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80章败军何谈勇

    “卜总,我警告你,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的。”沈茹冰严肃地道。

    “呵呵,我卜通长这么大,从来没人敢威胁过我,今天也算是开了眼界了,来人,给我上家什,狠狠地砸!让美人明白,跟天际作对儿,后果很严重。”

    “是!”

    一伙人得令,捡起装修工人扔下的工具,狠命地砸了起来。

    窗户被砸碎了,刚装上一半的地板被掀开了,连地上的地热管子,也被一根根揪出来,砸扁砍断……

    沈茹冰却是平静地抱着双臂,道:“卜总,你会后悔的。”

    “停!”

    卜总一挥手。

    “怎么不砸了?”

    “卜总,我们正砸得来劲!”

    卜通见打砸对于沈茹冰起不到威慑作用,改变了主意。

    他往沈茹冰面前凑了一步,一双狼眼在沈茹冰不大但形状绝对优美的山峰上瞭了几眼,咽一下口水,道:“弟兄们,这个美人儿,可是绝对养眼吧?”

    “不——养——眼!”几个伙计拖长声回答!

    “不养眼?我看你们瞎了眼!这腰这臀这腿……多顺哪!还不养眼?”卜通生气地道。

    “脱了才养眼!”

    十几个伙计齐声道,随即发出一阵狂笑。

    卜通一挠头,假装醒悟,阴森森把笑容写在嘴角上:“也是的,美人这体形要是不着衣服,发到网上,那肯定成网红了。”

    “哈哈哈,卜总,那还不扒了她!”有人喊道。

    “对,扒了她!妈的脸这么白,身上说不定比雪还白呢!”

    卜通一挥手:“上!”

    沈茹冰后退一步,高声道:“姓卜的,我跟你说过,你会后悔的。”

    “咣当”一声。

    正在这时,门被撞开了。

    四个大汉如风而至。

    沈茹冰一看,正是一象二狮五狼和六狗。

    他们刚才正在附近一家公司联系买水泥的事,接到张凡的电话,立即赶了回来。

    还好,还算及时,再晚一步,沈茹冰可是要暴露了。

    卜通一惊:什么人?

    只见这四人身着尼彩服,脚蹬牛皮靴,个个身板笔直,一步一伐都是标准的军人步,脸上更是严峻到了可怕的程度,浑身散发出一股血狼的凶恶之气,让人看了不禁打冷战。

    虽然对方只有四人,而且赤手空拳,但卜通已经预感到今天的事情棘手了!

    “沈博士,有什么指示?”一象轻轻地问了一句,根本没有把眼前的这伙人放在眼里,看都没有认真看一眼,只是看着沈茹冰,等待着她说话。

    而其余三个,则一言不发,如铁塔一般立着不动,眼里却是闪烁着杀人之前的那种寒意。

    不仅仅卜通,就连他带来的几十个伙计,都看得出来,这四个人肯定是国际级的铁血战队队员!

    “让这个卜总跪下!”沈茹冰柔和地一笑,似乎在聊家常。

    六狗是九兄弟里最不安分的一个,一遇到打架杀人,则兴奋得不能自制。此时听见沈总发话,他一下子跳了出来,走到卜通面前,一手指地,冷声说了一个字:“跪!”

    卜通虽然害怕,但毕竟这江清市是他卜家的天下!眼前这几个人,即使是特种兵,又能怎样?跟卜家的强大势力相比,球都不是!

    “我草——”

    卜通脱口骂道。

    不过,他只骂出来两个字,六狗已经伸出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往下一压!

    卜通觉得肩上好似扛了一座山,直压下来,势沉不可阻挡,双腿慢慢弯下来,接着双膝“扑”跪倒在地!

    他全身都被那只肩头的手掌掌力罩住,不但肩膀动不了,四脚也是麻木沉重。

    “报告博士,目标已经跪倒!”六狗大声道。

    沈茹冰满意地点点头,微笑地道:“请他出去!”

    六狗答应一声,便低头道:“你,两个选择:一,囫囵,自己爬出去;二,残废,别人抬出去。选吧,你可以有十秒钟考虑时间。”

    卜通心想:若是真的爬出去,以后在江清地面上也是没法混下去了,这脸丢不起呀!

    我带来的手下,也有几名特种战队队员出身,怎么可能就这样被人家给灭了?

    “如山如风如江如海,还有顽石,你们都是吃素的吗?”卜通高声喊道。

    话音刚落,五个人站前几步。

    这五个人,一打照面,就是可以看出来特种兵的身份来:雄纠纠气昂昂!也是清一色军人步伐,冷峻如山的样子。

    其中一个如山,是他们五人中的头,在特种部队里就是这四个人的班长,因此,他领头问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哪个部队的?你先告诉我,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六狗道。

    “我们是冰狼战队的。”

    冰狼战队,六狗当然知道,那是活跃在北方诸国的杀手团队,队内有来自多个国家的虎猛战士。

    “冰狼战队?你们也算战队?请不要侮辱了特种战队这个名声!忘了吗?在北非,你们被狂狮战队吊打?”五狼骄傲地道。

    没错,就是因为那一点,冰狼战队大败而逃,这五个队员也被辞退回国,这才加入了卜通的保安队。

    本来,在保安队里,他们五人绝对是高人一等,每有战斗,他们五人都是冲锋在前,而且从无败绩,其它队员因此把他们当神一般看待。

    眼下,被六狗捅破了他们曾经的那场恶梦,北非一战的阴影,立即袭上心头。

    那可是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场恶战。

    虽然他们跟五狼等人同属大华国人,但各自属于不同的战队,各为其主,当时是打得血肉横飞天昏地暗!

    战后,他们五个灰溜溜地,被老板解聘,若不是想到大华国的家中亲人,他们五个恐怕要含羞自尽于撒哈拉大沙漠之中了。

    如今与狂狮的人再次相遇,怎能不令他们仇恨冲天!

    今非昔比了!

    他们早就听江湖上传言,狂狮战队的几人受伤严重,流落民间。

    没想到,竟然是被这个女博士给收留了。

    “哼,”如山鼻中了哼,“那次你们仗着人多,占了便宜。但今天再次相遇,我看,你们只有跪了!”

    “呸!败军之将何谈勇!还不给我爬出去!”六狗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