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54章红包下雨了

    “水县。你呢?”

    “我也到水县。”她犹豫了半秒,答道,随即假装把手伸去裤袋里取手机,小手却没有伸到裤袋里,反而伸到了张凡的腿上,轻轻地来回抚着,还有细细的手指慢慢点弹着,像一个音乐淑女在静室里深情地弹着钢琴。

    张凡腿上热了一片,热量从腿上向上发展,随即带动全身,脸上也热了起来。

    控制!

    张凡极力用力,屏住神思,迫使自己看着窗外的景物,不往那方面想。可是大脑做主身体不做主,渐渐地,还是有了那种兽性的冲动。

    不好,被发现了太丢人了!

    吓得他赶紧翘起二郎腿,右腿盖在上面,用来遮掩住裤子上出现的尴尬形状。

    这个动作其实已经做晚了。右边的眼光早已瞟在裤子上面,“地形地貌”的微妙变化,已经被她看在眼里,她不禁微微一笑,柔声嘲笑道:“先生很热吧?要么,咱俩换个位置,你到窗口来吹吹风?”

    张凡是真想去靠窗的地方坐着,那样的话,可以不受夹板气,也可以被茶凡遮住自己的尴尬。

    左边的一听两人要换座,情知右边的要把这个美男子让到靠窗的位置来“独享”,便在嘴里小声地哼了一声,故意回头向身后的座位望去,借机把秀发在张凡的脸上抚了一下,把香肩压住张凡的胳膊,使他抬不起来。

    张凡见状情知这位置是换不成了,而且,他还有另一层的顾虑,如果站起来换位置,裤子上的尴尬就会彻底暴露出来。

    “不,不换了,我在这很好。”张凡谢绝了右边的好意。

    “先生做什么职业的?”右边的见左边的那位用肩头控制住了美男,气不过,便“热情”地跟张凡攀谈起来。

    “我是医生,在村里开个医务室,嗯,也算不上医生,就是村医吧。”张凡谦虚地道。

    “你学中医还是西医?”

    “中医,中医。”张凡感觉右边的那只手在他腿上越发地不老实起来,生怕左边的看见,内心更加不自在,说话都已经变了调,好像小偷在警察局里受审一样……

    右边的狠狠地瞄了靠窗一眼,对张凡献媚道:“我有个同学的爷爷是老中医,我妈多年的哮喘,被他开了两副药就治好了。中医厉害。”

    “嗯,中医西医各有所长吧,看你是什么病,慢性病中医擅长,急病和肌理损伤性的病例,还是西医快捷一些。”张凡理性地说着。

    “先生说话真有学问,医术一定高。”右边抢着恭维。

    “一般一般,就是看个头疼脑热的小病,混口粮食吃。”张凡继续保持谦虚。

    左边启齿一笑,把蓝色小衫领口揪起来搧了两下,松开手时,却是松开了一只扣子,露出更多的肌肤来,“先生,我最近一直身体不适,你给我看看好吧?”

    恳求的眼色加上挺直的胸脯随车厢晃动,让张凡无法拒绝,便压住越来越重的呼吸,舒了口气,打量几眼,道:“大姐,你身体素质很好,没啥别的病,只是需要注意饮食,多吃蔬菜,然后,脂肪肝会慢慢恢复的。”

    一愣,吃惊道:“你……怎么知道我有脂肪肝?”

    张凡当然无法承认自己神识瞳的秘密了,微笑摇头,委婉地拒绝道:“这个,属于医家行规,不宜公开说明。只要我没说错就好。”

    脸上现出崇拜的神色,叹道:“都说老中医能察言观色,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有这么高的医术,简直不可思议。”

    话音未落,靠窗的醋意大发,伸手拉了张凡胳膊一下,“光顾着说话了,你的冰棍化了。”

    张凡一看,果然,自己手里的冰棍融化着,一滴滴地往下淌着白色的水,有两滴清晰地滴在靠窗的腿上……她的长裙卷了起来,露出来的部分跟冰棍的雪白几乎一个颜色。

    “对不起,真对不起……我,给你擦擦吧。”张凡慌张地说着,掏出纸巾,轻轻替她擦掉。

    “没擦干净呢。”她看了一下,说道。

    张凡又扯出一块纸巾,细细地反复擦了擦。

    她半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令左边的很看不起,冷声讥讽道:“已经擦干净了,要是还想擦的话,用手指抹一抹吧,很受用的。”

    靠窗的当然能听出话中的意味,她并不发怒,反而睁开眼睛,微笑着,轻轻握住张凡的手,柔声道:“可以了,别再擦了,有人不高兴呢。”

    她的手细软凉爽,如绵一般,张凡顿时感到舒服透顶,比吃冰棍还爽,真想这只手继续握在自己的手上。

    似乎心有灵犀,她把张凡的手握住之后,并没有移开,而是轻轻地摁住它,摁在自己的腿上。

    张凡心虚地看了一眼对面的乘客。好在对面几个人都闭眼睡着了,没有人看到这惊艳的一幕。

    左边的却是从眼角的余光中瞥见了这一幕,不禁皱了皱眉,心中暗骂一声臭不要脸,用香肩轻轻碰了碰张凡,道:“先生,你能不能给我开副方子治好我的脂肪肝?”

    张凡苦笑一下:“没有纸笔呀!”

    “这还不容易,你用微信发给我不就结了吗!”

    说着,便把告诉了张凡。

    张凡本想用没纸笔的说法推辞,不料现在被给逼到了死角,没办法了,只好用微信给她发了一个方子,然后说道:“连吃三个疗程。中间忌辣忌油腻忌房事。”

    眼里眉梢全是情意,灿烂地笑着,“先生,谢谢你。”

    说着,刷刷刷,连续给张凡发起了红包,一个,两个……每百元。

    “别别别……”张凡忙阻止道。

    “别拦我,我这个人,从来不会白白让医生给我看病的。”说着,不断地发着红包。

    张凡手机屏幕上一片“包雨”落下,砸得满屏都是!

    狂发一阵,累得手酸了,终于停下来。

    张凡粗粗一数,40多个红包!

    算起来有八千多元。

    “我只给你开了个小方子,哪里值这么多钱!我不会收下的,24小时后系统会自动退给你。”张凡无奈地说道。

    “你如果退给我的话,明天我会发一百个给你。”威胁道。

    这个……倒是厉害!

    明天和涵花在一起,如果真的有人发来一百个红包,肯定被涵花给发现。张凡到时候怎么解释得清楚?解释不清的话,又会把涵花气得不轻!

    “别别,我收下,收下还不行吗?”张凡服输了。

    看到这一切,靠窗的简直快气崩了!

    她向张凡这边靠了靠,张凡感觉到胳膊上碰到了罩罩,忙向左边挪了挪身子。不过,没有挪开,反而更紧地挤上来。

    右边哪里知道张凡是在躲旁边那位,她误认为张凡主动往她身上靠,不禁心中一喜,暗道:这帅锅,收了我的红包,马上就挤过来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