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55章补卧铺

    靠窗的见张凡躲她,用力把身子贴过来,玉臂缠到张凡胳膊上,嗲声娇气地道:“先生,你就不能给我看看病?”

    “你也有病?”

    靠窗眼中冒火,看着张凡健美青春的身材,馋急眼了似地,恨不得把张凡一口吞下肚子里。张凡见她如此,知道她是那种特缺男人的,浑身都在散发着空虚和召唤。

    “我肝部难受……你摸一下,这儿——”紧握张凡的手,探进衣内,向腹部探去。张凡万万没有料到她如此大胆,只感到手上粘了一块奶酪一般,触电似地一抖,忙把手抽了出来。

    “先生,好多天了,我肝部一直疼痛。你能帮别人看肝,就不能帮我看看?”她半闭媚眼,眉梢上挑,红红的嘴唇张开着形成扁扁的o形,似有求吻的意思,心中暗暗怪道:这个帅锅太木讷了。

    “那我帮你把把脉吧。”张凡与其被她搂住不放,不如腾出手来给她把把脉来得轻松。

    高兴了,熟透的身体透露着风情,伸出藕似的手腕,放到茶托上。

    张凡终于从她的束缚中脱开了手,轻轻搭在她的腕脉上。

    张凡把了许久,眉头微皱,心中升起疑云片片。

    “什么情况?”紧张起来。

    “方便问一下吗?你今年芳龄——”张凡不解地问。

    “还芳龄呢,三十了。”有一点微羞。

    “结婚了吗?”

    “结了。”

    张凡犹豫起来,不肯再往下问。

    “到底怎么了?你说呀!”少女以手摇晃张凡胳膊,娇声催道。

    张凡定了一下神,终于问道:“你老公身体还好吧?”

    “还行吧。”

    “我指的是那方面,那方面还正常吧?”

    洁白的脸上,微微一红,显示出内心变化,低下头,声音放低了许多,羞羞地说:“我老公跟我分居好久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的脉象表明,你下面长了一个瘤子,根本无法正常房事。”

    “你……你是人是神?连这个都能把脉把出来?”的崇拜无以复加。

    张凡暗笑,心中道:《玄道医谱》脉象谱难道是闹着玩的吗?这么明显的脉象我都号不出来,岂不是辜负了那本稀世奇书?

    张凡笑了:“你的脉象上实下虚,间有急脉冲关,因此我判断必是宫外附件有肿瘤,阻碍气血行畅而致。而肿瘤目前己有核桃大小,即使月事通过都不易,何谈正常的房事?”

    左边的听说靠窗的长了瘤,心中是又解恨又同情,探身过来,顺势以右身贴紧张凡,说道:“这位妹妹,那个东西长这么大了,怎么不早点去手术?”

    靠窗的叹了口气,说:“我这次来省城,就是去省肿瘤医院看病的。大夫说,手术后就会绝育。我还没生孩子,我特想要个孩子,所以犹豫着。”

    左边其实很有同情心,跟着叹了一口气,眼圈有些红,看了一眼张凡,问:“这位先生,你医术这么高,难道不能治治她的病?”

    “就是么,你仅凭号脉就能断病,一定也有神术治病吧。”靠窗加了一句,同时以小手偷偷在张凡腿上轻轻掐了一下。

    左边的感觉张凡身体抖动了一下,心中明白是被人摸了或掐了,心中不忿,也悄悄把手伸到张凡腿上,偷偷掐了一下。

    张凡左右受掐,而且都是柔软无比的小手,身上从被掐之处,升起一片,坐不安宁,讪笑着说:“我这个人哪,医术倒是会一点,但如果别人总是掐我的腿,我就什么也不会了。”

    两个女的同时伸出香舌一惊,马上把手缩回去。

    “这个瘤子,也许我能治,不过……”张凡打住了话头。

    “钱没问题。不差钱!”靠窗赶紧把话递上去。

    张凡摇了摇头:“不是钱的问题。我没试过,所以不敢说一定能治好。”

    “这样吧,”靠窗说,“我加你微信,回去后我们联系一下,然后选个时间,你去我那里。不管治好治不好,总要试试。我可不想去医院手术,在那里割个大口子,想想就心惊。”

    张凡一听,也不由得一紧:“那好吧,等我探亲结束,我们抽空见面。在这期间,我研究一下你这个病例,希望能找到一个好办法。”

    靠窗激动起来:“先生,我叫汪月,住在林市。有空一定到我们那里做客呀。”

    林市是这一带有名的旅游城市,有好几个国家四星级旅游区,张凡早就向往去那里玩玩,“好吧,我一定尽快去一趟林市。”

    正在这时,广播喇叭响了起来:“各位旅客请注意,现在有三张软卧车厢,请需要的旅客前去列车第七节车厢,找列车长办理补票手续。”

    而张凡坐的车厢,正是七号车厢。

    张凡已经被两个挤得快热出痱子了,现在突然有了软卧,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张凡不顾裤子上的问题,站了起来。

    “你要补软卧?”左边的问道。

    “嗯,”张凡慌张地答应一声,便向车厢前方的列车长办公席走去。

    两个互相看了一下,不约而同地站起来,紧跟着张凡走去。

    “补张软卧。”张凡以为甩开了她们,兴奋地把钞票递给列车长。

    列车长看了张凡的车票,也没说什么,刷刷几下,把软卧办好,连同零钱,一起递给张凡。

    张凡接过来,转身要走,迎面发现两个正站在他身后,全都笑眯眯地看着他。

    不好,粘上了!

    张凡沮丧地暗道一声,脸上拉起不自然的微笑,“你,你们……”

    “我们也补软卧呀!”汪月歪头一笑。

    “也,也补?”张凡张口结舌。

    “我们就不能补吗?快让开,一会来人把票抢没了。”左边的一边说,一边伸手拉开张凡,抢到前面,对列车长道:“我也补一张。”

    她回身指了指呆若木鸡的张凡。

    接着,汪月也补了一张。

    张凡在前,二女在后面,三人艰难地挤过三节车厢,来到了软卧车厢。

    张凡心里在祈祷道:老天哪,保佑我别跟这两个缠人精一个号!

    可是,事与愿违,三个人恰恰是一个号。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