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52章鼻钉男现丑

    张凡细细地搭了几分钟脉,由于脉象混乱,气血冲突,不敢直接确定病源,便戴上听诊器,撩开女子前襟儿,露出文胸,把金属探盘在雪白胸前细细探着,还把它深深探进文胸之下,鼓捣了半天,这才确定了病源。

    鼻钉男在一边看得一愣一愣地,好几次想出手制止张凡,但又忍住了。

    张凡思索一下,几秒钟之内,确定下来两套治疗方案:

    第一套,在头顶七个穴位上施行“玉房镇风七星针”。

    第二套,在胸、腹、股三处相关七穴位上施行“玉房镇风七星针”。

    两套针谱,疗效一样。

    第一套明显施起针来方便,应列首选。但既然鼻钉男这么装逼,这么无礼,那张凡就故意施行第二套,气气鼻钉男!

    张凡微扭头一下,含笑斜了鼻钉男一眼,然后尖起十指,灵巧地解开女子小衫的钮扣,捏住贴身内衣的下摆,“嗖”地一下,往上一撩,一直撩到了脖子高度,捎带着把加厚高垫文胸也撩到了锁骨那儿。

    女子前部至少展示出百分之七十!

    站在一边的董江北在这方面是个雏儿,从未有过女人,他是第一次亲眼距离看见雪原风光,不禁红了脸,为了防止血脉贲张,只好有些不情愿地转身走到窗前,向街上瞭望。

    而鼻钉男看见女朋友如同女体盛一样被横摆着,气得鼻子快冒烟了!

    “我草泥马!你干嘛扒我女友的衣服!耍流珉哪!”

    抢上一步,一把抓住张凡的手腕,猛力一拧,想给张凡来个大背摔出去!

    张凡一个翻腕,反而将鼻钉男的手腕抓住,另一只手顺势而上,搭在他肩头,轻轻在肩胛骨处一拍,同时把他手腕往下一顿。

    鼻钉男整个右臂顿时失去知觉,跟没有这条胳膊一样!

    这是什么诡异功夫?鼻钉男一惊,身心俱抖,这个医生怎么身怀武功?

    不行,我还是先忍一忍,让他先把我女朋友治活再说。

    鼻钉男脸上颓然一变,顿时失去了先前的威风,以左手扶着右臂,恐惧地避开张凡的眼光,乖乖地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而此时,他的右臂从麻木中恢复过来,一阵阵剧痛钻入心中,疼得他脸上沁出一层汗水来。

    张凡意犹未尽,没有解去心头之恨,转身到他面前,抬手一记耳光,骂道:“狗才!掂量掂量自个几斤几两,就敢到素望堂撒野?!”

    鼻钉男觉得左边脸颊烧烫起来,忙用手捂住,精神彻底矮化,嗫嚅道:“我,我不是……喜欢我女朋友吗?”

    “啪!

    又是一记耳光搧在鼻钉男的右脸上!

    “你喜欢她?为什么在露天风口里要跟她嘿咻,弄得她中了马上风,离死不远了?”张凡骂道。

    鼻钉男低头不语。

    刚才,他和女朋友在公园逛,走到一处林子里,他见近处无人,便不顾女友的反对,强行上马。不料,潮来之际,一阵冷风袭来,女友当时就抽搐昏厥过去了。

    张凡也不再理会他,从针袋里取出七根毫针,在她胸前腹下腿上,依次施了七针,又从两个太阳穴处点摁几下,最后在百会穴轻轻一拍。

    鼻钉男见针施完了,穴也点完了,而女友还不醒,焦燥地喊:“你会不会针灸?!”

    “你急什么急?抢投胎呀?”张凡手一扬,但没打下去,狠狠地骂道,“要是着急的话,赶紧抱起她,离开这里。”

    鼻钉男害怕张凡那双恐怖的手,不敢再吱声。

    又等了一会,只见女子稍微翻一下身,慢慢睁开眼睛。

    “小倩,小倩,你可算醒了!”鼻钉男跳起来大叫。

    女子四下张望一圈,揉了揉眼睛,困惑地道:“这是诊所?刚才,在公园里发生了什么?”

    “刚才你突然昏过去了,太吓人了,我赶紧把你送到这里抢救。小倩,现在你没事了吧?”鼻钉男声音相当温柔,一边说一边用手轻抚女子的手。

    “没事呀,好像睡了一大觉,不过,太阳穴这里有点疼。”女子说道,用手揉了揉太阳穴。

    鼻钉男感觉自己抓到了机会,想赖掉诊费,愤怒地指责张凡:“你会看病不?啊?我问你,刚才你是不是把我女朋友太阳穴给摁坏了?你这黑诊所坑害患者,我绝不放过你!”

    没有最无赖,只有更无赖!

    张凡简直服了!感情今天是遇见碰瓷的大师了。

    好脚不踩臭狗屎。

    张凡不想和他纠缠了,便苦笑一下,用最后的耐心解释给鼻钉男听:“你听清楚了!她深度昏厥,气血凝滞,没形成血栓,就是万幸了,太阳穴疼一点,也是正常现象。你不要怕我要高价诊费,我只收20块钱针灸费用就成,你可以领你的女朋友走了。”

    那女子听了,狠狠地训斥鼻钉男:“你搞什么搞?人家医生把我救醒了,你不但不感谢,还要找人家麻烦,你那脸都不如屁股!”

    一边训,一边下了诊床,从钱夹里捏出一百元钞票递给张凡:“谢谢医生,不用找钱了。不过,我还想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昏厥呢?”

    张凡一边给她找钱,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对于肺癌患者来说,昏厥是普通发生的现象。”

    “什么?你说什么?”

    女子尖声叫了起来,眼里全是惊恐。

    “你肺上的癌瘤现在处于活动期,所以,你最好不要做剧烈的运动,以免呼吸量增大,刺激癌瘤发育。如果不注意的话,很可能出现肺出血。”张凡认真地说道。

    “癌,癌瘤?”鼻钉男声音颤抖,“你是说,她患了肺癌?”

    “你难道不知情?”张凡惊诧地问,“噢,怪不得在户外演激情戏呢。对不起,我以为这么严重的肺癌患者家属一定知道呢。这样吧,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去找家大医院做个胸透,再做切片检查,就清楚了。这种病还是尽早做手术好一些,早手术成活率能高一些。”

    “你,原来你有病!你竟然向我隐瞒?”鼻钉男生气地问女友。

    “隐瞒?”女子脸色已经惨白如纸,喃喃地说,“我得了肺癌?我得了肺癌……怪不得我夜里盗汗,胸闷气短……”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