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67章吃污的蠢才

    小姐身体过于虚弱,只是睁眼看了眼前的三个人一会儿,尤其是把眼光放在张凡的脸更多时间,然后,嘴唇微动,但什么也没说,无力地闭上眼睛,重新睡着了。

    她呼吸均匀,脉博平稳,生命体征完全正常了。

    张凡慢条斯理地将小姐玉足放到床上,看着朱军南,说道:“现在,小姐身上的咒毒并未清除,还需要做个小法术。”

    “说!有什么吩咐?”

    张凡冷笑地看了宫少一眼,“这个,当父亲的帮不了忙,必须是同辈人才行。”

    “同辈人?可以呀,找个保镖来?”朱军南问。

    其实朱军南不想让宫少来帮这个忙,所以故意说要保镖来。

    “不,外人不好,外人没这个关系,与小姐气场不合。不如家里人更好,我看,宫少是最适合的人选。”张凡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朱军南救女心切,便对宫少道:“小宫,你可吗?”

    宫少不知是计,心中一喜:麻地,这正是我表现忠心的好机会!

    “没问题,叔,为了救小筠,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都行。张先生,你放心,我保证全力配合!”宫少左右表了决心,信心相当地足,一副英雄救美不惜性命的忠心样子。

    张凡点点头,假装赞许,然后严肃地道:“宫少可要事行想好,要配合的话,就要配合到底,不可中途而废,否则的话,小姐命在旦夕!”

    “为了小筠,我就是搭上命都心甘情愿!”宫少声音朗朗,胸脯拍得山响。

    “好,我们大家去厨房!”

    三人来到厨房。

    张凡取来一只大炒勺,倒了半勺油在里面,打开电炉子,用大火烧开油,将那只人偶放放到沸油之中。

    小偶人在沸油中上下滚动,两条胳膊一张一合,一分一开,似如一个人在海里游泳,样子十分诡异!

    朱军南看得脸都白了!

    而宫少更是瑟瑟发抖!

    好恐怖!

    张凡退开两步,垂下眼帘,双手合十,口中喃喃念道:“日出西方一点油,手提金刀斩青牛,徒孙仰首看上天,三清吾师在身边,灶火神尊己拘到,太上老君丹火来,始作俑者焚身亡!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言毕,只见小人偶突然停止翻滚,静静地浮在油面之上!

    一动不动,像一具淹死的尸体!而那两只小眼睛,却一眨一眨地,放出一阵阵怨鬼之气!

    朱军南和宫少惊得差一点跪下!

    张凡将刚才给小筠揩脚的两张纸巾拿出来,然后拧开水池下水的水封弯管,用盆接着,接了小半盆黑黑的污水。这些污水平时好长时间存在弯管里,所以冒出一股臭气,令人不由得皱眉头。

    张凡把两张纸巾在污水里沾了一沾,沾得湿透了,然后用手拧一拧,拧成两根条状,含笑递给宫少。

    宫少直往后退!

    “这,这么脏,你他妈别碰我衣服上!”宫少骂道。

    张凡微笑着向前一步,把纸棍往宫少脸前一晃,严厉地道:“吃下去!”

    “你这是借机报复我!”宫少喊了起来,然后回头对朱军南道,“叔,这小子戏耍我们呢!这根本不是法术!”

    朱军南不明就里,看了张凡一眼,问:“这……有什么讲究么?”

    张凡点点头,道:“这纸由上面有小姐脚上的字迹余渍,邪盅之气全在这上面。现在必须使之消失,小姐的盅才能得解。”

    “那你他妈不会把它扔得远远地?”宫少骂道。

    张凡道:“法术如此!别说扔掉,即使油烹火烧,也不能尽灭!只有吞到肚里,才能彻底消除!”

    朱军南把眼光看向了宫少。张凡所说,不管是真是假,作为父亲,朱军南绝对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因此,他当然希望宫少把纸棍吞下去:“小宫,叔不会逼你,看你自己的了。”

    朱军南这话,比直接逼还厉害!“看你自己的”这几个字,谁都能听出其中的份量!

    宫少心中十分清楚张凡在捉弄他,但刚才大话已经说出了口,如果此时不吞的话,在朱军南面前可是丢掉了最后的地位!那么,我娶小筠来侵占朱家财产的愿望,还能实现吗?

    可是……

    看着黑乎乎油腻腻的纸棍,宫少喉头一阵发痒,一张嘴,差点呕吐,眼圈带着泪光,道:“张先生,这……”

    “法己施过,你难道要反悔?此时反悔,邪气必散,重聚于小姐体内,小姐必死无疑!”张凡一字一句地道。

    “不,不是……这脏乎乎的……要么,还是叫个保安过来,给几千块赏钱,帮我吃了它!”宫少求救地看着朱军南。

    “施法刚才是施在你身上,换了人吃它,岂不是违法!若是宫少实在不想吃的话,改日我请我师父来,他法力强大,也许不用你吃纸。不过,我师父最近云游南方,不知何日归来。”

    张凡说着,放下纸棍,做出要离开的样子。

    朱军南着急了,狠狠地看了一眼宫少:“小宫,这事……”

    宫少眼见得朱军南眼里的不满,终于下了决心,他鼓了一口气,一把抢过纸棍,狠狠地塞到嘴里……

    五分钟后,双眼噎出眼泪的宫少,终于把两个纸棍吞了下去。

    张凡畅快地拍拍宫少的肩膀,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宫少,了不起,你真是个吃污水的蠢才!”

    “我草泥……”宫少还没来得及把国骂搞完整,忽然胃中翻江倒海,一股泉水似的压力直冲喉头,他捂住嘴,弯着腰,一溜烟地跑向了卫生间……

    张凡看着宫少的背影,冷笑一声,然后和朱军南一起回到朱小筠的卧室。

    朱小筠还在昏睡。

    张凡走到床头,掀开毯子,将煮过的小人偶放在她的肚脐部位,道:“朱先生,这个要放两个时辰,把人偶上的真气回归小姐体内。两个时辰后,小姐必醒。那时,把我开的药给小姐服下,连服三日,就没事了。”

    朱军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道:“张神医,你救了我们朱家!”

    “没什么!小姐的病,并非朱家的最大灾难。”

    “什么?您说朱家还会有难?”朱军南一惊。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