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66章救治大小姐

    脚型纤细颀长,套着一双黑色丝袜,隐隐地透出雪白的脚腕。

    张凡伸出手指,勾住那丝袜袜口,慢慢往下脱。

    一段极白的肌肤随即露了出来。再往下脱,五只小巧玲珑的脚趾也露了出来。

    张凡轻轻捏住脚趾,翻转过脚面,将脚心朝上,仔细检视。

    脚心平滑,微微地有一些脚纹,颜色晶莹粉嫩,没有一丝脚臭气,却是散发出几乎闻不见的微醺。

    张凡看了一会儿,若有所思,表情有些滞重。

    而站在一边的宫少,心情却是败坏到了极点:看到自己未婚妻的玉足被陌生男人捏在手里把玩,他脸色涨红,再也耐不住了,伸手扯住张凡,猛地把他推开,狠狠骂道:“射鬼!敢沾我女友便宜!”

    张凡被对方推了一把,却是不怒,微笑道:“宫少稍安勿燥!治病的事,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医生之腹!朱董事长,能否叫人取来一点新鲜米汤?”

    “米汤?午餐的稀饭米汤可以吗?”朱军南问。

    “噢,不新鲜的米汤会太稠!要稀一点的……这样吧,如果家里有土豆的话,还是我自己来。”

    “土豆倒是有,在冰箱里。”

    张凡来到厨房,拉开冰箱,取出一只黄皮土豆,用刀去了皮,在砧板上切成细片,然后当当当地跺成碎末,包在一只纱布里,取来一只碗,双手用力,将纱布一挤,便挤出了小半碗白色的淀粉汤来。

    重新回到朱小筠卧室,张凡使一块小纱布,沾了一些淀粉,轻轻地抹在朱小筠的脚心上。

    大约过了几秒钟,一个奇怪出现了!

    只见那只小巧的脚心,慢慢地现出一个字迹。

    字体约有核桃大小,毛笔楷书,模模糊糊,看不清楚是什么字。

    张凡低下头,不断往脚心上吹气,好让淀粉快点风干。

    随着淀粉水的风干,那个字越来越清楚,最后终于显现出来——“死”。

    “死!”

    朱军南大吃一惊,失态地叫了起来。

    宫少的脸上也露出诧异。

    张凡如法炮制,又脱下朱小筠右脚的黑丝袜,在脚心上涂上淀粉水。

    过了一会儿,脚心赫然现出了一个“绝”字!

    朱军南和宫少目瞪口呆。

    “张,张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怎么知道小筠脚上有字?”朱军南简直如同遇了鬼。

    同时,他见张凡如此神奇,心中肃然起敬,不知不觉中,对张凡用起了尊称“您”。

    张凡轻轻放下朱小筠的小脚,用毯子盖好,笑道:“这个很简单,小偶人脚上有的字,一定要在受害者身上有同样的字,这样才能形成感应,当巫师夜里对小偶人施法用咒时,小筠才会受到同样的诅咒。这个是厌胜之术的基本法术。”

    “可是,这淀粉水——”朱军南不明白,普通的淀粉水,难道就可以解了巫师的术法?

    “这个更简单了。巫师不可能明显地在受害人身上写字,那样受害人当然会发现字迹。那么只有在夜里潜进受害人房间,用一种古传秘制的‘灵隐蔸铃汁’,在受害人身体上写上咒语。这种汁液,类似于现代间谍使用的秘写液,写出来的字肉眼看不见,只有用火烤或者用淀粉,才能显现出来。而且,平时洗澡的时候,不会被洗掉。”张凡耐心地解释道。

    “啊!原来如此!”

    朱军南额头上慢慢沁出汗珠,用手擦了擦,声音颤抖地道:“张先生,还拜求您,把我女儿的盅咒给解开。若是救了我女儿,我朱军南没死不忘大恩大德!要知道,我朱家只有小筠这么一根独苗呀!”

    朱军南是真的动了感情,双眼泪汪汪地,一边说着,一边紧紧地拉住张凡的手,用力摇晃着。

    张凡轻轻一笑,说:“我今天特地从水县赶来,就是为了解救朱小姐的。你放心,既然毒咒已然昭然若揭,你可以把施咒的巫师处理一下,不要放走她,以免她远距离继续施咒法。”

    “好好,我绝不会放过这个毒妇!”朱军南沉声道,然后又是冲门外喊:”把她带进来!”

