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63章真相大白

    “哈哈哈哈……”

    宫少突然仰面,发出一阵狂笑。

    “好呀,村医,村医,连村医都来了!我就说过嘛,悬赏的办法不行,见钱眼红的人有的是,冲这一百万悬赏,什么下三烂的人都想冒充神医来试试运气!”

    宫少骂人骂惯了,出口成脏,直接喷了张凡一脸狗血!

    “宫少,”张凡并不恼怒,“听你贵姓姓宫,似乎不是朱家的人吧?我要见朱家家长。”

    “什么?你竟敢说我不是朱家的人?”不知张凡的话触动了宫少哪根神经,他忽然愤怒了,“我是小姐的未婚夫,朱家的准女婿!”

    哟,张凡在心里笑了:堂堂朱家,名震大华,竟然招了这种德行的人当女婿!

    什么眼光!

    “你既然是朱家的女婿,还且还相当地‘准’,那我问你,小姐的病现在怎么样了?”张凡尽量忍住笑,平静地问。

    “小姐病得相当厉害,随时有生命危险!”

    “这么危险了,你当未婚夫的,竟然有心玩游戏?而且还阻挡医生就诊?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冒充的!怕不是看门的门卫吧?”

    这一句话,又是触动了宫少的哪根神经,他被刺激一下,坐直了身子,惊慌地辨解道:“你懂个屁!我这是借玩游戏排遣心中的无尽的忧愁。”

    “呵呵呵……”张凡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笑声,“还‘排遣’?还‘无尽的忧愁’?听着挺文学的,怕不是一个网络写手吧?”

    “住嘴!”宫少站了起来,指着张凡怒斥道,“不准诬蔑我!告诉你,你可以说我是扫大街拣破烂儿的,但你不能把写手这顶帽子扣我头上!我丢不起那人!”

    “写手多少也沾个作家的边儿,真有那么苦逼吗?”

    “太监成群,扑街无数,打一千字,挣不上五块钱,难道你敢说比拣破烂的更荣耀么?”

    张凡细细一想,赞同的点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让写手自个苦逼去吧。你快领我去看小姐。”

    “咦,我说你这个人,脸皮是鞋底子做的吗?要注意自己的身份!村医,村医也想给小姐治病?那么多专家都束手无策,你就不要来添乱了,哪凉快上哪呆一会儿,走吧走吧!”

    张凡坐着没动。

    “怎么?还赖上了?”宫少脾气上来了,走到张凡面前,伸手指了指门外,吼道,“村医!农民!!赶紧给我滚出去。我数三个数,你不挪窝儿的话,我叫保安把你拖出去!”

    “三个数?数吧。”张凡乐了。

    “一……二……”宫少一声比一声高!

    “小宫,这不是待客的礼节嘛!”

    突然,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粗犷而低沉,男中音。

    张凡回头,不禁肃然。

    此人约有五十多岁,中等个头,壮实挺拔,目光炯炯,面露微笑,一副和善的态度。

    他背着手,径直向张凡走来,距离张凡还有三四步远处,便伸出手,热情地道:“欢迎欢迎!快请坐。”

    两人就座之后,互相做了自我介绍。

    朱军南,朱氏矿业地产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张凡不禁困惑了:这朱军南跟传说中的朱氏家族,在形象上有区别呀!

    温文尔雅,和善亲切,大度风范……哪像逼着刘村医要偿命的无赖?

    张凡又看了宫少一眼,忽然似有所悟:噢,很可能这朱家不错,社会上那些传说只不过是仇富人们的以讹传讹罢。

    至于砸了刘村医的医务室……应该是这位宫大少的所作所为吧!

    张凡决定拿话来试探一下,把迫害刘村医的事情弄清楚。

    “朱董事长,其实我并没有看到朱家发的悬赏广告。我是刘村医的朋友,这次来,主要是替刘村医解围的。”

    “替刘村医解围?什么意思?”朱军南一愣,眉头一皱。

    “那位刘村医,本是个好人,老实人。那天,他见小姐倒在马路上,便叫了救护车,可是救护车去接县长的夫人,所以长时间没来,小姐当时再不施救,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刘村医就用清脑镇神针法,给小姐病情稳定一下。今天出发之前,我跟刘村医探讨过,他扎的那几个穴位,对人体无害,没有一个穴位处于主神经之上,根本不会对小姐的神经造成伤害。”

    “哦哦。”朱军南不置可否,“你继续说下去。”

    “可能是中间产生一些误会吧,所以,后来朱家派人找到刘村医,砸了他的医务室,逼他给小姐偿命,刘村医吓坏了,昨天上吊自尽了。”

    “什么?上吊自,自尽了?”朱军南脸色大变,狠狠地剜了宫少一眼。

    “是的。多亏发现的及时,被我给救活了,现在躺在家里等我的消息呢。如果此事不解决,刘村医恐怕还会想不开。”

    “这……这……”朱军南气呼呼地站了起来,冲宫少狠狠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凡先生所说是否实?”

    “那……那什么……我……”宫少张口结舌,惊恐地把眼光避开朱军南。

    “你去过刘家庄?”

    “去,去过。”

    “砸了人家的医务室?”

    “没,没……没全砸,就是手下弟兄不小心,把几个瓶瓶罐罐碰倒了!”宫少结结巴巴地撒谎。

    “你说得好轻巧呀,‘不小心’,‘碰倒了’,好,照你的说法,张凡先生也可以把我们家的东西砸了,然后说‘不小心’?”朱军南说着,手指客左的古董架子,“张先生,你可以么?”

    张凡微笑着摇摇头。

    “小宫,你做过太过分了!”朱军南越说声音越大,简直怒不可遏,“事情发生之后,我嘱咐过全家,那个救人的刘医生是好人,是见义勇为,不管他做得对做得不对,不管小筠的病是不是他的错,他都是出于救人之心,我们不要去找人家麻烦!我说过没有?”

    “说过说过,在水县医院您就跟大家说过。”

    “那你怎么不听话?差点把人家逼死?”

    “我……我见小筠这个样子了,气不过,才领一伙兄弟去了刘家庄……”宫少低头说着。

    “你,你这是犯罪!你这是往朱家脸上抹黑!这事幸好没有见报,要是捅到报纸上,我朱家在人们的眼里就成了黑射灰!朱家的业务要受重大影响!你懂吗?”朱军南怒不可遏地道。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