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65章不认帐

    张凡慢慢地呷着茶水,尽量掩盖内心的不安,而心中却在思考着:

    若真的是董姑行崇,她对朱小筠施的是什么巫法?

    一个保姆,跟女主人可能产生仇隙争夫,跟主家的女儿有什么利害关系?

    侯门深似海,豪们是非多。

    这里的水很深吧?

    待董姑离开餐厅,随身关上餐厅的门之后,张凡小声问朱军南:“这位董姑,到朱家工作多长时间了?”

    “有半年了吧。”朱军南说道,“你问这个——”

    “我还想知道,她是不是从来不穿短袖衫?”

    朱军南眉头一拧,惊奇地道:“这个……确实是这样,最热的天,她也只穿长袖衫。”

    “大热天只穿长袖衫,朱先生你不感到有些……怪怪的吗?”张凡用启发式的口气问道。

    一句话提醒了他,朱军南伸手挠了挠头,脸上现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问:“你难道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个保姆,她胳膊上有文身。”

    “文身?什么图案?”朱军南如同被凉水浇头,一惊问道。

    “一个图腾。”

    “图腾?怎么可能?她一个保姆,身上文个图腾有什么含义?”朱军南难以置信地问。

    “这是一种宗派图腾,乃是一个古老神秘巫师派别的图腾。”

    “什么图形?你是否见过?”

    “对,是一只鸦头。”

    张凡情知,要想调查下去,必须得朱军南配合才行。要想他配合,必须得让他佩服才行。因此,准确地说出鸦头图形来,震震他。

    “这……可能吗?”朱军南警惕起来,神色有安地道,“她是一个巫师?隐瞒身份到我家里来当保姆,听起来像……张先生,不会搞错吧?”

    “既然朱先生不信,那就验证一下吧。”

    “怎么验证?”

    “你可以先把她支出家门,我们搜查她的卧室。”

    朱军南摇了摇头:“我叫人把她看起来更稳妥,否则的话,她产生怀疑,借机溜掉了。”

    “还是朱先生办事简捷!”

    朱军南摁了一下餐桌下的按钮,铃声响了起来。

    不一会,两个保镖大走进来,齐声问:“董事长,有什么吩咐?”

    “把董姑带到门卫室,控制住。”

    “是。”

    两个保镖行了礼,转走出餐厅。

    一会功夫,就听见客厅里传来董姑的喊叫:“你们抓我干什么?”

    “想抓你就抓你,难道还需要理由!”

    然后听见保镖们大呼小叫地把董姑弄了出去。

    张凡和朱军南在前,宫少跟在后面,三个进入了董姑的卧室。

    这间卧室靠北边,大约八、九平米,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橱,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室内东西很少,床下和橱子里几乎是空的,只有地上放着两只旅行箱子。

    张凡到处看了看,四处一目了然,没什么可藏匿的。

    目光落到了箱子上。

    “这是董姑的箱子,打开。”朱军南说道。

    张凡轻轻一扯,箱子拉链就断开了。

    打开箱子盖一看,张凡扑地一声乐了:

    在几件衣物之下,放着一支大号女用器具!形状相当狰狞,显得极为威猛。

    哈哈,这董姑,一把年纪了,竟然还有这口雅好!

    除了这个假老公,还有两样东西挺刺眼:两支狼毫毛笔。

    “这个董姑,会写毛笔字?”张凡问道。

    “不会不会。她说过,她小时候家里穷,过继给别人家当佣女,没念过书,更不会写毛笔字。”朱军南道。

    张凡放下毛笔,从箱子提出一只黄色的布袋,打开紧缠的袋口,往外一倒:

    但见乱七八糟,一整套法器赫然在目:师刀,如意,法绳,五令牌……

    甚至还有一只五彩七星法灯,那是诸葛孔明独创的**器,千年来,备受各门各派法师巫汉神棍推崇。

    最醒目的应当是一只黑陶娃娃偶了!

