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81章聘请

    这五人心中相当明白:这个狂狮对手,疾病缠身,战力肯定下降,如果他们五人一齐发起进攻,必将一招致命!

    他们狂狮队总共四人,若损其一,剩下三人,力量的天平已经倾斜,便好对付了!

    五人互相看了一眼,多年的征战经验,使得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无言的默契——只用眼神一瞟,就知道战友心里在想什么!

    “着!”

    一声低吼!

    如山首先向六狗一头撞来。

    这一招是抵命的一招,一般不用,用则你死我活!

    随即,另外四人也是齐齐发起进攻,八拳如林,向六狗砸来。

    六狗一闭眼,身子一转,原地打了一个旋儿!

    然后稳稳站住。

    距离最近的两个人,如拔棵的白菜,连根倒向四周!

    与此同时,大象一挥手,三个狂狮队员飞窜上来。

    如巨石砸鸡蛋!

    一秒钟结束战斗。

    飞狼战队没有什么招架,确切说,没有时间来得及招架,已经全部倒地了。

    如山受伤最重,倒地不起,连哼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卜通看见这惨状,脑袋登时大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看家打手们被对方一招打倒!

    今天是彻底丢人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只有赶紧撤,不争今日长短,来日看方长!

    “走!”

    卜通站起来,冲手下一挥手。

    一伙人呼啦啦,抬起如山,便往外走。

    六狗来气了:“谁叫你走的?”

    说着,抓住卜通后衣领,一掇,便将他搡倒在地。

    “损失不赔了?”六狗指着被砸的装修。

    “赔赔。”卜通哪怕说个不字。

    六狗问沈茹冰:“老板,要他赔多少钱?”

    沈茹冰扫了一眼四周,道:“十万!”

    六狗一脚踩住卜通的小腿,道:“听清了,十万!不赔的话,直接踩断你腿!”

    卜通此刻,是惜命不惜钱,只要能脱身,什么条件都答应。他马上命令随身秘书:“转帐!”

    秘书得令,让沈茹冰给出了帐号,他立马往沈茹冰帐上打了十万块钱。

    “爬出去!”六狗低声命令道。

    卜通对于爬出去,始终有抵触情绪:爬完之后,今后怎么在弟兄面前直起腰来?

    正在犹豫,六狗却是不耐烦了,从他身后兜裆一脚。

    卜通的身子如球一般,飞出了门外!

    而此时,张凡正在卫生局办理卫生医药许可证,接到沈茹冰的电话,不禁心中一沉:卜通?天际集团卜兴田的侄子?这不是那次在酒吧里调戏娜塔被我教训过的那个家伙吗?

    今天,这伙人吃了亏赔了钱,双方的梁子是越结越深了。

    其实,自从上次把卜通打了之后,张凡一直在等待着卜兴田出手报仇。

    奇怪的是,对方一直按兵不动。

    这让张凡有几分难熬:如果你知道有一条狼在背后盯着你,却始终不向你扑上来,那么,你真的希望它快点扑上来,双方一见高低,总比日日防范痛快得多。

    那么,这次卜兴田的侄子又吃了亏,卜兴田会不会出手呢?

    在江清,乃至全省范围之内,得罪了卜兴田,你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了!

    卜氏的威胁将无处不在!

    早晚会有一天,卜兴田会出手。

    轻易不出手,他出手时,一定是暴风骤雨!

    不想灭亡在他手下,只有争分夺秒增强自己的实力,在大决斗到来之前,有足够的应付能力!

    卜兴田的出手,不仅仅是战力方面的;

    也许是别的方面!

    到时候,双方较量的,可能还有资本!还有人脉!

    张凡从卫生局大楼出来,刚刚坐上车,手机响了,原来是郑芷英。

    “小凡,忙什么呢?怎么关机?”郑芷英的声音像夏日里清凉的泉水,听起来特别爽,把张凡从刚才的忧患中解放出来。

    “刚才在卫生局办事,所以关了机。郑姐,你有什么事?”

    “郑姐摊上大事啦!”郑芷英一反往常的矜持,突然用开玩笑的口气道,“你快来救我吧!”

    “哈哈,郑姐,你在哪里呢?我刚好办完事,也快到中午了,我请你吃午饭。上回你请了我一顿,我得回请呀。”

    “我在家里呢,你来吧。”

    “你没上班?”

    “这两天身子不舒服,请假。”

    “那好,我马上赶到。”

    张凡心想:这个郑芷英,病了也不跟我吱一声,她知道我手到病除呀。

    一路奔驰,来到郑芷英家里。

    郑芷英给他打开门后,仍然跑回到厨房炒菜。张凡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的侧影,胸前特高,随着颠勺的动作让人喷血地上下震动着。

    “快来,小凡,帮姐一把,把菜端到桌上。”郑芷英盛出一盘肉片炒蒜台,香喷喷地递给张凡。

    张凡忙洗了洗手,接过菜,放到桌子上,问:“郑姐,你哪里不舒服?”

    郑芷英含笑道:“急什么?又不是外伤,是老病。等吃完饭,你给我看看。”

    一盘肉片炒蒜台,一盘青椒炒鸡蛋,一盘酱牛肉,一盆银耳粉丝汤。

    郑芷英很好看地扭着腰肢用拳擂了擂后腰,笑道:“张凡,你真得给我解围呀!”

    张凡听成了“解围裙”,有几分害羞、几分渴望地上前,伸出手,帮郑芷英解下围裙。

    郑芷英脸一红,幸福地道:“我们家老尤,从来没替我解过围裙。”

    “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张凡避开尴尬问道。

    “这事,说起来也是你惹的祸根。上次你讲座,搞得全校震动,师生员工纷纷传说你是当代神医。副校长把你的情况汇报给了校长,校长会议决定聘用你为江清大学客座教授。”

    “客座教授?”张凡一笑,轻描淡写,“这有什么了不起?!”

    “我知道你讲课没问题,能抓住学生的注意力。可是,学校的意思是,让你代表学校参加一个比赛。”

    “比赛?比什么赛?”

    “是这样的,省里医疗系统与省高教厅联合举办的每年一届的中医技术大比武,今年暑假期间在省城举行。这次比赛的成绩,会计入各个参赛单位的年终工作考评之中。”

    “计就计呗,和我有关系!?哼。”

    “和你没关系,可是和我有关系。校长把聘请你的重任交给了我。”

    “交给你又怎么了?你也不能把我绑去参加比赛呀。”张凡是真的不想去,不想替别人做嫁衣裳,给江清大学领导脸上抹光。

    “没你怎么行?”

    “江清医学院人才济济,缺我一个小中专生?”

    “江清大学中医学院这些年来被学术霸主栾教授和张教授把持……”

    “噢,栾张两个家伙,我领教过,确实是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