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60章老种翡翠

    两个西服男偷偷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点头,决定去看个究竟。

    “呵呵,那么,我们也跟去看个热闹?”高个西服男冲张凡道。

    张凡把手一招:“无所谓人多人少,大家捧个人场,都来都来!”

    说完,大步向外走去。

    一伙人都跟在他身后,来到街对面。

    因为这个镇是旅游区,游客不少,生意也好。红斋坊店里原本就有十几个游客在挑选古董,张凡这一伙十几人一到,里面更热闹起来。

    好多路人人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纷纷进来观看。

    红斋坊老板忙迎上来,刚要打招呼,却发现了两个茶馆伙计抬着那一张破的茶桌,便问张凡道:“先生,您这是——”

    张凡微微一笑,道:“想卖掉!”

    老板打量一下茶桌,忽然眼睛一亮,然后一皱眉,道:“这,这个茶桌是我们这里卖出去的,对了对了,不是您买的吗?”

    老板说着,抬头疑问地看着茶馆胖老板。

    胖老板很畅快地说:“这位先生把它损坏了,赔了我钱。他想问问你收不收它?”

    “开什么国际玩笑?”红斋坊老板大摇其头,“碎成这样,收什么收?快抬走吧!”

    “就是嘛,这桌子裂面面断腿的,还能用吗?”

    “拿去烧火都不行,有油漆!”

    “这小子是赔人家钱赔得肉疼,想找回点损失吧。”

    “也是够可怜的。”

    人群里发出一片议论。

    张凡微笑看了众人一眼,转而对红斋坊老板道:“送上门的大买卖,真的不做?”

    老板苦笑了半天,无可奈何地道:“先生,您看,我这儿赶上旅游旺季,生意很忙,真的没功夫跟您侃大山,您要是没事找乐子,等我晚上关店了,您来我这里,我跟您喝两盅怎么样?”

    这老板,也真是玲珑,话说得到位,又不得罪人!明明是赶张凡滚蛋,听起来却像要跟他交朋友!

    “老板,我跟你一样忙,哪有功夫跟您侃大山!我是实心实意给跟您交易。”张凡仍然微笑,平和的语调听起来像在聊家常。

    咦!还是个撵不走的主儿!

    老板眉毛拧到了一起,又想了一下,道:“先生,要么这样,您把这桌子放这儿,您改日再来,到时候我们再商量商量。今天不行,今是长假旅游日,顾客太多我接待不过来了。”

    “老板,我可以说,您做成我这一笔,顶你干几个月!”张凡笑着。

    “先生,这怎么可能!”

    “不信?”张凡乐了,拍拍桌子腿,“我跟您说,这里……老板,您能不能借我把斧子?”

    老板见张凡手拍桌子腿,便注意倾听声音,听见里面发出“咚咚”的声音。

    以他多年鉴定文物的经验,他不禁心中一动:这声音好怪异,莫非里面有夹层?

    “斧子没有,这个水果刀……”老板递过来一把亮锃锃的水果刀。

    张凡接过来,向桌腿上撬了撬。

    无奈水果刀太薄,几乎撬断。

    “算了,来个痛快的!”张凡说着,把水果刀扔在一边,抓住桌子腿一掰,卡地一声,掰断了。

    众人一惊:这人好有力气!

    张凡把桌子腿平放在砖地上,低头向内查看了一会,然后举起手,“啪”,拍了下去!

    “啊!”

    可怕的赞叹声从四周响起!

    只见红木桌腿被拍裂开来!

    里面有一个圆孔形夹层,夹层里面塞着一串项链!

    出彩了!

    果然是有夹层!

    “有货!”

    “肯定是宝!”

    众人一片惊叹,眼睛都是又红又亮,好像发财的不是张凡而是他们自己。

    张凡尖起手指,捏起项链,举到空中。

    阳光下,一串项链,晶莹老绿,剔透润和,高贵的光泽似乎闪着凉凉的寒意!

    “老种翡翠!”红斋坊老板一眼便看出来,这是一件稀货珍品!

    “啊!”

    “这……这也太神奇了!”

    “少见多怪,古董里夹珍品,是常事!”

    “这项链得值多少钱哪?”

    红斋坊老板上前一步,拱手道:“这位先生,老朽真是惭愧,适才对您多有不恭,还请见谅!请问,您还能和我做成这笔买卖吗?”

    “我既然把东西送到贵店,那就是诚心跟您做成这笔生意。您是行家,您给开个价吧?”张凡斜了一眼茶馆老板,他已经是目瞪口呆汗如雨下了。

    红斋坊老板拿出放大镜,反反复看了约有十几分钟,这才舒了一口气,赞叹地道:“先生,成色极佳,成色极佳。我开店二十年,这样纯的翡翠,也只见过一两次。绝对是上好翡翠,上好翡翠!”

