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59章深不可测

    两个西服男见状,情知遇到了真正的高手,瞬时后退两步躲开。

    胖老板冲走廊里大喊:“来人,快来人,叫厨房小王快来!”

    “来了!”

    随着一声尖叫,一个身穿白色厨师服,头戴高顶厨师帽,手舞大菜刀的瘦子飞跑而至!

    “老板,谁闹事?”他的菜刀横竖舞着,眼睛血红。

    “他,他!”老板指着张凡,跳脚大叫,“劈,劈他!往死里劈他!”

    瘦厨师眼中含凶,张凡猜出来,这是一个练家子。

    众人见要出人命,纷纷闪开,让出一条路。

    瘦厨师大菜刀一舞,白光闪闪,立了一个门户,手指张凡:“哪来的?也不问问我王子大刀在不在就敢撒野?”

    “王子大刀?江湖绰号?”张凡蒙逼问道。

    “n省地界,谁不知道我王子大刀?你小子是外地的吧?好,不知者不怪,快跪下,磕两个响头,饶你一条胳膊,不然的话——”

    王子大刀把手中菜刀指向张凡,含笑不语。

    张凡含笑看了茶桌一眼,突然挥掌一拍,重重地拍在茶桌之上。

    “哗——”

    红木茶桌被拍得散了架子!四条桌腿七扭八歪,桌上的茶杯翻倒在地!

    张凡这一拍,颇有深意。除了他自己,相信没有任何人料到他会有后续的想法:买下这张茶桌!

    因为,他刚才喝茶时,已经透视发现,这茶桌里有秘密。

    “好哇,你砸坏了我的茶桌!小子,你知道这茶桌值多少钱?”老板心疼地大叫起来。

    张凡也不理会老板,冲王子大刀勾勾中指:“来,小子,近点!”

    王子大刀被激怒了:“说你找死你真找死!”

    刀锋一闪,冲张凡的胳膊劈了下来。

    刀风嗖跟地响!

    对这种小角色,张凡也真是不想跟他多废话,伸出小妙手,向菜刀上轻轻一拍!

    王子大刀手上一麻!

    定睛一看:妈呀,手里哪还有什么菜刀,光剩一只木头刀把了!

    整个刀面,四分五裂,散落在地!

    张凡伸手抓住王子大刀手腕,沉声道:“小子你跪下,可以饶你一条胳膊!”

    说着,轻轻一握。

    “卧槽泥马,要断老子胳膊!”

    王子大刀疼得惨叫起来!

    不过,骂归骂,跪不跪由不得他!张凡手上用力,王子大刀无法阻挡,不由得跪了下去!

    “扑!”

    张凡在王子大刀背上加了一脚!

    这小子嘴啃泥向前冲了两步,面部摔在地上。

    张凡再出一脚,蹬开他,回身伸手拉起涵花:“媳妇,我们走!”

    “你你你,你别走,茶钱,还有,你要赔我的红木茶桌!”老板不敢靠近张凡,只是跳脚嘶喊,“你走的话,我报警!”

    “报警?”张凡回头道,嘲笑地道:“报警?我有点害怕!”

    “哈哈,知道害怕就好,”老板竟然没看出来张凡在嘲笑,道,“害怕就赔钱!这红木茶桌是我花二万块从马路对过红斋坊买来的古董!我手里有发票,要是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去红斋坊打听打听。而且,现在红木早就增值了!”

    “增值了?红木增值了,这个……我倒是有所耳闻。”张凡很明事理地道。

    老板以商人的察言观色能力,判断出张凡出得起高价,便喊道:“现在起码要四万!”

    “四万?”张凡惊道。

    “怎么?嫌贵?”

    “你有没有搞错?才四万?”

    “四万,一分不能少!”老板喝道,心里却是十高兴:麻地,没想到今天在这外地小子身上发了一笔财。

    张凡乐了,道:“你个!我以为你跟我要二十万呢。好好好,既然你认可四万,咱们就以四万定价,不准反悔……来吧,把帐号告诉我,我马上打钱过去!”

    张凡说着,掏出手机。

    涵花扯了他一把:“你糊涂了,这么张旧桌子,值四万,他是在讹你!”

    “我们要讲理嘛,这只桌子价值不菲。”张凡劝道。

    涵花急得红了脸,拽住张凡的手摇晃着:“你也不去市场打听一下,随便就赔人家四万?”

    “我在省城看过类似的红木茶桌,没有低于四万的。”张凡笑道,随即向涵花使了一个眼色。

    涵花见张凡表情神秘,情知他有玄机,便假装生气地扭过身不理他。

    老板听张凡这么一说,觉得叫价低了,有些肉疼。按张凡这个痛快劲来看,再多要几万也可以。

    不过,转念一想,四万也属高价了,同样的桌子,在古董市场上不会超过两万。

    于是,便以激动的颤声,把帐号报给张凡。

    张凡输入了帐号之后,忽然说:“老板,我赔钱之后,这桌子可就归我了,你可不能有异议呀!”

    “当然当然。”老板冷笑道,“你拿回去,找人修一修,胶一胶,漆一漆,说不上还能用呢。”

    张凡微微一笑,把四万元打了过去。

    老板一看,钱真的到帐了,顿时乐得眉眼大开,嘴都闭不上了,忙冲外面喊:“来人,帮这位先生把桌子搬走,送到家里。”

    马上来了两个伙计,把破掉的茶桌抬起来,搬了出去。

    高矮两个西服男一直在旁观冷眼观察。

    他们起先以为张凡要戏弄老板,但看见张凡真的把四万元打了过去,心中嘀咕起来:这小子身怀绝技,绝对是不世之武林高手,他怎么可能这么痛快地被老板四万讹诈?

    看来,此人不但武功超绝,而且有深不可测的素质!

    想到这,两人不禁对张凡生起无限敬意,趋步上前,拱手谢罪:“先生,得罪了,得罪了,都怪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老人家。”

    张凡一乐,姿态很高,也冲高矮两个西服男一拱手,笑道:“兄弟,不就是要我腾个房间吗?这有什么难的?好话好商量嘛。”

    说着,领着涵花,往房间外走。

    “先生,真是太麻烦您了!”高个西服男赔笑道。

    “先生,要不,您还在这房间用茶,我们换个房间吧?打扰您老人家的茶兴,真是太不应该了。”矮个西服男也赔笑道。

    “不用了。大家行走江湖,互相行方便嘛。”张凡大度地说。

    “那……我们也不能白白让先生腾房间,来来来,这是两千块钱,请先生换家茶馆慢用!”高个西服男掏出一沓钱送了上来。

    张凡接过钞票,一分两半,塞给两个搬桌子的伙计:“拿着,这是你们两人的搬运费!”

    两个伙计被天上的馅饼砸蒙了,乐颤颤地把钱揣好,问:“先生,桌子往哪送?我们给您送到家里。”

    张凡乐了乐,指了指马路对面的红斋坊,“送到红斋坊!”

    老板乐了,冷笑道:“对,说不上能卖几个钱呢,先生,需要我跟您一起过去,帮您抬抬价不?”

    高矮两个西服男心中怀疑道:这小子四万块出手那么大方,怎么,转眼又要去卖破烂换几个钱?

    不可能,这里一定大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