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70章义诊

    光头男被张凡捎带着骂了一句“猴急”,心中邪火上来,蹭蹭地大步来到张凡面前,竖起中指,冲张凡挑衅,嘶喊着:“过来又怎么?小子,你总不是叫我过来打架的吧?你竖起耳朵给老子听清,要打架的话,我可以在三秒钟之内叫你跪倒。”

    “揍他!揍他!”台下有人起哄。

    张凡不理会台上的乱嚷,直视光头男,一本正经地说:“不,这里不是打架的地方。我叫你滚上来,是想给你诊断一下你身上的大病,来验证我的中医水平,你敢吗?”

    “有什么敢不敢,别机八废话,有屎快撒,完有屁快放,放完舒畅!我有什么病?”光头男一抱拳,脸上狰狞,大声催促道。

    张凡打量一会,神识瞳透过光头男的身体,迅速扫瞄了一遍,笑道:“小子,你没有什么内脏性病患,但你的左腿膝盖有问题。可能是踢球踢伤过,后来遇到庸医,给你做微创手术失败了,所以现在膝盖以下知觉麻木,气血不畅,导致脚踝以下末端毛细血管积血发黑……总而言之,你这条腿基本走到了报废的边缘,跟一根木头拐杖没什么区别。所以,你是一名未来的瘸子。我说的可对?”

    光头男一惊:膝盖有伤,踢球受伤,微创手术失败,还有脚底的积血发黑……这些秘密,这个家伙怎么可能知道?

    不过,他不想当众承认。

    那样的话自己没面子,张凡反而牛逼了。

    “根本没有的事!你在胡扯!”光头男大声道。

    “你不承认没关系,你敢掀开裤管给大家看看吗?”张凡笑问。

    光头男情知要陷入被动,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转身便走,一边走一边骂道:“无聊!低级无聊!哪来的江湖骗子!大家别信他的。”

    不过,台下人都看得见,他走路时一跛一跛的。

    “喂,慢走!别摔跤!”张凡在他身后大声嘱咐道,“回家之后,每天用艾蒿狗尿泡脚半个小时,或许你还能保住你的左腿!”

    台下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这一个回合下来,会场的气氛活跃了,好多准备退场的人决定留下来,看看这个小中医往下有什么表演。

    张凡完全恢复了自信,索性从椅子上站起来,道:“本来我想讲一些中医理论,但刚才这位先生给了我启发,我想换个报告方式,不如大家轮流上台,有什么病的话,我给诊治一下,把今天的讲座变成义诊好不?”

    有趣的义诊,当然比枯燥的讲座好多了。

    顺便让人给看看病,不挂号不花钱,傻逼才反对呢!

    “哗——”

    全场掌声雷动。

    张凡终于调动了全场的情绪,极为“压台”,高举双手,像明星那样往下压了压,笑道:“大家一个一个来,有病的上来问诊,没病的别瞎凑热闹呀。男男女女的,又是大庭广众,为了方便,我可以不问不摸不听,光凭看,就可以诊病。”

    “啊?光凭看,就可以诊病?吹吧?”

    “怎么像街头卖大力丸的?”

    “如果他用肉眼一看,就知道别人得了什么病,那还不成了神医、成了大师?”

    怀疑归怀疑,兴趣却是极为盎然!会场里大多数人胃口被张凡吊得高高地,都想一睹“大师”绝技,另外也有众多人认为张凡要玩魔术,所以他们准备识破“魔术”的漏洞。

    一个女生抢先走上讲台,“你看看我有什么病?”

    张凡打眼一看,女生面色明亮,双腮桃红,胸高臀翘,显然是青春期雌二醇分泌旺盛,却无男性伴侣而导致内火虚高,血热凝积,从而背部生疽。

    为了确保无误,张凡打开神识瞳,皱眉细看,透过女孩外衣,周身一看,果然在她背部发现一个茶杯口大小的疮疽,红肿不堪。

    “你本来没病,身体特别健康,但最近因为内分泌的原因吧,背部长了一个疮,挺痛的,没烂出头,对不对?”

    女生听了,当时就差点跪在台上!

    本来是想上来考考张凡的,万一他说不上来病情,她可以当场羞辱他一下,没想到被张凡一句道破背上的疮!

    “说呀,对不对?”台下众人喊道。

    “脱了看,脱了看!”男生大声起哄。

    女生从最初的惊诧中缓过神来,冲张凡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我背上确实长了一个大疮,有一个星期了,晚上不敢仰卧,只能趴着睡觉。你说,该怎么治呢?”

    “少吃肉类鱼类,多吃莲子、冬瓜、芥蓝、菱角,这些菜中的特殊物质,可以中和你分泌过多的雌二醇。”张凡情知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什么是雌二醇,因此故意把雌激素这个词说得更专业一些,以免在这个场合出现尴尬。

    “这个,别人也建议我多吃菜,但是,我太爱吃肉了,你有什么办法?”女生为难地道。

    “办法倒是,不知你爱听不爱听?”张凡笑问。

    “爱听,你说吧。”

    “那就恕我直言喽?你真不会生气?”张凡还是有些担心。

    “我保证不生气!”女生发誓道。

    “好,恕我直言。你抓紧找个男朋友嫁了。嫁了,你这病就一了百了。”张凡笑道。

    女生瞬间明白了张凡话里的意思:你这是思春病,嫁了就治好了。

    台下众人当然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尤其是那些男生,站起来满堂喝彩起哄。

    女生害羞地一扭头,跑下了讲台。

    这一个回合过后,全场变得对张凡肃然起敬,连江清大学中医院的那些老师,也个个直起腰板,专注地看着张凡下一步有什么神来之技。

    “张医生,你来看看我身体上有什么不适?”一个胖女生走了上来。

    奇怪,上来的怎么都是女生?

    大概是女生比男生更爱惜自己的身体吧?

    张凡笑着向她看去。

    只见她体态高大,丰腴白晰,保养得极好,身上的皮肤如锦缎一般……上上下下,都显得健康青春,哪有病的影子?

    张凡一惊,不由得暗忖:既然上来的,大概是多少都有点病,为了治病,才在大庭广众下上台讨教。

    可是,眼下这个肥妞,健康到了极点,无论内脏外表,都是崭新的配件,如一辆新出厂的汽车,连点锈蚀都找不到。

    莫非她根本没病,上台来是找我开涮?

    张凡定睛再细细看一遍,仍然没有发现什么病症。

    “你,你没病呀,”张凡笑道,“没病你上来凑什么热闹。下去下去……下一位!”

    “错!”胖妞大喊一声,“我有病,你没看出来!”

    “你……真的有病?”张凡摇摇头,“不不不,我可以肯定,你没病。”

    “我打嗝儿!我饭后爱打嗝儿,一打半个小时,这难道不是病?”肥妞大声道。

    “哈哈哈……”下面又是一片笑声。

    “打嗝放屁不算病。”张凡道。

    “不算病,你怎么不打?”

    “好好,我输了我输了。如果打嗝算病的话,我服输。”张凡忍不住差点大笑起来。

    “你给我治治!”

    肥妞往前凑一步,巨峰晃人眼,张凡慌张后退半步。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