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46章抢水

    爸爸一听,兴奋得不得了,马上催着妈妈把饭弄上来。

    三个人匆匆吃完饭,赶紧带着锹奔出门。

    一路小跑来到地头,已经九点钟了。

    有不少村民在水渠边扒口子、装抽水机,拉抽水管子,准备浇地。

    大家忙忙碌碌,却是个个兴高采烈:盼了十几天的水,终于要来了,今年的庄稼有望了。

    张凡家里没电机,便和邻居家合用一台,拉了六十多米的皮管子,准备把水引到地里。

    一切准备就绪,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半。

    众人在水渠边向上游张望,眼巴巴地等着水头到来。

    等呀等呀,一直等到十点钟,水头还是没有踪影。

    有人着急了:“这水,该不是停了吧?”

    “这不是特么把人忽悠瘸呀!”

    “不会吧,这种事哪有忽悠的!”

    “水渠放水救旱灾,这是国家政策,也有二十几个年头了,哪有说放反而不放的!”

    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张凡的心里渐渐蒙上一层不祥的影子:被上游村子给截了吧?

    这大旱之年,水就是命,动手明抢,也是可能发生的。

    正在想着,忽然有个小伙子从上游连滚带爬玩命地跑下来,一边跑一边喊:“坏事了,坏事了!”

    “怎么了?”众人无不心惊!

    “我草!妈的上游黑石埠村把水给截了!”小伙子气急败坏,跳脚大骂!

    “截了?”

    “我亲眼见到的,他们把水渠给堵死了,水库来的水全灌到他们村地里了,一滴水也不往咱们这里淌!”

    这肯定是玩邪的!

    当年修水库时,各村各镇出工出力,上级也有规定,放水时,上游绝对不准截渠,若是水流小,上游必须保证下游有水,不能把水全部用掉!

    几十年来,沿渠各村从未有过截渠的事发生。

    今年,黑石埠村这是要搞事情吗?

    “扒渠!”有人高喊。

    “对,大家快操家伙,跟他们干!”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村民个个心急如焚,水被截了,如同截了他们的命根子,哪个不红眼!

    可是,村长张三叔、老韩叔这会都在省城工地上跑工程的事,村委会里只剩下不太管事的老好人张会计,全村村民可以说是群龙无首。

    也许,黑石埠村正是抓住张家埠这个短板,才敢公开叫板的。

    “不行,咱们一盘散沙,去了也是吃亏。”

    “对,必须组织好,心齐,统一行动。”

    “谁来组织?”

    “有没有出头的?”

    大家喊来喊去,也没找到一个能组事的。

    有人突然说:“张凡!叫张凡来。”

    “对,张凡,他厉害,上次把虎子打惨了!”

    “对,张凡人家上面有人,手里有钱,在咱们村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了。”

    说着,就有不少人向张凡这边围过来。

    几个小伙子冲到张凡面前,道:“凡哥,你出头领我们干!”

    “只要有领头的,我他妈要是怕死,我是孬种!”

    张凡此时也是真的有点急了:这放水的时间绝对是有限的,弄不好,几个小时就停水了,张家埠的水没浇上,秋后村民们吃什么!

    张凡把眼光投向父亲身上。

    他在征求爸爸的意见。

    令张凡没有意料到的时,平时胆小怕事的父亲,突然之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地,冲张凡点点头:“小凡,乡亲们需要你,你可不要辜负了!”

    张凡一听,感激地冲父亲点点头,把手里的铁锹一扬,喊道:“大家推我出头,我责无旁贷!我建议,各家各户至少出一个男丁,一起去找黑石埠说理!能说清就说清,说不清,没办法,只有一个字,打!”

    “对,各家各户都出人。”

    “有男丁不出人的家,不准用水!”

    “跟凡哥打架,肯定把黑石埠打出屁来!”

    这样一吵,迅速传开,不一会功夫,就聚集到四、五十个男丁。

    张凡冲大家一挥手,喊道:“听我指挥,我没喊打,谁也不准动手!”

    “听小凡的!”

    “走!”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快步向黑石埠村奔去。

    三里来地,一会儿功夫就到了。

    真特么的欺负人!

    张凡一看,肺都差点气炸了:只见黑石埠一伙人,把水渠用树枝石块加泥土封了一个小“坝”,“坝”顶高于水渠,滚滚的渠水,纷纷向黑石埠村的地里灌去!

    他们的村民,一个个兴高采烈,喊着号子唱着歌,正往自家地里浇水!

    而他们早有准备,二三十人站在“坝”边,手持工具,严阵以待。

    见张家埠村民赶到,他们中间有人打了几声哨,顿时,在地里浇水的人纷纷跑过来,一下子聚集了上百号人马。

    双方人数差距顿时显现出来。

    对方一见张家埠只有五十多人,哈哈大笑起来:

    “张家埠,你们来这几个鸟人干什么?”

    “哈哈,他们是来给我们打工的。”

    “把你们村在省城打工的叫回来呀!”

    “哈哈,等省城打工的回来,地都干冒烟了!”

    双方都压住阵脚,各执工具,摆开架势。

    张凡站在最前面,高声喊:“黑石埠村村长在没?”

    “村长不接待你这小人物!”黑石埠村有人笑道。

    “哈哈哈!”

    看来,对方也是做贼心虚,村长不敢出面,将来出事就把责任推到村民身上不了了之。

    张凡又喊:“给你们五分钟,自己把坝扒开!”

    “哈哈哈……你是县长吗?说话这么牛?要不要你那逼脸了?”有人笑骂。

    张凡面色严峻,一动不动。

    大约过了五分钟,张凡一挥手,“扒!”

    说着,他健步而上,瞬间冲到土坝前,向执锹守坝的人挥掌打去。

    对方见他赤手空拳,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四五个人伸出铁锹向张凡戳来,想把他戳到水里。

    张凡挥手一摆。

    只见“当当当”几声。

    五只铁锹头在空中飞了出去。而铁锹把儿则断在手里。

    五个人全愣了:咦,怎么锹头没了?

    张凡也不容他们多想,再进两步,左右一推一搡,像击打几只小鸡崽子,啪啪拍过去。

    几个人身体随即向坝下倒去……

    黑石埠村民一见,惊呆了:这小子什么来路?

    赤手空拳,削铁如泥!

    一掌把几个锹把拍断!

    要是拍在人身上,还不直接要命!?

    遇到硬点子了,谁敢上前!谁上谁先死!

    这伙人见状,知道今天是输定了,转身就跑。

    好,你们跑了就好。

    你们跑掉,我们引水!

    “来人,把这坝给拆了!”

    张凡一挥手,张家埠村的人涌上来,一边呼喊,一边扒坝。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