    半尺来长,眉眼睁大,披头散发,四肢被发丝缠着,特像古代临刑的死囚……

    这个陶娃娃,就是盅师作法的法标了。

    《玄道医谱》上有叙述关于邪病的病因。做盅之人把被害人的发丝或鼻蚕附在人偶之上,然后施法对人偶施刑,鬼法延及被害人,被害人同时中法,或神志昏迷,或精神错乱,日久必死。

    古代嫔妃宫斗时,厌胜术大受嫔妃们欢迎,因此这些法术法器,历代历朝,是严禁在宫内出现的。

    张凡细细一看,这人偶身上缠着的发丝细亮柔顺,一看就是年轻女性的秀发。

    估计发丝应该就是朱小筠的发丝。

    张凡轻轻把发丝解下来,小心地揣在怀里,然后翻过人偶,仔细看了看它的脚心。

    果然是厌胜咒人!

    两个脚心上分别刻着两个字,左脚为“死”,右脚为“绝”!

    “这是怎么回事?”朱军南大惊失色地问,“这是在咒人哪!”

    “巫盅咒人,分咒病、咒残、咒穷、咒无后等等,这个偶人看来是咒死咒绝的,最毒的咒级!”张凡把小偶人的脚心凑到朱军南眼前。

    “啊!”朱军南惊讶一声,“这……董姑她真是巫师!”

    “多亏发现得早,再晚几天,小筠可能遇害!”

    不过,朱军南人很理智,大脑逻辑也相当清楚,在最初的惊讶过去之后,又冷静下来,道:“虽然这些法器能证明董姑是巫师,但并不一定说明她在诅咒小筠。张先生,要么,我们现在把她审一审?”

    “对,狠狠地审,要从她嘴里撬出东西来。”张凡道。

    “来人,把董姑带进来!”

    随着朱军南的喊声,两个保镖把董姑揪进来,摁在客厅地上。

    朱军南指那些法器喝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是巫师?”

    董姑在两个保镖的扭下之下,拚命挣扎,叫道:“我,我不是巫师,这些东西,是我表弟托我收藏的。我表弟在街头搞巫术,被警察拘留了,这些东西是我从他的出租屋里取回来的。”

    董姑一边尖叫,一边擂头顿脚,撒泼喊冤。眼泪哗哗地流,那样子,确实像是受了冤枉!

    朱军南被假象打动,有些为难,看了看张凡,意思是问他怎么办?

    张凡鼻子哼了一声,道:“先把她关起来,等我找到证据再说。”

    “带走!”朱军南一挥手。

    “朱叔,”一直没吱声的宫少说话了,“朱叔,这法器明明都是装在箱子里,没用过嘛。董姑说得有情有理,咱们可不能无故受了别人迷惑,冤枉了董姑。你细想想,这保姆,可是巩家介绍来的……”

    朱军南眉头一皱,思索几秒,把脸拉下来道:“要说到巩家介绍的,那也是你从中牵的线呀!要是不明不白的把董姑放了,以后你在我朱家就会不清不白的,上上下下的人,都会对你怀疑。”

    “唔,这层意思,我还没想到,朱叔……”宫少明显地听出来,朱军南的话里有怀疑他的成分,不禁心惊胆战,嗫嚅道。

    “带走,严加看管!”朱军南再一挥手。

    保镖将董姑揪起来带出门外去了。

    朱军南随即对张凡道:“张先生,事情已经扯破脸了,此保姆乃是n省巩家的亲戚。我朱家与巩家在生意在来往过密,场面上关系不错。若是董姑真的清白,我们在巩家那里,不太好交待……”

    张凡轻轻一笑,“朱董事长,凡巫师咒人,哪有一个轻易承认的?您放心,既然董姑把这么多法器带进了朱家,目的性很明显,因此,我相信很快就会找到新证据的。”

    “人在那关着呢,你倒是找呀!光是信誓旦旦有什么用?哼!”宫少讥讽道。

    “宫少稍安勿燥,请跟我来!”张凡微笑道。

    其实张凡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他带着二人,径直走进朱小筠的卧室。

    昏睡中的朱小筠不知什么时候翻了个身,仰面平躺着,薄薄的布毯之下,衬出一个体形书写的“大”字,而两只小脚,恰好从毯子下面探出来,两排小脚趾,晶莹可爱,染成红色的趾甲,颗颗艳丽,像秋天山坡上红透的野莓果。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