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45章大旱之年

    张凡心慌意乱,嘴头子一时不利索起来,唉,“姐,我,我……”

    乐果西施眼光发火,直身从跳下来,姿态相当完美,如白鲨跃浪,简直能晃瞎眼。

    张凡心中一颤,只看得见白白的影子向自己袭来,伴随着柔柔颤声:

    “小凡,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

    “可是,我根本没想什么!”张凡无力地反驳,那底气是相当地苍白。

    “一直在想着我和涵花的关系怎么处理。你爱着涵花,你有良心,你怕对不起她!”

    “这个……”张凡尴尬连连:自己亮出心扉那是坦荡,被别人点中心事那是被动!

    这个乐果西施,一语点中张凡心中最脆弱的那个点位!

    不能不使他精神震撼!

    “你还担心,我会向你要婚姻……是不是?”

    “这……我确实是己婚……”张凡如同说废话一般,又如同作贼被人逼供,不得不吐脏一样。

    “姐向你保证,姐这辈子,只管侍候你,绝不勉强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你跟涵花好,姐不会嫉妒,你是涵花的正餐,姐只希望涵花吃完正餐,你到姐这里来,让姐吃点残汤剩饭,姐就满足了……”

    “你别说了!”

    张凡突然喊一声。

    这一声,震撼全屋,余音绕梁!

    痛快淋漓的一声吼,雄风凛然,将此前一系列被动挨打尽情扭转。

    张凡以征服都的信心,大胆伸出手,紧紧地将乐果西施抱在怀里。

    乐果西施得意地嘤了一声,瘫于瞬间!手脚失力,失衡,如面条一般完全任人摆布。

    张凡弯腰将她横抱起来,近距离看着那吐火流丹的红唇,突然狠狠地吻了上去……

    幸福来得这么突然,乐果西施绝然蒙登了!

    樱口被填得满满地,不断地向体内扩散酥麻,在爽翻的窒息之中,仍然忘不了双臂紧紧勾住张凡脖子,美目微闭,任凭张凡将她软软的席梦思上……

    这一场马拉松恩爱,乐果西施幸福承欢,流血兼流泪,在爱的合唱中,完成了从处子到的历程。

    事毕,张凡轻轻打开灯光,捧起她绯红的羞脸,轻吻慢怜,小声问道:“好吗?”

    “能不好吗!差一点出人命呢!”

    乐果西施说着,扯出的毛巾,骄傲地背在一边,不让张凡看,卷巴卷巴,赶紧塞到床底下。

    “啥宝贝?藏藏掖掖的?”张凡明知故问。

    乐果西施低眉含羞道:“问这个做什么!”

    “你不怪我粗鲁吗?”

    “人都是你的人了,随你便,只要你高兴姐就高兴。”

    张凡神清气爽,感慨万千。

    此前接触到两个大美人,一个是涵花,一个是周韵竹,虽然两人都是美艳无比,但毕竟都曾有过别的男人,未能满足咱华国男人的情结。

    如今得到了少年时的梦中,张凡从“接盘侠”摇身一变成了这片地的“垦荒者”,内心不由得升起一阵自豪感,对乐果西施更增添了几分怜爱。灯下看她,红颊香腮,幽香阵阵,不由得又激动起来,伸手揽住她。她也是意犹未尽,便一头扎到他怀里……

    睡到五更,鸡叫二遍,乐果西施忽然爬起身,摇醒张凡,道:“趁天没有大亮,你把我送回去吧,免得天亮了,被人看见,传出去,涵花会生气的。”

    张凡一想也对,便起身穿衣,两人出门,借着蒙蒙的曙色,开车到镇上,悄悄把乐果西施送到农药站。

    “晚上,别忘了来接我呀!我等你!”乐果西施眼睛亮亮地嘱咐道。

    尝到甜头了!张凡轻轻一乐,“一定来接你。”

    见乐果西施进到门里,张凡开车离开。

    快到村前时,天己大亮。

    原野上轻烟缭绕,天边一抹彩霞装饰得天空格外美丽,清风徐来,刚刚长到一尺多高的玉米苗随风摆动,好像在向张凡招手。

    遗憾的是,入春以来,没下一场雨,地里旱的很,土地已经开裂,庄稼苗有些发黄。

    这些天,上游水库水位不够,所以一直没有开渠放水让农民浇地,村里老年人都说,再有一星期不浇水,庄稼就会减产一半以上,再有半个月不浇地,就会绝收。

    所以,这几天人心惶惶,都盼着上游水库快点开闸放水。

    张凡开车来到自家玉米地旁,下车察看。

    只见地里有好几排玉米根部,湿湿的一窝湿润:已经浇上了水。

    咦?难道……

    抬头四下望去,在田垅尽头,两个人影正从远处慢慢走来。

    一前一后,一高一矮,一男一女,肩挑水桶,一晃一拐地向这边走来!

    “爸爸,妈妈!”

    张凡喊了一声,急忙跑过去。

    只见爸爸妈妈一人挑着一副水桶,桶里满满的水,艰难地一步步走来。

    原来,二老一大早就起床,到远处的水井里挑来水,一棵一棵地浇灌自家的玉米苗!

    看到妈妈瘦小的身材,沉重的担子之下,步履蹒跚,而爸爸偻着身子,气喘如牛,干瘦的身架,似乎不胜重担……张凡的眼泪哗地一下流了出来,抢上前两步,道:“爸,妈,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见儿子突然出现在面前,便放下担子,一边撩起衣襟擦汗,一边笑着。

    “爸,妈,这样担水,会累坏身子的!”张凡焦急地道。

    爸爸笑道:“没事,习惯了。再不浇水,玉米就渴坏了。”

    “爸,这点庄稼能值几个钱!值得你们这样拚命!儿子现在能赚钱了,你们就不要这样干了。”张凡说着,哽咽起来。

    妈妈说:“小凡,种庄稼是庄稼人的本分,你赚钱不赚钱,爸妈也还是要保住安身立命的本钱。再说,你看看,村里好多人家都在挑水喂地呢。”

    说着,向远处指了指。

    张凡细看,果然有不少人在往地里挑水。

    张凡无奈,只好抢过妈妈的担子,挑到了地里。

    爸爸妈妈还要去挑水,张凡拽住扁担,说什么也不让他们去了,二老没办法,只好坐张凡的车回村里。

    妈妈一进屋,就忙着烧水做饭,而张凡因为昨夜激情过分睡得少,这会儿有些困了,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刚刚睡了一个小时,突然被村里的大喇叭给吵醒了,细细一听,原来是通知各家各户准备浇地:

    “村民请注意了,村民请注意了,上级通知,为抗旱救灾,上游安心水库今天开始向下游水渠放水,估计水头在上午九点半到达我们张家埠村,请村民们早点吃饭,饭后赶紧去渠边,扒口放水浇地。这次放水水量有限,各家各户不要错过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