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69章舌战群儒

    不知电话那边的王教授唠了一些什么屁喀儿,郑芷英听后,美丽脸上现出的神色越发阴沉,听着听着,终于听不耐烦了,声音极冲,道:“王教授!你现在把话说出花儿来也晚了!你不来了,江清大学这边的烂摊子只好由我来收拾了……好,好,先这样,今天的报告就撤了,你去省城回来之后,跟我联系,到时候我们再安排第二次报告。”

    说完,郑芷英不轻不重地摔了电话,把电话机往旁边一推,余怒未消,冲张凡和周韵竹勉强一笑,道:“快坐,快坐,看把你们二位给晾在一边儿了,真不是待客之道!”

    周韵竹优雅地把lv放在沙发扶手上,坐下笑道:“郑处,你也会生气?我印象里,郑处永远是含情带笑的迷人小模样,怎么,那位王八教授让你坐蜡了?”

    “坐蜡?岂止是坐蜡?简直是坑爹!”

    “有这么严重?”

    “事情是这样的,本来我和他谈好的,给他五千元讲座费,他今天上午来江清大学搞一个中医讲座。我这边广告发了,通知下了,学生老师,还有副校长,少说也得一千多人,齐刷刷地在礼堂候着,就等他上讲台。就在这时,他突然来电话说他来不了!你说,怎么收场?”

    “这还不简单,你去礼堂通知改日再开不就成了吗?哈哈。”周韵竹说完,也觉得好笑,自己先笑了起来。

    “你说得真轻巧,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知道吗?这种事,在大学里叫教学事故!在工厂里叫生产事故!”郑芷英伸手搡了周韵竹一把。

    周韵竹想了一下,含情带俏地看了张凡一眼,然后搂着郑芷英的腰,笑道:“芷英,我有个主意,可以替你解围,让你把教学事故变成教学成就。”

    “你什么意思?”郑芷英也是含情地看了张凡一眼,心里已经猜出一些苗头了。

    “让张凡上场,做个中医讲座。”

    “张凡?中医讲座?”郑芷英一愣,似乎吃惊,但眼光却是亮了许多。

    “对。张凡的中医神术你是见识过的,他的中医知识既是科班出身,中规中矩,又是天马行空,神出鬼没。就是随便挤点牙膏出来,就够这些师生们听得津津有味了。”

    “你,你好崇拜张凡呀!”郑芷英知道周韵竹和张凡的关系,顺便捎带了一句,看似玩笑,其实倒有几分酸意和醋气。

    “你不崇拜他嘛?你家小勇的病若不是张凡妙手回春,现在什么情况都不好预料了。”

    郑芷英诚心地点点头,满怀希望,拉住张凡的手,央求道:“张凡,你能帮我解这个围吗?要知道,如果今天这事儿砸了,以后我在江清大学可是灰溜溜的,下次中层干部测评,没准儿我会被撤职的。”

    张凡差点被逗哭了:“我说,你们两个闺蜜拿我开涮?”

    “小凡,不要推却。救救我嘛!”郑芷英一双小手,柔软地握着,不断地拍着他的手心和手背,表达她心中是多么焦急。

    张凡皱着眉,似哭似笑,万般无奈地道:“你让我平时扯鳖犊子,我在行;可我是真不会讲座呀!”

    周韵竹道:“你在大学里是学生会主席,这种场面见多了。上,帮芷英一把,她会用特殊方式感谢你的。”

    “去你的!”郑芷英脸上一红,搡了周韵竹一把,又转向张凡,语气越发恳切,“张凡,其实讲座的事,你别把它看得那么神秘。讲什么座呀?都是一个侃字,各种侃!都不用打腹稿的。”

    郑芷英这是在给张凡打气,只要张凡同意上台,以他的水平,总会讲出精彩来的。

    “真的?只要侃就行?我听过专家做报告,一讲就是几个小时,长篇大论哪!”张凡有些崇拜地说。

    “几个小时?长篇大论?”郑芷英把头一摆,把手往下一砍,道,“都是屁!没有讲出真东西。”

    周韵竹忙推了张凡一把,道:“小凡,勇敢一些嘛。”

    “那……好吧,我试试。”张凡有了一点信心。

    “好,会场那边已经来电话催促了,我们现在就去。”

    “那,就走吧。”张凡像是被两个诱惑人的少妇绑架了似地,被两人夹在中间,一脸不自在地笑着,看着跟哭绝没两样。

    偌大的大学学术礼堂,基本坐满了人。

    往台下一看,黑压压一片脑袋,男脑袋女脑袋各占一半,秃脑袋的比例比正常人类群体稍大一些。

    郑芷英在讲台上介绍完之后,周韵竹在后台轻轻地推了张凡一把,道:“上吧!该你了。”

    张凡正了正衣领,假装从容地走上台去,轻轻地坐在讲桌前,抬眼环视了一下会场。

    其实他心里挺紧张的。

    刚才主持人郑芷英作介绍的时候说,他是著名的中医天才。

    这让会场里响起了一片掌声。

    唉,天才这个帽子不好戴!

    因为天才必须有个天才的样子!

    而张凡自知装不出那种牛逼万丈、俯视天下的样子来。

    但是,已经上阵了,必须挺住。

    张凡不断地告诫自己。

    他伸手扶正话筒,轻咳了一下,“尊敬的校长,尊敬的各位老师,尊敬的同学们,我……”

    话刚说到这里,台下前排一个男生喊了一句:“尊敬的中医天才,你今天的报告内容是什么?”

    由于礼堂里的人都是奔着著名中医王教授的大名而来的,没想到临时换成了一个毛头小子,一部人心里不高兴,因此,张凡一上来,就有人开始发难。

    不过,这一句挑衅性的提问,不但没有激怒张凡,反而使他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消除了:人们都有这样的心理,面对你尊敬的人群,你会紧张。当你面对你鄙视的人时,你不会紧张。

    张凡内心一阵嘻笑,直接把观众从心理上无视了。

    “我受郑处长的委托,给大家介绍最新的中医诊断技术。”

    “最新的中医诊断技术?请问,你知道在座的都是什么人吗?”另外一个老师模样的人问道。

    “江清大学的师生,社会的精英吧。其中也包括好多江清中医学院的师生。”

    “知道有中医院的师生就好。我要问你,你毕业于哪个院校?”

    “我毕业于江清中医卫校。”

    “哈哈哈哈……小中专毕业!你到大学讲台上讲座,你有什么可讲的?”一个戴眼镜的男生道。

    “据我所知,好多著名中医,甚至没有上过医科学校,这又怎么解释?”张凡虽然大度,但一听见别人拿学历说事,不禁生气。

    “人家是老中医,经验丰富。而你,这么年轻,看起来比我们还小,你有什么可以讲给我们的?”眼镜男倨傲地道。

    张凡直截了当地反问:“按你的逻辑,年纪越大才越有学识,那么,你何不天天去敬老院完成你的学业?又何必来大学课堂上,听那些三四十岁的老师讲课?”

    “哈哈……”张凡机智的回答,引起一片笑声,眼镜男讨了个没趣,悄悄坐下了。

    “我承认年轻人未必没有学识。可是,你怎么证明你的中医医术究竟是什么水平?如果你那么有水平的话,为何大型中医院不招聘你去任职?”又一个光头男站起来道。

    “关于你最后一个问题,我不想回答。但你的第一个问题,我想,是在座的大多数人都想了解的。好吧,本来我想在报告中逐渐让大家了解我,但你既然如此猴急,我就先回答你吧。请你到前面来!”

    张凡冲光头男招招手。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