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62章大家族

    刘村医看看已经过了二十分钟,救护车还没有来,情知不妙,再等下去,少女非死不可。

    于是,他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在少女头上和脚上下了几针。

    少女苏醒过来了,终于熬到了救护车赶来。

    刘村医本来做了一件好事,可是却给自己惹来了大麻烦。

    那个少女在县医院住了三天院,虽然生命脱离了危险,却留下了一个头痛病。

    发起病来,痛得把头往床头撞,寻死上吊的。

    也许是县医院的医生为了免责吧,他们对少女家属说,少女是被那个村医的针灸给搞坏了神经,引起了什么“物理性神经损伤并发症”。

    接着,一个年青人,领着一伙人找到了刘家庄,号称朱家人,把村医务室砸了一通,勒令刘村医限期把少女的病治好,否则的话就要他以命偿还!

    刘村医本来是胆小怕事的人,遇到这事,怎能不绝望。

    更何况,少女家里不是别的普通人家,而是n省一霸朱家。

    提起朱家,n省人没有不知道的:他家家族企业庞大,政商玩得转,黑白通吃,据说不论哪届新任省长上任,都必须第一个去朱家拜山头,否则的话,不但省里的社会治安搞不好,经济更是一塌糊涂。为什么呢?因为朱家在街面上的势力极大,警察破案,都要求朱家帮忙,否则的话涉及到朱家的人,警察根本不敢去抓。经济上更是厉害,朱家只要把家族企业向外省或外国迁走几个,n省的经济马上滑坡。经济滑坡了,省长你还当个屁!

    而小小的村医,竟然得罪了这样一个惹不起的大势力,只有死路一条了。

    除了任人宰割,只能投环自尽了!

    悲哀!

    全方位的悲哀!

    张凡心中一股闷火,慢慢地燃烧着。

    “涵花,你身上还有多少现金?”

    涵花忙把钱夹拿出来,数了数,有七百多。

    张凡钱夹里有五千多,他把两人的钱合在一起,递给刘村医妈妈:“阿姨,这点钱你先拿着,我过后会去银行再取来一些。”

    刘妈妈极力推辞,张凡把钱放在桌上便与涵花离开了。

    走出刘村医家,张凡默不作声,心情相当沉重。

    悬壶济世!

    是古代名医的人生理想,乃是大作为。

    然而,济世济世,这混蛋世况,你济得了吗?

    以刘村医的情况来看,他精神几近崩溃,如果朱家再来催逼,他很可能再次寻死!

    刘村医是涵花家的大恩人,张凡怎能坐视不管?

    怎么管?

    提把大刀杀去朱家?

    跟朱家这样的势力扯上关系,你根本无法硬碰硬。

    张凡想了一下午,快到晚上时,对涵花说:“涵花,我们如果把朱家大小姐的病给治好了,那岂不是帮刘村医解了围?朱家就不会再来找刘村医麻烦了。”

    张凡的性格是遇强则强,今天第一次做出了“退却”的选择:满足朱家的要求,尽管这有点被人勒索要挟的感觉。

    “小凡,这是最好的办法。你知道吗,昨天你问我刘村医好像有心事,但我不告诉你原因,你知道为什么吗?我是怕你去跟朱家说理,给自己惹了麻烦。你在江清有一定势力,比如孟市长家、周韵竹的天际集团,都是你的后台,所以,卜兴田和由英两家暂时不敢明着对付你。但现在,你在水县,在n省,你什么背景也没有,根本不是朱家的对手。”

    “那我们就去找朱家大小姐。”

    “但你不要意气用事,不要跟人家打赌,更不要把话说满。”涵花嘱咐道。

    “好的,我知道了。”

    第二天上午,一个阳光挺足的天气。

    n省省会贵族花园,一个俯瞰全市的临江公园小区,尽显气派的森林和草坪,一幢巨大的四楼豪宅洋楼掩映在楼边的花丛之中。

    高大的黑铁栏杆,围圈了数千平方米的院落,威严的大门前,门卫室前站着三名黑衣人,个个手背身后,昂首挺胸。

    张凡从雪佛兰里走出来,四处环顾一下,信心十足地向大门走去。

    “先生,您找谁?”

    一个门卫走过来,细声细气地问,前身还略倾了一下,表示对来客的尊敬。

    张凡有些奇怪:这种豪宅里的看门人一般较凶,眼下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的中档雪佛兰就把他震住了?

    不会。

    “朱家大小姐在这里吗?”张凡问道。

    “你……找大姐做什么?目前她身体不适,不能接见任何人。对不起,先生,您还是改日再来。”

    “我是医生,来给她治病的。”

    这话一出口,门卫马上拉开大门,将张凡让进去:“先生,您一定是看到了朱家的悬赏广告了吧?祝您好运,谁能治好小姐的病,悬赏百万哪!”

    “悬赏百万?有医生过来投标吗?”

    “来过来过,走马灯似地来了十几个,据说都是什么专家教授,还有什么著名老中医,结果……嘻嘻,全都没用,小姐的病越来越重了。”

    卫门一边说着,一边替张凡拉开楼门,冲里面喊:“魏姑,来医生了。”

    一个中年女仆闻声走出楼门,快步上前,也没说话,引着张凡,左拐右拐,来到一间大客厅。

    张凡看见客厅沙发里深陷着一个青年人,正在低头玩ipad游戏。

    “宫少,来客人了。”女仆说了一声,转身走了。

    叫宫少的年青人又使劲摁了几下,大概是过了一个关吧,这才抬起头。

    他用怀疑的眼光打量张凡。

    张凡不请自坐,面对面细细打量宫少。

    细高细高的个子,足有一米八五以上,可能是长期玩游戏的关系,背是弯的,头前倾,给人相当不舒服的感觉。身穿一件宽松蓝绸长衫,一条宽大灯笼马裤,手指上戴着核桃大的镶钻金戒指,细长而苍白的手指,不断地在沙发扶手上敲着。

    张凡不禁在内心感慨:真是典型的一个阔少。

    “又是医生?”宫少的声音里带着反感。

    “是的,来给朱家小姐看病。”张凡平静地道。

    “给小姐看病?你有资格吗?请问,你在在哪家大医院高就?什么职称?”

    “村医务室高就,职称目前是空白,将来不好说。”张凡冷笑着回答,心想,怎么今天出门不利?一来就遇上个白痴!难道非得大医院院就职的高级职称才能救小姐的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们去首都最大的医院找院长呀,按这个道理,小姐的病一定能治好。

    扯呢!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