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49章葛局尴尬

    电哥这会儿已经从最初的疼痛中恢复,自己把下巴正了过来,口齿基本恢复正常,跳脚大叫:“叔,叫警察上!先废了他!”

    葛局长纹丝不动。

    他慢慢走到张凡跟前,脸上的笑容已经不是冷笑,而是媚笑!

    “张先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别套近乎。有话直说,今天,我打伤了两个,怎么处理,你说吧。”

    葛局长见张凡神色自若,主动要求承担后果,更加确信他有后台,忙放低身段,小声道:“这个……这个,伤得不是很,很轻吗……”

    “行了行了,我自己做事自己承担,不需要你来开脱我。不过,我得先请示一下。”

    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江清市警察局吴局长的手机。

    “局长,我是张凡……我这里遇到点小麻烦,跟江阳县警察局有点误会……对,对,葛局长也在现场……好好,我把手机给他……”

    张凡答应着,伸手把手机递给葛局长:“葛局长,我有个朋友想跟你谈两句。”

    葛局长已经意识到电话那边不是普通人物,忙接过手机,恭敬地问:“我是小葛,您是哪位呀?”

    “听不出来吗?什么听力?是不是进村普查人口被驴踢了?”一声斥责传来。

    葛局长立即一个立正,“吴局长呀,吴局长我糊涂……”

    “你是不是在搞事情哪?农民争水,警察所要禀公主持,别乱来,现在时节,你要是给我捅出**,我要你脑袋!”

    “我错了,我错了,是听信了一方的报案,搞错了,吴局长,改要向市局做出深刻检查。”葛局长的汗珠已经滴滴地往下淌了,腰也是弯到了不能再弯,好像吴局长真能看见他的卑躬样子。

    “检查的事,往后拖拖再说吧,主要看你表现。我朋友张凡,是神医,连市长都极为欣赏,他户口在你治下,你可要给我照顾好了。要是得罪了张凡,市长怪罪下来,别说你呀,连我都吃不了兜着走,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明白该怎么做,局长您放心。”

    “好吧,这事我就不亲自过去了,张凡那边,一个大神医,亲自去替你们扒坝口,你给我好好招待一顿,完事向我汇报张神医的意见。要是张神医不满意,我拿你是问!”

    我去!

    吴局长命令我招待张凡!

    可见这个张凡跟吴局长关系匪浅!

    而且,连市长都极为看重!这说明,张凡和市长的关系非同一般。

    妈呀,果然遇到了硬点子!

    多亏我刚才冷静,留了一个心眼,否则的话,现在就完蛋了!吴局长还不把我撸了?

    “是,是,我一定好好招待张神医,好好向他学习,向他赔礼道歉……”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当然理解:市局的吴局长,是葛局长的顶头上司,当然是葛局长的爹了!

    现在爹把儿子训了,儿子这回是熊了!

    葛局长摁下红键,双手捧着手机,恭敬地举到张凡面前,标准的“举案齐眉”姿式,嘴里道:“张神医,您的手机给您。”

    张凡把手机接过来,笑道:“吴局长,今天的事儿,你看——”

    葛局长点头哈腰:“张神医,都怪我们县局工作水平太差,您多包涵哪!”

    说完,转过身,一把薅住电哥的衣领,左右开弓,“啪啪……”连连搧了电哥几个耳光,骂道:“吃粪的东西!长眼睛没有?快给张神医跪下!”

    电哥虽然不服,但眼见得是上面大人物发话了,他也不敢不服,更不敢违拗叔叔,便趴在地上,磕了两个响头,不情愿地讨饶道:“张神医,都是我的错,误听了张虎勇的话,冲撞了您。”

    吴局长在电哥上蹬了一脚,对张凡道:“张神医,我这个侄儿是个没出息的货,你要出口气的话,断他两条腿吧!”

    电哥吓得爬到张凡脚下,搂住张凡小腿:“神医,断我一条腿吧,给我留一条,好歹能拄拐走几步道!”

    张凡笑道:“你这两条腿我先记在帐上,以后别老仗势欺民!若是被我听到你的劣迹,我直接去废了你丫的!”

    电哥本来打算借叔叔的警力,把张凡弄进监狱,然后和虎子一起把张家埠村的林地给霸了,没想到踢了铁板!

    虎子看来伤得不轻,一直双手捂裆冒汗珠,站不起来。

    葛局长冲人群喊:“黑石埠的村长,你给我站出来!”

    一个老奸巨滑样子的老头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一路小跑来到葛局长面前,“葛局长……今天的事,我不知情,我刚刚……”

    “闭你妈的嘴!你煽动村民,私堵公渠,强抢水源,是要?”葛局长义正辞严。

    村长有苦说不出:妈的,今天被电哥和虎子给坑了,本来两人答应好,如果村里把渠水给堵了,就给村里五万块钱。

    这下全泡汤不说,还把葛局长给得罪了。

    “局,局长,全,全是我的错……”

    村长汗流满面,突然指着虎子大骂:“张虎勇,泥马没这个能耐,还要装,赶紧给我滚!张家埠人怕你,我黑石埠可不怕你。滚!我草泥马,差点把老子坑了。”

    两个小弟上前来,扶着虎子,狼狈地逃走了。

    村长走到张凡面前,递上一支烟,弯着腰给张凡点上,陪笑道:“张神医,今天的事,全是误会。我们黑石埠和张家埠世代无仇,是友好邻村。都怪我为了蝇头小利,误信鬼话,得罪了您。请多包涵。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张凡本来想训他几句出出气,但一想:此事始作俑者是张虎勇,村长虽然可恨,但以后两个村子还要互通有无,好多关系千丝万缕,不可把事做绝,还是留条通道,便大度地说:“这事我就不说什么了。有葛局长在,我们两家不能不给局长面子。以后有事事先跟我联系一下,有事好商量,不能伤了和气!”

    村长感动地道:“张神医,您真大度。”

    葛局长弯腰笑道:“张神医,请上车,去县城大饭店!”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