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50章老舅

    张凡一摆手,不耐烦地道:“拉倒吧。乡亲们都没吃饭呢,我怎么好意思自己吃?要么你把他们全拉上?”

    “这个……警车不够……这样吧,我叫镇里饭店给张家埠村民送早餐来!”

    说着,拿出手机叫了一个号,“老魏,你马上安排一下,给张家埠村送一百份来!馅儿肉要多,速度要快!”

    “葛局长,您放心,一个小时后送到张家埠!”对方回答。

    渠水哗哗地向张家埠村流去,张凡领着大队人马,得胜归来,所有村民都对张凡报以热烈的掌声。

    “小凡,好样儿的!”

    “张凡,地浇上了,你这下子救了咱村!”

    “下回选张凡当村长得了!”

    “也是,张三叔人是好,不过年纪大了,得歇歇了。”

    张凡见父亲脸上挂着自豪的笑容,便有些兴奋,高声道:“乡亲们,这点小事不算啥!”

    “还不算啥!除了你张凡,谁能搞定今天的事?”

    大约一小时后,镇上的饭店的车开到地头,送来一百份热腾腾的大肉。

    张凡昨天夜里与乐果西施嗨得有点过,这会儿犯困了,打了一个的哈欠。父亲见了,以为儿子晚上看书睡得太晚,便劝他回家补觉。

    张凡吃了两外,见水沟已经完全开通,没什么活了,便回到家里。

    打开手机,涵花发的一串微信跳了出来:

    “小凡,昨天夜里出诊,几点回来的?”

    “小凡,困吧?”

    “快休息吧。”

    “咱妈不会炒菜光会炖菜,你要是不爱吃,就叫镇上饭店送炒菜来。我回去的时候,不准看见你瘦了。”

    张凡仔细看了一遍,一行行火辣的话,阵阵烧在张凡心上。

    忽然,两颗泪珠滴落在屏幕上……

    我,我张凡是不是有点卑鄙?

    背着深情如斯的,却跟新寡过夜。

    天哪,我好恨自己。我是偷嘴的猫!对不起视我如天的涵花。

    她越是信任我,我越是自责自愧!

    难过了好一会,擂了一下头,转念又想:可是,在昨天夜里的情况下,天下男子哪个摊上了,能够免俗?

    假如我是无情的柳下惠,昨天夜里我和乐果西施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那么,对得起乐果西施吗?

    她深夜来访,情热如火,不顾处子的娇羞,鼓足了天大的勇气,自荐枕席!

    我若以假道学家的面貌却之,那真是对她的“天下之大不恭”!

    那样的话,她受到的伤害会比天大!

    那样的话,我岂不是软刀子杀人?

    夫道者德者,权变也;

    道可道,无常道;

    认准夫道死理,却抱伤花败絮之无情,诚可鄙也!

    凡道凡德,皆因情而移。

    无情之道,非正道!

    无情之德,乃缺德!

    再说,我现在初步炼成百战不殆神勇之身,打不完的弹药,用不尽的情意,便给一点安慰何妨?对涵花来说,并没有损失一丁点性之福吧。

    一翻哲学思辨,张凡绕着圈子给自己找理由,才稍得安心。不过,转眼之间,内心还是涌起无法排遣的愧疚。

    挥之不去!

    想了想,给涵花发了一条微信:“涵花,你永远是我的最爱。”

    等了一会,见涵花没回信,慢慢地觉得睡意来临,合眼睡去。

    睡了一大觉,中午醒来,马上看手机微信,涵花已经回复了:

    “小凡,你这话我爱听,我要你一辈子都说给我听。”

    刚要回信,突然班长董江北发来的一条:

    “张凡,你有空没?我去你医务室坐坐?”

    “好呀!快来!我等你!我让我妈给炖个锅,咱俩好好喝两杯。”张凡兴奋起来。

    一个小时后,,董江北骑着他那辆破电动车赶来了。

    一见张凡的新楼盖得如此豪华,董江北啧啧连声,狠狠地擂张凡两拳:“小子,你混得好呀!”

    “一般一般,全班第三!”张凡笑道。

    两人一边吃羊肉火锅,一边喝白酒。

    “张凡,你就不问问我,来找你干嘛?”董江北一杯洒下肚,脸上红了。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小子跟我打什么哑语!”张凡跟董江北是卫校时的铁哥们,说话一向直来直去。

    “是这样,你不是和别人在省城开了一家诊所吗?我有个小想法,你可别驳我!”

    “说!”

    “我老舅是华国国家直属特战队员,退役后应聘参加狂狮战队去了非洲。两年后,在执行任务过程中遭到伏击,全队十七个人,九死八伤,我老舅差点送命。出院后,却找不到狂狮战队的老板,老板潜逃了。老舅两年的工薪,分文未得,目前一身病痛,穷困潦倒,我老舅妈跟他离婚,跟别人跑了,现在我老舅靠亲朋的资助度日……”

    “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想给他找个活干?”

    “对。他现在不能干重活,在你诊所里打更总成吧?”

    “没问题。国家特战队员,一定是九死一生的,没功劳还有苦劳,怎能让他受穷挨饿?明天我开车送他去省城诊所上班吧,薪水少不了他的。”

    “兄弟,你真够意思!我老舅身怀绝技,战力凶猛,要是没有受伤,说不上成为你的一个好帮手呢。”

    张凡内心一动:是呀,由鹏举和卜兴田两大家族,还有泰龙,还有武盟榜上那些被由家盅惑的顶尖高手,都对我虎视眈眈……而我只手单身,早晚要吃亏。

    必须发展自己的势力了!

    而董江北这个老舅,难道不是最佳的人选!

    第二天一大早,张凡开车去董江北家里接他。

    坐上雪佛兰,董江北这摸摸,那看看,羡慕得啧啧连声:“张凡,这车不错呀。”

    “几十万吧。中低档,别人送的。不过雪佛兰是米国车,结实安全,挺实用的。”

    “这还中低档?在我眼里就是天价。我哪辈子能攒到几十万!”

    “别急,一步步来,有困难我肯定帮忙。”

    “我现在就要你帮忙呢。张凡,我最近处了个对象,人不错,就是……看我骑个破电动车,她有点心酸。”

    “哈哈,我明白了,你是想借我的车去晃瞎她的眼?”

    “小子,太了解我了!”董江北擂了张凡一拳。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