    保镖们再次把董姑拖到客厅里,摁跪在地上。

    “谁派你来害小姐的?”宫少喝问。

    董姑情知事情败露,毒毒地瞪了张凡一眼,朗声道:“没人指派我!我就是看不惯你朱家大富大贵!”

    “打。”朱军南轻轻地说了一声。

    保镖扯起董姑,猛猛的大耳光,如雨点般搧在她的老脸上。

    董姑紧闭双目,一声不吭。

    “给我加刑!”宫少跳了起来,手执一把铁钳,冲过去,一把抓起董姑的手,大铁钳一张,钳住了一根手指,用力一夹!

    “啊!”

    董姑终于叫出声来!

    一根手指,直接被夹断,只有一段皮连着,露出了白白的骨碴子!

    张凡不由得暗道:宫少是个狠人!

    “说,再不说,我把你手指一根一根,全部夹断!”宫少阴笑着说。

    “别说你夹断我手指,就是剜了我的眼珠子,你也别想我吐出一个字!”董姑狰狞地吼着,气势几乎压过了宫少。

    “我操你姥姥!”

    宫少歇斯底里骂着,双手一用力。

    只听“咔”地一声脆响。

    董姑两眼翻白,昏死过去!

    而她的另外一根手指,直接断掉了。

    鲜血喷涌,直射出来,落在地板上,红红地一片!

    宫少得意地把半根断指扔到纸篓里,还“呸”了一声。

    朱军南轻轻地斜了宫少一眼,脸上不经意地透出一丝厌恶,眉头皱了皱,但他没有表露出什么,而是不动声色地道:“先把她绑到车库里,叫人把伤口处理一下,等她醒了以后再审。审不出来的话,明天送警察局。”

    “是!”两个保镖答应着,提起董姑就走。

    董姑被拖走之后,朱军南问:“张先生,我女儿什么时候能醒来?”

    张凡道:“巫师不肯亲自解除咒法,只有我亲自试一试了。不过,我并不精通法术,只是在一本古书上偶尔看到过这种厌胜术,不知能不能办得到。”

    “我信任您,请您马上施法解咒吧!”朱军南道。

    回到朱小筠卧室,张凡先叫人打来一盆温水,轻轻将小姐两只玉足泡进水里,慢慢将字迹清洗掉,然后用两张纸巾揩干了脚上的水渍,然后把纸巾折叠一下,放在一边。

    宫少站在一边,眼里直冒火:小筠的小脚,我多少次想摸一摸,都被她拒绝,有一次我想霸王硬上弓,竟然被她差点踢爆了蛋,如今这双宝贝却被这个张凡给玩个够!

    宫少暗暗咬牙:小子,有机会,我要是不整死你,我就不姓宫!

    “我说姓张的,既然脚上的字洗掉了,你就不要捏着小姐不放了!揩油也没有这么揩的!”宫少忍不住发声了,虽然他明这可能招来朱军南的斥责。

    张凡并不理会宫少,径自用小妙手捏住小姐玉趾,闭目运气。

    见张凡不回应,朱军南也没有阻止他,宫少的勇气足了一些,提高声音道:“我说姓张的,你平时是不是把奸任村妇的事干多了,养成猥亵的好习惯了?抱着小姐的脚不放,你特么狼啃的究竟想做什么?”

    张凡还是不吱声,半闭双目,脸上似乎变得红润一些,一看就是进入了某种状态。

    他在运动内气,将自己掌心气穴对准小姐足上涌泉穴,将大量内气注入小姐体内。

    一股股真玄混元之气,通过小妙手,源源不断地传到了小姐玉足之内。

    再通过腿上经脉,顺络而上,贯穿全身。

    大约过了五分钟,朱小筠脸上慢慢泛红了!

    “啊!”朱军南惊喜地一叫。

    只见朱小筠嘴唇微微动了一动,眼帘渐渐掀开,两道长长的睫毛忽闪一下,露出两只清澈的美目。

    “小筠!”朱军南俯身上前,泪珠已经掉在了被单上。

    “躲开!”宫少一把扯开张凡握着小姐玉足的双手,挤上前来。

    张凡冷笑一声,站到了一边。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