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82章再帮一次忙

    “他们固步自封,不求进取,妒贤嫉能,压抑打击年轻教师,造成医学院的学术环境一天比一天差,学术成果出不来,连续三年在省高校医科专业综合考测中分数垫底儿。”

    “有这种奇葩权威在,医学院竟然还没被搞垮,也是奇迹了。”张凡笑道。

    “快了,已经快垮了!按着省高教厅的规定,连续四年评测分数垫底的院系,亮黄牌整改,次年招生人数减少一半!”

    “减少一半?”

    “医学院是我校最赚钱的专业科系,它要是减少招生,对全校的账务影响太大了,老师们的奖金都发不出来了。”

    “发不出来就发不出来,老师们卡学生的油够多了,入校校服备品卡油,考试给不及格卡油,评助学奖学金卡油,学费年年长……”一提起学样卡油的事,张凡一一地道来,如数家珍,语气也是极为讥讽。

    “你别开玩笑了,咱们说正经的,我问你,你究竟你去不去参加比赛?”

    “英姐,”张凡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把称呼近了一步,从郑姐改成英姐:“我真的不想给别人当炮灰。”

    “扯淡呢你!”郑芷英被一句“英姐”叫得心热神迷,女人娇嗔的本能上来了,伸出莲藕一样的玉手拍了张凡脸蛋一下,“你去比赛,肯定能拔头筹!别人全是你的炮灰!”

    张凡半边脸火辣辣地——郑芷英的那只手难道也是小妙手?怎么竟然有输情带意的功能,轻轻一拍我的脸,就产生反应?

    张凡伸手抚了抚半边脸,委屈地道:“学校不是白白使用我吧?有什么待遇?我可不愿意给公家当冤大头:赢了没奖励,输了丢死人!”

    “奖励当然是有了,这个包在我身上,绝对亏不了你。”

    “唉,我还得考虑考虑。我现在正在筹备一个美容保健品公司,怕是抽不出时间来准备比赛。”张凡这句话,倒是真的有为难之处,这些天,他一直是把一天当两天用的,各处跑批文,各处搞证件,托人情、送礼品、赔笑脸,跟那些手握公章的权力人物周旋,不但身体累,心更累。

    “小凡——”郑芷英拖着柔柔的长声,不顾领口低垂,从桌子上把身边倾过来,一手扳住张凡肩头,吐气如兰,连发梢都碰到了张凡耳朵上,“小凡,你帮过姐两次了,不妨再帮一次。你知道吗,校长答应,如果我把这件事办成,这次评正高级职称就有我一份。若是办不成这事,我肯定评不上。”

    这一说一扳,弄得张凡浑身不自在,热流从体内到处涌动。

    唉,人家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不好回绝了。

    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喉咙里冒了一声:“行吧,算我倒霉!”

    “你答应啦?”郑芷英兴奋得俏脸通红。

    “不答应能行吗?谁叫我认识你这么个难缠的姐姐!”

    郑芷龙英相当激动,当即给校长打电话:“杨校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张凡的事,办妥了!”

    “你为学校立功了!”杨校长的声音也同样激动。

    “校长,你答应我的事……可不能打水漂儿呀!”郑芷英深知官员的多变,想趁热打铁叫校长把话说死。

    “明天开职称评议委员会最后一次会议,下午出结果,正高职称名单里,会有你的。”杨校长肯定地说。

    “那好,谢谢校长了。”

    放下手机,郑芷英伸出双臂,把张凡的头搂到怀里,狠狠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吧嗒,声音又脆又甜!

    张凡猛丁被“袭”,耳侧被压在松软丰硕之上,一阵温馨沁入心田,差一点紧紧地抱住她纤细的腰。

    两人都很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谁也舍得离开。一直过了十来秒钟,忽然觉得不太适合,便不约而同地松开了手。

    郑芷英又拍了拍张凡的脸颊,“小凡,你可帮了我大忙了!”

    “没关系。”

    “小凡,你再帮我一个忙——”

    她说着,伸手便去解衣扣。

    张凡暗暗思忖:这也不像是郑芷英的风格呀?比乐果西施还直截了当?有没有搞错呀!有这么急色的吗?

    郑芷英解开衣扣,露出左肋。

    只见雪白的皮肤之上,出现一道紫色。

    “这……这是怎么啦?”张凡被这奇怪的痕迹惊到了。紫里透黑,约有一寸宽,弯曲着,像条蛇。

    莫不是中了蛇毒?

    郑芷英用手指抚摸着伤处,皱眉道:“都是那两个牲畜绑架我时,用绳子把我勒得太紧,勒坏了!”

    噢!

    张凡回忆起那天晚上在诸局长地下室看见的郑芷英:当时,她赤着身子,被粗绳子五花大绑!那绳子紧紧地勒进了她细腻的肉里!

    张凡反而松了一口气:既然是外伤,那就好治,只要不是邪病,他的小妙手都可以发挥神奇效力——“一摸了之”。

    “那……你的意思是——”张凡看着那道勒痕,轻轻地征求意见。毕竟,小妙手不是方子,是要摸在人家的身上。你不征得人家的同意怎么行?这么美艳的少妇,你随便去摸行么!

    “我问你呢,你能不能治呀?”郑芷英抖了抖手里的衣襟,想把肋下盖住,却没有盖,只是红了红脸,说,“不能治的话,看那么仔细干吗?有什么可看的!”

    张凡把目光从她肋下移开,委屈地道:“郑姐,我没想沾你便宜。要是想沾的话,那天在诸局长家里,你当时可是昏迷不醒,我也有充分的时间对你做案的……”

    这话不假!

    郑芷英在医院里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除了张凡的衣服外,还一片布也没有。所以,她想象得出来,自己已经被张凡浏览过了,但什么情况也没有发生,这说明张凡确实是个正人君子。

    她想到这里,心中一阵感动,挑眉一笑:“我跟你闹着玩呢,来,帮我看看,开个方子。”

    “没有方子可以治这种病。”张凡为难地道。

    “那怎么办?可以针灸么?”

    “针灸也不好,我帮你揉一揉吧。”张凡问道。

    郑芷英眼里闪过不经意的兴奋,随即假装不太情愿地说:“那……也行吧。”

    张凡伸出右手小妙手,尖起中指和食指,轻轻往紫色勒痕上一摸……