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47章出警

    只用了几分钟,小土坝被扒开一个大口子。

    汹涌的渠水,“哗哗”唱着歌,向下游翻滚而去!

    “哈哈!”

    “哈,能欺负张家埠的人,还在他妈肚子里喝羊水呢!”

    “哼,跟我们村挑事儿?瞎了眼了!也不打听打听俺村张凡的大名!”

    张家埠村民议论嚷着,牛逼晃腚,简直嗨翻了天。

    更多的人则是欢呼雀跃!

    有人狂跳,有人把铁锹扔到空中!

    那场面,就像我大华国当年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时那种兴奋,沸腾如火!

    “呜哇呜哇……”

    忽然一阵警笛声,凄厉地自远处传来,声音尖厉,划破上午的天空,给这欢庆场面降了温,人们顿时安静下来,四处张望。

    不一会,就见不远处的公路上,五、六辆警车闪着警灯,如飞向这边扑来!

    报警?

    有人报警了?不对呀,镇警察所离这里十多里,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赶来?

    怎么给人的感觉是这警车刚才就在附近埋伏。

    张凡机警地预感到,这里似乎有什么鬼,他有一种中了埋伏的感觉。

    一眨眼功夫,警车“滋滋”地打制动,一个挨一个地停在路边。

    一辆、两辆……妈的总共七辆!

    倾巢出动呀!

    怎么看怎么像事先就有所准备。

    车上跳下来一队手持警棍短枪的警察,环侍于为首一辆警车周围。

    一个胖警官慢慢从车里站出来。

    他先是看看天空,然后背着手,环视一下四周,有一种气度盖天的霸主气势。

    他跟另一个警官说了两句,那警官一挥手。

    警察立即分散成两队,左右包抄,将张家埠村民围在中间。

    胖警官依然背着手,慢慢地踱过来,脸上没有表情,却带着威严不可侵犯的牛劲。

    咦,警车后面,竟然跟过来两辆商务车。

    车门打开,里面钻出来几个人。

    为首的竟然是张虎勇和电哥!

    “虎子来了?”

    “还有那个电哥!”

    “他们两个来了,可不是好事……”

    谁都知道这两个刺头上次要强买张家埠的林地,被张凡给顶了回去。

    这次两人随着警察前来,一定是没安好心。

    村民开始担忧起来。

    张凡内心也一阵嘀咕:会不会是一场阴谋?

    “老实点!”

    “不准动!”

    “谁动一动,一枪打断你的腿!”

    警察大呼小叫,一点一点地把包围圈缩小。

    面对警棍和枪口,张家埠的村民不能不害怕,紧紧地退缩到一起,惊惧地看着胖警官和虎子。

    而张凡站在最前面,用自己的身体挡着身后的村民。

    “嗯!”胖警官轻轻咳了一下,把手放到前面搓了几下,皱了皱眉,道:“张家埠的?”

    张凡冷笑回答:“了解得好清楚呀!事先有所准备吧?”

    “你是领头的?”胖警官直视张凡问道。

    “没错。咋啦?”张凡反问。

    胖警官生气了:他在这一带从警几十年,那真是所向无敌,连盘踞地头的黑帮都必须向他低头,何况一个小村民?

    张凡竟然敢这样对他说话,口气竟敢这样不礼貌!

    这样的刁民,不送去劳改劳改,也是真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官。

    胖警官发威了,以猫戏老鼠的眼光看着张凡,突然提高声音:“聚众闹事,破坏社会治安,给我铐起来!”

    话音未落,两个警察拎着手铐上来,扳住张凡的手就要铐。

    张凡很轻蔑地一反腕!

    “哎哟!”两个警察捂着受伤的手腕,后退两步,摔倒在地上。

    “我去,这小子厉害!”

    “麻地什么招儿?”

    胖警官低头看看两个警察,眉头一皱。

    “嗯?很厉害的样子!”胖警官又是阴冷地皱一下眉,满脸不屑地道,“可惜,你有枪吗?有枪才是草头王,你小子可能有两下子,可是,枪把子握在老子手里!”

    说着,一拍腰间的手枪:“拒捕?找死!”

    “刷啦啦!”

    十几个警察举起枪,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张凡!

    “抗拒逮捕,行凶伤警,罪加一等!还不乖乖跪下!”胖警官再次提高八度声音,扯直嗓子喊道。

    张凡从容后退半步。

    他不无担心:弄不好,这个胖警官借着我“拒捕”的罪名,或者给我加个袭袭警的罪名,用枪打死我,也未必不可能!

    这些人,阴险得很!

    对于子弹,张凡目前的身手,可是防不住!

    一枪子穿个窟窿,直接要命!

    见张凡有些畏色,一群警察脸上全都露出冷笑,平端着枪,慢慢围拢过来。

    “跪下!举起双手!”最前面的一个警长喝道,枪口直指张凡的鼻尖,距离也就只有两米远。

    “慢来慢来!”电哥忽然从后面跑上前,对胖警官道,“叔,这人我认识,姓张,跟虎子是一个村的,可能跟虎子还有点亲戚。”

    “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谁的亲戚也不行!”胖警官一脸正气地道。

    虎子也跟了过来,掏出香烟,给胖警官点了一支,弯腰道:“葛局长,你消消气儿!这个人叫张凡,是我们村的,论起辈份儿,我还得管他叫祖爷呢。”

    张凡看得清楚,这伙人在演戏呢。

    葛局长长长地吐了一口烟,直喷出去。

    虎子不敢躲闪,那团烟在他脸上砸散,呛得他咳了一声。

    “你祖爷?可不是我祖爷。该抓还是要抓的。”葛局长的口气稍缓了一下,似乎给虎子留了条缝。

    “葛局长,我来劝说他两句。”

    葛局长不置可否。

    虎子转身来到张凡面前,笑脸打量几眼,得意非凡地说:“张凡,怎么样?还是太年轻吧?惹事了吧?聚众打架,破坏治安,还袭警,够判十年了!”

    张凡笑问:“虎子,我观你气色,最近,你好像是床事过度吧?”

    虎子似乎被点中要害,一愣神,问道:“瞎机八猜什么!老子功能超强,能没有三五个女人泄火?”

    “超强未必吧?你脸上多了两条隐纹,可以猜测出,你功能超弱,已经伤了肾气。我问你,最近是不是尿浊尿白?”

    虎子又是一愣,下意识地摸了把脸:张凡特么神医呀!我这点隐秘事儿,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竟然看出来了。我这两天确实在太阳穴上多了两道纹路!

    不过,虎子不想被张凡在对话中占了上风,硬充得意道:“没错没错。我上周替钱庄讨债,那人没钱,我逮住他的两个女儿,把两个雏儿关在家里,玩了几天,确实玩得爽玩得嗨,不过,有点玩大了,身体出了点小毛病!”

    张凡心中一抖:那件令人发指的事,难道是虎子干的?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