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75章一象二狮

    郭祥山兴奋地道:“我马上就跟他们联系,接到我的电话,估计两三天内,他们陆续会到江清汇齐,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见你。”

    “好,一言为定,这几天我哪也不去,就在江清等你们。”

    郭祥山果然不食其言,三天之后,张凡家里来了一群大汉。

    一,二,三……七,八,八个人,加上郭祥山,总共九个。

    这九人坐得笔直,双手放在膝上,表情威严,目不斜视,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职业特战队员。

    由于长期训练的原因,他们的手背关节上,长着一排疙瘩茧子,那是练击打磨出来的。细细观察,会发现他们的左眼普遍比右眼小一点点,那是长期举枪瞄准留下的“职业病”。

    而在他们的脸上,有一股不怒自威的肃杀之气。

    眉宇之间凝结着恐怖的天杀之气,似乎有着当年血海疆场留下的印记。

    张凡跟他们一一握手,这些人动作规范,把张凡当作首长接见。但握完后之后,大家却是随便轻松自然地聊起来。

    他们都是特战队员,他们那批队员退役之后,大部分在地方上找到了相当的工作,而他们没有什么门路,也缺乏找工作所必须的人情钱,所以退役后工作都没有着落,于是应聘到五大洲的杀手团或者特种雇佣兵团。由于这个行业本身就是高危行业,他们相继在战斗当中受了重伤,因此只好退投。

    由于他们除了杀人别无所长,因此花光了那点解聘费之后,生活渐渐困顿起来。目前,有两人在酒店当保镖,三人当警察局的协警,两名摆小摊每天与城管周旋,甚至有一人以拾荒为生,住在垃圾场附近搭的工棚里。

    这九个钢铁战士退役以后,一直没有断掉相互之间的联系,只不过因为伤病和经济的困扰,只能一年两年聚会一次。

    他们中郭祥山年纪最长,因此称为大哥,以下依次都有绰号,分别称为“一象二狮三虎四豹五狼六虎七猫八鼠”,是根据大华国民间一个古老的棋牌得名。

    郭祥山作为大哥,一个电话,八个弟弟当然不敢耽搁,应召来到江清。

    对于他们来说,大哥的话,跟家长的话是一样的,必须尊重,因为大哥在九兄弟里的地位,不仅仅是因为他年长,而是因为他用血来铸就了自己的形象。

    “张总,我们弟兄九个,全到齐了,请你检视挑选,哪个不合格的,你可以不聘,我们绝没半点怨言。”郭祥山道。

    张凡给每个人递上香烟,缓和一下气氛,然后笑道:“是这样,我因业务要逐步扩张,需要有自己的人员班底。社会上当然是有能人,能打能战的有的是,但是,其中良莠不齐,人品不好鉴定。所以,我想请在座的八位参与进来。虽然我们过去没有接触过,但郭大哥信任的人,我百分之百信任。”

    “谢谢张总的信任。”八人齐声说。

    张凡道:“不过,在我们谈及聘任之前,首先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把你们身上的伤治好,使你们恢复健康,恢复战力,大家看,是不是这样?”

    八个人感动了:这老板真讲究!未及聘用先治病,真是宅心仁厚。

    “谢谢刘总。”八个人又是齐声道,如雷鸣一般回声绕梁。

    “好,那么么,从哪一位先开始?”张凡问道。

    长眉大眼的三虎站起来:“刘总,我先来吧。”

    “先介绍一下你的伤情。”张凡说着,透视了一下,已然发现他腿上青紫一块,隐隐地鼻中还传来了腥臭之味。

    “刘总,我的伤这是样。我在岛国执行任务时,被武谷组的杀手拍在腿上一掌,回国后半个月,这条腿便开始腐烂,起先是黄豆大小的一块,后来渐渐扩大,从未停止,按这个速度的话,不出两年,就会烂掉这条腿……”

    三虎说着,掀开裤脚,亮出了伤腿。

    好吓人!

    只见他小腿前腿骨面上,约有二十厘米长、十厘米宽的一块创面,黑紫透青,上面有些小小的裂口,在不断地往外涌着黄白色的脓血,气味格外刺鼻,简直令人呕吐。

    张凡戴上医用手套,用镊子和放大镜检查了一下,道:“你这是中了阴痧掌。”

    “阴痧掌?”众人虽然久历江湖,但这个阴痧掌还是第一次听闻。

    “这是一种阴间阳间混用的掌法。最先开始,是两千年前,始于我大华国西域一带的尸精,乃是尸精经过炼化之后,阴毒害人的一种手法,一直被鬼魅魑魁常用。后来,被西域忍死派掌握,形成了阴毒的武林功夫。不知从哪朝哪代,传入岛国。”

    “啊!原来是邪毒掌法!”三虎叹道,“有救么?”

    “我试试吧。”

    张凡情知,溃烂成这个样子,用正常的药剂似乎无法迅速治愈。看来,小妙手是否可以发挥作用?

    不过,小妙手的神奇,他并不想让外人知道,传出去的话,他的那些死敌会对张凡采取相应的防范手段,或者干脆想办法来废了他的右手。

    对于这些铁汉,张凡当然相当信任,但即使受信任的人,也未免有失口的时候,万人他们在某些场合不注意,不小心把张凡的秘密说出去呢?

    因此,张凡决定既要治好三虎的腿,又要没人知道他治疗的手法。

    张凡取来一剂药末,轻轻敷在三虎的创口上,然后用手指药末涂均匀,却暗暗发气,以小妙手加真气贯入,同时,一边发气,一边用纱布将创口缠好。

    周围的人根本没有看见,张凡手到之处,创口已然恢复正常。

    里三层外三层缠好了,张凡道:“三虎兄,你先去旁边坐着休息一下,这药力要半个小时之后才见效,此前不要解开绷带。”

    “是!”三虎答应一声,但心里却是半信半疑:我的腿烂成这个样子,难道一把小药末就能治好?有没有搞错呀!他一边想,一边坐到了一边。

    “我来吧。”见三虎完事,一象站起来,走到张凡面前。

    一象这个绰号起得名副其实,身体高大,约有一米九,壮实健硕,给人一种大象的威压之感。

    “我在非洲苏里南森林里,被对手追杀,撞到了一棵大树上,颈椎受创,昏迷不醒,多亏郭大哥拚死杀回重围,将我救出来,背着我跑了六十公里,才脱离险境。大夫说,我的颈椎受到永久性创伤,且因为新伤之时未能及时养好,后来又受到二次挫伤,因此形成了顽固性伤害,不可治愈了。”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