畅气通,气通刚不痛!”

    “太灵了!你不知道,刚才把我疼成什么样子!”乐果西施痛快地舒着气。

    张凡心中高兴,因为现在终于把这个西施给打发搞定了。

    直起腰,顺手拾起文胸,递给她,道:“穿上吧!”

    乐果西施没有去接,而是突然抓住张凡的右手小妙手,紧紧地摁在自己的刀口之上,道:“要是你能把我这刀口彻底治好,我在你面前,就再也不会自卑了。”

    张凡想抽出手来,却被她紧紧摁住,只好顺势用手指在伤疤上抚摸着。

    抚着抚着,突然,张凡觉得有些不对劲!

    平了!

    刀口平了!

    他以为是抚到了伤口外的地方,忙低头一看,不禁叫了起来:“啊!”

    原来,被他抚过的地方,刀口完全消失,变成了平滑的肌肤,跟周围的肌肤一模一样!

    而没有被抚过的地方,仍然是难看的刀口伤疤!

    “姐,姐,你快看!”张凡激动地喘不上气来,他很少这么激动!

    乐果西施把文胸抛到一边,直起身子坐起来,忙问:“怎么了?”

    “你看,你的刀口!”

    乐果西施低头向自己腹部看去!

    这一看,也是一惊。

    脸色大变,惊诧地看着张凡,几乎颤抖着声音:“小凡,是怎么回事?这刀口……怎么消失了一半?”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刚才用手指抚了抚,它就变平了!”

    张凡看着自己的右手小妙手,脸上继续诧异,心中却是有几分明白了:也就是说,我这小妙手除了削铁如泥,除了一摸倾情,还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可以抚平伤口!恢复肌理!

    “真的必须感谢你。”张凡由衷地道。

    要不是今天晚上乐果西施前来,导致偶然发现的话,这小妙手的功能还不知要被埋没多少年呢!

    “你,你的手,你难道就是……”

    乐果西施一把抓过张凡的右手,在眼前看了又看,甚至把指纹都看得清清楚楚,然后伸出香舌,狠狠地吻住了手指肚,道:“你是神医小妙手!你就是仙女说的那个神医小妙手!没错,没有找错人!”

    “看来,真的有个仙女跟你说过?你说的新婚之夜的事是真的?”

    “绝对没有假!我对天起誓!”

    “这怎么可能……”

    “你就是我一生要侍候的那个男人!”乐果西施半跪起来,眼里带着崇拜。

    张凡感到眼里有些潮湿:唉,我张凡何德何能,竟然惹得妙龄新寡要侍候我终生!

    想到这,不由得心中一热,眼泪慢慢渗出眼眶。

    “小凡,你哭了?”

    “没事,有点小感动。我有了这个神奇小妙手,以后就能治更多的病人了,我能不高兴吗?”张凡畅想着说,“比如,有人脸上有疤,我一摸,消失了,这是多大的功德呀!再说,我也能因此赚很多钱呢!”

    “对呀,你找那些有钱人,脸上有疤的,给他们一抹,然后要十万块钱,不到一年半载,你就成了大富翁!”

    “哪有那么容易!”张凡忽然省悟,变得谨慎地说,“这种异能,一般不能轻易显露出来!你没读过古书,不知道有一句国语,叫做‘国之利器,不可轻示于人’,示于人,刚招嫉恨,引来仇杀,江湖险恶,人心叵测,为财致祸,你死我活呀!”

    “噢……”乐果西施点点头,“还是你想得周到。你放心,这件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给别人听的。”

    张凡点点头,又看了一眼乐果西施的肚腹上剩下的刀口。

    乐果西施会意地一笑,自动仰平身子。

    张凡伸出小妙手,以手指轻抚刀口。

    只见手指所到之处,如橡皮擦铅笔字,瞬间抹去,不留一点痕迹!

    张凡反复在刀口上来回抚了几遍,又检查了一番,确认肌肤全部恢复,这才高兴地拍了拍手,戏谑地笑道:“好了,全部搞定,还你一个平滑腹部!”

    乐果西施用手摸着平滑如初的肚腹,眼里渐渐泪水盈眶,又抓住张凡小妙手,轻声问道:“你给我治刀口,是不是要消耗很多内气?”

    张凡摇了摇头,“刚才没有感到有内气呀。”

    乐果西施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放开张凡的手,却是并不急于把文胸和衣服穿上,抬眼一眼一眼地看张凡。

    张凡心中一紧,心想不好,她这样一眼一眼地看下去的话,情形就会发生变化!不行,我得赶紧脱身,在糖衣炮弹爆炸之前逃之夭夭。

    张凡假装看看墙上的时英钟,“啊,不知不觉,已经十一点钟了!”

    “不晚。反正我回家也是一个人。”

    “姐,穿好衣服,我开车送你回家吧。”说着,回转身往外走,“你穿衣服吧,我不看,我在客厅里等你。”

    刚刚走到卧室门口,忽然“嗖”地一声,一件东西打过来,直打在张凡的脖子上。

    回头一看,乐果西施泪水横流,哀怨无比地道:“小凡,你难道就这么看不上姐吗?”

    “姐,”张凡慌了,“我没有看不上你呀!”

    “姐虽然结过婚,可是虚担着一个寡妇的坏名声,你知道的,姐其实是处子!”

    “我知道,姐很纯洁……”

    “可是,你为什么不要姐?姐这辈子就你这么一个男人,你难道忍心让姐慢慢老掉!”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