    张凡心中颇为感动:这个老板不奸不滑!

    “那,您给估个价,如果我觉得合适,就成交。不合适的话,我们去省城找专家鉴定一个合理价格,好不好?”张凡真诚地道。

    红斋坊老板对这串翡翠相当喜欢,一心把它拿下,便伸出一只巴掌!

    “五万?”有人惊呼。

    “哇!一串项链五万!太值钱了!”

    “这小子发了!”

    “麻地我怎么拣不到桌子腿?”

    老板斜了一眼观众,鄙夷地道:“不懂行,瞎掺乎什么!五根手指就是五万?”

    “那是多少?五千?”

    老板也不再理会这些二货,又看向张凡,大声问:“五十万!怎么样?”

    “哇!”又是一片惊呼。

    张凡对于这个价格,第一感觉还是认可的。

    自从认识钱亮之后,经常陪钱亮出入于拍卖会,对古玩珠宝有一定的了解,像这样的翡翠老种项链,大约价格就在三十万到七十万之间。而这个红斋坊的老板出价五十万,也属于良心价,没有欺负张凡外行的嫌疑。

    “成交!”张凡道。

    “痛快!”红斋坊老板拍起手来,“我经营古玩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您这么痛快的卖主!一口价就让我拿下来,感谢感谢。为了表达我的一点欣喜之意,我想赠送跟您一起来的这位女士一样佩件,不知女士肯不肯赏光?”

    呵呵,这个老板要赠送涵花一个佩件,这当然是好事。

    涵花有点不好意思,而张凡极力怂恿她:“老板美意,你不要不给人家面子。”

    涵花只好点了点头。

    老板指着货架说:“这位女士,您可以随便选一只佩件,五万以下我赠送,超过五万的部分,我打半折给您。”

    涵花便红着脸,在店里转了一圈,选中了一只细珠鸡血石手链,标价5万元。

    红红的手链,戴在涵花雪白的腕子上,格外鲜明,特别亮眼。涵花第一次戴这么好的手链,激动得低着头,悄声问:“小凡,是不是太张扬了?”

    “好看好看。我喜欢。”

    “你喜欢就行吧。”

    从前到后,二十分钟不到,买卖成交。

    而茶馆老板却是透顶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他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呢!

    张凡把五十万入帐,脸上挂着很不在意的样子,拍拍茶馆老板的肩膀:“记住,以后要做好人!如果你今天不是对我那么态度恶劣的话,也许这项链还在茶桌之内。但是你太恶了,我才不得己戏耍你一下。”

    茶馆老板张口结舌,蒙登了,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张凡不再理他,在众人的赞叹声中,挽着涵花,缓步走出古董店。

    回到刘家庄时,两台空调已经提前送到家里,三个安装工人正在墙上钻洞打孔,张凡便上前帮着一起干。

    涵花妈妈见女儿女婿又花了一万多块买空调,心疼得不得了,直说太贵了。

    “这么花钱怎么行?就是金山银山也要花空的!”妈妈急得直搓手。

    “咱普通人家,哪里好搞得这么洋!再说,电费一年也是一大笔钱呀!”爸爸也是一边感动地笑得合不拢嘴,一边着急地说。

    涵花悄悄把妈妈拉到一边,悄声道:“妈,张凡爱花,你就让他花吧。他表表孝心也是应该的。”

    “女婿孝敬,妈当然高兴,但也不能大手大脚。”

    “妈,你不知道,他能花更能挣。刚才,我们在镇里,又挣了五十万!”

    “五十……万?”

    “是呀!我还能骗你。不信的话,你问问小凡。”

    涵花妈妈直接发呆了,过了老半天,才叫道:“小凡,你过来,妈问你件事。”

    张凡拍拍手上的灰,走过来,“妈,有什么事?”

    妈妈小声问:“你刚才在镇里挣了五十万?”

    “是呀,没错。”

    “没抢银行吧?”

    “妈,瞧您说的。您也不想想,抢银行的话,我能带涵花去吗?告诉你,我是转手买卖一件古董赚了点钱。”

    说完,又转身去干活了。

    看着张凡忙碌的背影,妈妈小声地喃喃:“同样的村医,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咱村的刘村医……人是好人,可是混得太差了,唉。”

    妈妈一提到刘村医,涵花忙说:“妈,刘村医帮咱家好多忙,小凡说了,要送他两万块钱表达一下心意。”

    “那不是又要你们破费?”妈妈又是叹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街上有些骚动起来!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