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48章判你无期

    这两天网上疯传,有一个借高利贷的欠钱还不上,融资公司雇黑射灰老大讨债,那人吓跑了。老大发怒,把他两个未成年的女儿抢去,强歼五天,放出来时已经不成人形,水肿,严重感染,在医院重症监护室。

    女孩的舅舅去警察局报警,警察却说“这是民间债务经济纠纷”,拒不受理,因此灰老大至今逍遥法外!

    网友都在骂呢。

    没想到,这“荣耀”竟然属于张家埠村的虎子!

    这个伤天害理、千刀杀的!

    坐了这么多年大牢,一点也没有吸取教训。

    愤怒、仇恨,在张凡胸中,萌生出搞死虎子的冲动。

    “你有什么话,说吧,别绕弯子!”张凡道。

    “那我就来痛快的!”虎子双肩一抖,“你别阻挡,让我顺利盘下村里的林地,我可以马上叫葛局长放了你。”

    “咦,天方夜谭!堂堂的大局长,还要一个两劳人员给做主?”张凡微笑一下,轻蔑地问:“眼前的一切,是你和葛局长事先定好的圈套吧?”

    虎子眼中一闪尴尬之光,马上笑道:“是又怎样?你还是放聪明一点好,对你来说,不坐牢比什么都强。”

    “我要是不答应你呢?”

    电哥抢到虎子前面,挥着拳头喊道:“知道吗?我叔整死你就跟踩死蚂蚁一样!”

    电哥嘴大嘴臭,唾沫星子乱飞,有一两点溅到了张凡脸上。

    “好臭,滚远点。”张凡一皱眉,抬手一巴掌,准准地烀在电哥的瘦脸上。

    电哥身体向外一翻,仰面倒向后方,顺坡滚滚儿,落到水渠边,半边身子浸到水里。

    嘴歪了,牙掉了,舌头出血了,缺牙漏风,吐字相当地不清了,却高声喊:“叔,叫他民(们)开枪!先打旦(断)他腿再说。”

    这模样特像鬼!

    葛局长把脸转到一边不看他,深深地皱了皱眉。

    此时,葛局长心中产生了一阵疑惑:张凡这小子难道有来头?

    如果没有硬根子的平头百姓,你借他个胆儿,也不敢打警察局长的亲侄儿!

    看来,其中必有弯弯绕儿!

    此事需要谨慎一此,弄准了再行动。要知道,我这职位可以花大价钱买来的,今天别被张虎勇给拖下水丢了官。

    “虎子,你和姓张的事,属于私事,你们自己解决吧,我们在调解两个村子用水纠纷,这是公务,你懂吧?”葛局长道。

    虎子没反应过来葛局长话里的意思,误以为葛局长是在鼓励他亲自动手,便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火药枪,对准张凡,狞笑道:

    “姓张的,我这枪里装的可是铁砂散弹,手指一动,你身上一百个眼儿!不过,看在都姓张这个份儿上,我给你个活路:你跪下,答应我的条件,然后从我裆底下钻过去,我可以不打死你。”

    看着黑黑的枪口和虎子冒火的眼睛,张凡心下一紧:这混小子真来拚命的劲儿了!

    要是他真的勾动扳机……双方距离太近,确实不容易躲闪开散弹,那铁砂子一打一大片!

    好在虎子只有一个人一枪,我可以突然袭击,先发制人。

    “嗖!”

    张凡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脚尖一踢!

    脚下泥土扬起!

    而脚尖踢起的不仅是泥土,还有一块尖硬的卵石!

    卵石如弹似箭,直接击中虎子。

    与此同时,张凡双掌如风,直向虎子握枪的右手而去。

    虎子根本来不及反应,手己经被张凡拍到。

    一道影子在空中划开,火药枪随风飘去!

    可怜那火药枪上,还连带着两根准备勾动扳机的手指!

    这一招式,连贯清晰,发生在半秒钟之内,定格在虎子倒地之时。

    一众警察惊呆地看着。

    哪个也没有营救的想法,全都被张凡这不可思议的武功给折服了:麻地,比我手里的枪还厉害!以后遇到这小子,可得躲着走!

    而葛局长心中一跳,背后悄悄地出了一层汗,佩服到了极点:神一般的存在!就这手功夫,出神入化,我就是管他叫爹,也不亏!

    虎子闷叫一声,弯腰一个前倾,双膝一软,跪于泥土中嚎起来。

    不过,这小子确实是个滚刀肉。伤成这个样子,蛋被击中,手指被断,却仍然怒目而视,一字一句地道:“张凡,记住,虎子不会放过你!”

    本想就此收手,被虎子一激,张凡又改变了主意。

    既然不知悔改,不如废了他。

    虎子这等牲口,平生只知道到处害人,浪费的口粮多多,实在对不起人类这个称号!

    称他为畜类,也是提拔他了!

    既然是非人类,只配享用非人类的生活。

    娘希屁!

    作恶多端,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张凡小妙手一热,又想起了玄门医谱中那个阴毒掌法——玄门蚀骨法。

    上次给y国阿三上过这盘菜,阿三一年内必烂骨而死;

    眼下,再把菜给虎子端上来?

    少年时欺负过我的,我当然不会轻忘!

    隐忍多年的仇怨,不报不是君子!

    而且,那两个花季女孩被虎子残害,我也可以替她们雪冤了!

    不过,又忽然转念:也未必呀!虎子再坏,也坏不过阿三。阿三死有余辜,虎子虽然有罪,但罪不致死。

    等量的惩罚,才是正义的惩罚!

    好了,虎子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便判他个“无期”吧!

    张凡欺身而上,伸手在虎子后腰上轻轻一拍,笑道:“没事儿吧?受伤,是不好受。这样吧,看你可怜,也看在我们同宗的份上,回村我给你开个方子,你那玩意还可以用!”

    而这看似无意的轻轻一拍,掌中蚀骨寒气已经毒入他椎骨之中,一年之内,虎子会肌肉萎缩,再萎缩……腰间以下部分,带筋带皮,任你什么海绵体、无脂囊,统统不能幸免于毒素的侵蚀!

    虎子感觉腰间一阵麻木。

    他哪里知道中了招儿,殊不知己然在无形中偿还了欠下那两个少女的冤债!

    葛局长却是冷眼旁观。

    以他多年从警的经验,感觉张凡拍在虎子背后的那一掌,有些怪怪的。

    看在眼里,奇在心上,心中疑云重重:这张凡,要干什么?

    听说武林高手奇招极多,刚才这一掌难道大有深意?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